立體書封.jpg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為一個書寫15年、執業5年的職業寫作者,我想我應該是有點資格來討論這問題。

「你的靈感都從哪裡來?」

這大概是每位寫作者都會被問的問題。

而大多數的寫作者都會認同,這個問題真的很難回答。

 

limitless.jpg

《藥命效應》的作家男主角寫不出新書只好吞藥這種慘事希望各位都不會經歷

文章標籤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回給大家科普了編劇業內小知識,今天來聊聊我最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到底要怎麼做才能當一個編劇?

這幾年,偶爾會接觸到一些新朋友,他們對寫作很有興趣、文筆也確實不差,不過卻都丟出了一個共同的煩惱:「我很想當編劇啊,但是沒有管道。」

 

OK,看來這是很多人會有的疑惑。

screenwriter-poster.jpg

文章標籤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在FB粉絲頁follow我或買我新書的朋友應該都稍微知道,我這幾年在當電視編劇(我寫劇本是用本名啦,所以在這裡很低調都沒宣傳),最近有人在FB問我是怎麼走上這條路的,趁這陣子剛寫完小說的空檔,決定開一個分享系列文,給對編劇這一行很好奇、或是有興趣投身編劇的人一點參考。

yuan.jpg

文章標籤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不能是朋友》已經突破六萬字大關,先前舖的線也一一準備收尾囉。

雖然日前已經發表聲明要搬到鏡文學,但也許有些人習慣在痞客邦閱讀了,在此設置引導連結:

 

-26-通往機場的道路

-27-解決問題以後呢?

-28-黑天鵝的崩壞效應

-29-穩重的調戲

-30-慾望的終點會是什麼?

 

或直接點下圖,連結到故事章回頁面閱讀唷~

mirror-small.jpg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ondon.jpg

  我確實想見褚克桓,但我也很知道,那種想念只是基於自己對這趟旅行期待過高又失望過重,空虛寂寞之下衍生出的發酵物。我這趟來上海的目的,是為了把生活導回正軌,如果回應那則訊息,一切努力就白費了。

 

  現在,我應該收起那些情緒,放眼於更重要的事--好好經營這晚的重逢。

 

  我關了漫遊,只連上宿舍裡的WiFi,台灣慣用的社群軟體被中國網路屏蔽在圈外,代表今晚能透過手機找到我的人只有皓一,我喜歡這樣的單純。

 

  我從行李箱中拿出特地帶來的紅酒,用開瓶器拔掉軟木塞,等皓一回來酒估計也醒得差不多,到時可以一邊配著外賣、一邊品嚐它。

 

  (我搬家到鏡文學了,全文請移駕到這裡觀賞唷)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25集連載已經寫好了,

首先要來慶祝一下--《我們不能是朋友》破五萬字大關了!(灑花)

不過這集開始,我搬家到鏡文學了。所以接下來請各位移駕到這裡看故事。

mirror-small.jpg

網址是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001

閱讀的介面蠻舒服的,只是要登入才能看文,我知道大家都會抱怨,我自己也很怕麻煩,不過可以透過FB \ google帳號登入一鍵搞定,也算省事。

 

最後,依然要工商一下我的新書
《說謊愛你,說謊不愛你》a.k.a《公主是惡魔》

平面書封.jpg

購書網址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52136

以及7/1(六)下午2:00在台北有新書座談會
報名網址:https://goo.gl/Ep8zUA  歡迎大家來看我~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_6083.JPG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尷尬地看著皓一,整顆腦袋亂成一團。

 

  皓一的臉上堆滿問號,而此時此刻我又何嘗不疑惑?我百思不得其解,才分開不到半個月,我竟然已經會排斥與皓一有親密行為?就算我的心真的曾被褚克桓撩動過,一個吻也應該不至於有這麼嚴重的後遺症。

 

  「惟惟,妳是不是……在生我的氣?」皓一似乎也察覺了我的異狀,揣想著我的心思。

 

  「沒有啊,我為什麼要生氣?」我否認著,努力擠出笑容,勾住皓一的後頸想將他拉像自己:「應該只是有一陣子沒見面了,有點不太習慣……我們繼續吧……」

 

  「算了。」皓一拿開了我的手,臉色不是很好看。

 

  (我搬家到鏡文學了,全文請移駕到這裡觀賞唷)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3.jpg

  所謂道德殞落、良知泯滅,並非一朝一夕。

 

  那天,褚克桓把我放在家門口,我目送他驅車離去消失在巷口,開始想像起他當天晚上的行為。也許他正在車內打電話給子媛,解釋著自己在半路上又繞去做某件事,花了比預估更久的時間回到家,若無其事地在高子媛身邊拉開被子、擁她入眠。

 

  在那十多年的交往過程中, 究竟是經歷多少次生活的矛盾衝突、累積了多少的不滿、權衡多少次利弊得失,最後選擇走上表面不離不棄實則同床異夢的背叛之途?而這之中,他究竟反反覆覆地遭受良心譴責、又被負面思緒驅使、自我調整與練習了多少次,才能不動聲色圓好每一個謊? 我困惑了。

 

  (我搬家到鏡文學了,全文請移駕到這裡觀賞唷)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2.jpg

  已經忘了有多久沒有如此瘋狂地親吻,甚至忘記,原來生活中除了睡眠,還有這麼一件事會令我緊閉雙眼、仔細品味肌膚的觸覺。我和褚克桓用唇齒拉扯著彼此,兩個不同數字的體溫似乎比我們更急切靠向彼此,最後收斂為密不可分的擁抱。

 

  「這次,是妳自己送上門的。」褚克桓說道,像極一頭終於等到獵物的獅子,高傲又冷酷地凝望我。

 

  (我搬家到鏡文學了,全文請移駕到這裡觀賞唷)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