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跟我求婚的?」在皓一的住處,激情過後的我們相互依偎著,我將戴戒指的左手伸出棉被,左看右看,無論從什麼角度看,都有一絲甜蜜在胸口竄著。

 

  「秘密。」皓一輕輕吻了我。

 

  「欸,我都答應嫁給你了,這點小事還要當秘密啊?」

Posted by 阿亞梅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當天晚上,我當然沒聽可菲的話傻傻地去跟褚克桓「買可樂」,而是約皓一出來、徹底做了「消毒」。

 

  在一段固定的戀愛關係裡太久的人,因緣際會接觸到另一半以外的異性,會誤把人際間的友好相處當作曖昧不明,腦波弱或者自制力不足的人就容易暈船、甚至做些出格之舉。這時,最簡單又無副作用的解毒措施,就是和自己的另一半吃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約約小會,把當事者丟到只有自己和另一半的獨處環境裡,原本過熱的腦子就會冷靜下來並且恍然大悟:『啊原來之前和某人發生的一切是錯覺,這才是現實』。這就是「消毒」。

 

Posted by 阿亞梅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吃一頓飯會改變了人的關係,至少表面的關係。

 

  午餐結束後,最大的改變是我和褚克桓互加了facebook成為臉友。其實這並不是我一開始預期的結果,但見面三分情是真的,再怎麼討厭一個人,當對方坐在你面前也只能和顏悅色答應他某些請求。

 

  加完臉友散步回公司的路上,我才漸漸意識到,這應該不是一個正確的動作,但為了避免可菲二度陷害我,只好忍住刪除好友的衝動再三安慰自己:反正加臉友也不是什麼不得了的大事情。臉書上多得是一堆整天按讚卻毫無交情的朋友,一個膚淺的網路社交關係能換來日後永久的寧靜生活也很超值。

 

Posted by 阿亞梅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比起考試作弊的人,我更討厭考試作弊還能拿高分的人。比起考試作弊還能拿高分的人,我更討厭考試作弊還能拿到獎學金的人。同理可證,對於褚克桓串通可菲假裝跟我巧遇這件事,我當然是深惡痛絕。然而比起這些,我最討厭的是──現在正坐在褚克桓面前與他共進午餐的我本人。

 

  所謂被下蠱大概就是這麼回事,我上了座,看著褚克桓一邊流暢地對服務生點菜,一邊關切我的口味偏好,才意識到自己在十分鐘前就該拒絕他的邀約。我嘆口氣滑開手機,猶豫著是不是該向皓一報備一聲,卻被點完餐的褚克桓逮個正著。

 

  「這麼乖,還跟妳男友報備?」

 

  「這叫尊重。」被識破的我閃過些許不快,忍不住反唇相譏:「再說,報備了表示我覺得這場約會很單純,沒有什麼會讓他擔心的地方。」

 

Posted by 阿亞梅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隔天早上,我睡醒的第一件事是查看手機上的mail、簡訊、Facebook、還有任何通訊社群軟體,確定沒有再收到任何一封來自褚克桓的訊息,這才鬆了口氣。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今天我可以勇於面對重生的自己!

 

  但這份好心情沒維持多久,上班途中我就想起有件事在昨晚懸而未決。

 

  我昨晚中途離場、褚克桓也離場了,那場聯誼不曉得會走調成什麼?擺到可菲眼前準備入口的天菜被我這麼一鬧,挨餓整晚的可菲空虛寂寞覺得冷,獨自在旅館被窩裡插我小人…?可菲一整晚沒傳訊息的反常沉默更讓我確定,等會進公司勢必會接受到可菲的各種怨恨!

 

Posted by 阿亞梅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9407557968_f288c83281_o  

  所謂逃命大概就是這麼回事,我頭也不回地一路進入捷運站,我知道褚克桓一定不在我身後了,但我就是不敢回頭。直到進了捷運車廂,我才終於鬆口氣。現在是晚上10點半,這時間只是台北市夜生活的開始,車廂內多的是濃妝豔抹準備跑趴的暴乳妹、皮膚各個比我緊緻誘人,如果真的有怪叔叔或大眾運輸之狼,受害者根本輪不到我。

 

  我看著這些青春肉體,才想通了一件事:褚克桓剛才會替我扣上衣釦,只是為了靠近我。一意識到了這點,我胸中的怒火再度燃起!此時此刻我只想跳到褚克桓面前興師問罪,偏偏我根本沒有他的聯絡方式!生氣之餘,我滑開手機上Facebook,找到那個在我好友名單內卻沒有聯絡的、褚克桓的女朋友,高子媛。

Posted by 阿亞梅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40220_190207  

  我不顧可菲的阻攔回到包廂,褚克桓的臉出現在我面前,他和包廂內的其他人一樣,對於我方才的突兀離場感到奇怪,但仍維持著風度的微笑。

 

  「哈囉,我是周惟惟,我研究所的時候好像在國際經濟商管學生會(AIESEC)見過你,對嗎?」我刻意提起商管學生會不為了拉關係,而是因為我認識褚克桓的女友高子媛,就是我混這個社團時。這組關鍵字只為了向褚克桓釋出一道訊息:我知道你有女友,少背著她做怪!

 

  有那麼一秒,褚克桓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他盯著我,不曉得是盤算著怎麼殺我滅口、還是如何收買我?但很快地,褚克桓又恢復原本的泰然:「那我們之間應該有很多共同朋友囉?要不要互加Facebook驗證看看?」

 

Posted by 阿亞梅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40224_220302-2      

   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軟。同理可證,聽人的耳根子就軟。平常我老愛聽可菲的風流韻事,現在我只能含淚肉償。一下班,我就偕同可菲離開公司赴約,沒料到才進了餐廳,可菲就將我強行擄進洗手間。

 

  「幹嘛啦?我快餓死了!不是要去吃飯嗎?」我不明就裡。

 

  可菲上下打量我,一臉嫌棄:「妳打算就這樣去聯誼?眼妝花了、事業線也沒露,嘖!絲襪還是破的?!妳全身上下沒有展現出身上的曲線,怎麼散發費洛蒙?」

 

Posted by 阿亞梅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40222_071511  

  通往工作日的凌晨2:48,我睜開了眼,假裝只是從惡夢中驚醒,而不是從躺上床的那一刻就沒有入睡。我看向右方,黎皓一正躺在我身邊,除了窗外傳來深夜微微的車鳴聲,整個房間就只剩下他沉睡中規律的呼吸聲。

 

  於是,我翻身向左側躺去,從枕頭下拿起手機,打開了通訊軟體,來回瀏覽在線上的朋友名單。不出所料,放眼望去沒有幾隻小貓,要不就是base在美國的時差朋友,那些早是沒聯絡多年、生活也截然不同的舊識,要認真聊天還得從跳槽了哪幾間公司、換了哪幾個男友說起,此時此刻我只想聊個幾句話開幾句玩笑睡覺,不想談心,只好放棄這些機會。

 

  當我正準備關掉螢幕,突然飛來一則訊息:「小夜貓,還不睡?」

 

Posted by 阿亞梅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40220_093057  

  一般的愛情故事是順序法,從邂逅、動心,一步步有脈絡地走向結局。但有些故事不是這麼來的,而是路走了大半、沿途顛簸至及最後苦盡甘來,讓你以為這個人生不會再給你任何意外時,卻觸及了某個許久未連絡的人,然後,大腦開始不受控地一片片搜索記憶、拼湊起一段令你驚悚卻又真實存在的錯過。

  那也是一段有愛的故事,只不過,得反過來說了。

Posted by 阿亞梅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