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jpg

  當然,放眼四周根本不可能會有人來救我,只能靠自己脫困。

 

  「呃,你可能誤會了,其實我今天晚上沒打算要……」我結結巴巴地重申自己的主張。

 

  但,Anderson按住我的肩膀,賊賊一笑:「FiFi說妳是第一次來吧?別太緊張,放輕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立體書封.jpg

在FB上自HIGH了這麼多天,竟然忘了在部落格上正式公告 QAQ

之前連載的《公主是惡魔》已經出書上架了,它有一個很有詩意的新名字《說謊愛你,說謊不愛你》。 為了鼓勵讀者們購買實體書,首刷會附贈限量的贈品,也就是8000字的番外篇〈未婚妻之亂〉 。

現在網路書店已經開賣了,用力買下去吧!
博客來:https://goo.gl/VNIjpT
金石堂:https://goo.gl/xQ5NqI
誠品:https://goo.gl/iU3yo4
讀冊:https://goo.gl/YWzNgj
悅讀網:https://goo.gl/GDJF9R

喜歡這個故事的你們,努力用新台幣讓它下架吧!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barce.jpg

  當然,說婚事要暫緩的人只有我,皓一並沒有妥協。

 

  在皓一飛上海出差前的半個月,他依然每天下班就把我載到婚紗街,進行婚紗比價、試吃喜餅、選看婚戒……那些「看起來好像在準備結婚」的行為,而每當門市的業務員問起,他也會聲稱一年後將是我們的婚期,卻說不出一個確切的日子--因為我們並沒有做最關鍵的那件事。

 

  我們心裡都很清楚,如果要讓婚事「有效地」運作下去,皓一就應該在出發前約出我的家人、告訴他們他有多愛我、有多想跟我生活在一起,只是礙於眼下的階段性任務必須多等一段時間,然後討論出一個準備時間夠充裕的婚期、或者先登記結婚、再對婚禮從長計議。這一切都是只要他開口,我就會全力配合的事情。

 

  然而他並沒有這麼做。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ouchou.jpg

  我的人生終於正式回到軌道上,這段期間除了上班,我也比過去更投入籌備婚事的研究,為了在有限的預算內,呈現出美好的婚禮質感,每天的空閒時間,我幾乎都在網路上看文章、查找最理想的消費組合,做了一兩星期的功課,婚禮知識濃度簡直可以媲美專業的顧問,只不過,礙於皓一最近工作太忙,我們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時機向雙方父母提起結婚的計畫。

 

  這天,是我和皓一的交往紀念日。以往每年,我們都會吃一頓精緻的料理、開瓶好酒慶祝一晚,原本今年我們說好暫停這項活動,將吃飯的預算撥到結婚基金,然而,皓一卻在最後關頭訂了餐廳,堅持把這項傳統保留下來。

 

  翻閱菜單時,我發現這間餐廳的平均消費,比往年吃的都還要貴上一兩千塊,我忍不住有些擔憂:「皓一,其實去年吃的那間就很不錯了,就算是最後一個交往紀念日,我們也沒有必要吃這麼貴的……」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oodbye-In-Sand.jpg

  那天之後,褚克桓真的不再發訊息給我。一天、兩天……直到無消無息的第三天,我開始相信他是真的放棄了,我不期望他浪子回頭發現元配最美,也許他正在尋找下一個獵物,但那都與我無關,對我來說,回歸陌生人就是最好的結果。

 

  但我發現自己錯了。

 

  兩星期後的某天中午,我走出公司覓食,竟發現褚克桓站在門外。我不確定他是不是想要找我,於是我裝作沒看到,別過頭繞路而行,但最後還是被他逮個正著。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52827.jpg

  我並沒有回覆褚克桓,事實上,經過一整晚的逛街詢價、一而再再而三地對各家門市人員講述消費需求,早已令我筋疲力竭。直到我隨皓一返回住處,在等待皓一洗澡的空檔,我才有讀取褚克桓的那則訊息--

 

  「對不起,昨晚我喝多了,那些話妳別放在心上。」

 

  看到螢幕上的寥寥幾字,我總算遲鈍地意識到,褚克桓騙了我。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jpg

  在我工作的地方,有個職務叫專案管理。大致的意思是,在明確的起終點和有限制的預算下,做好特定的工作範疇,以執行出一項龐大的計畫,比如生產新產品,或是結婚。

 

  結婚就是一門專案管理的實作,起點是求婚日,終點在宴客日,其中短則數月長則一年的時間內,要搞定拍婚紗、印發喜帖、挑喜餅、買戒指、婚禮小物、聘請新秘主持人攝影師、做婚禮影片、宴客……種種大小事全都牽涉到成本控管、結婚品質把關、溝通技巧、兩家人的價值觀碰撞、新人感情堅定與否的考驗,複雜程度絕不亞於產品開發。

 

  相較於龐大的專案,改戒圍只是一件芝麻綠豆大的小事。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iff.jpg

 

  事發隔天,我不僅刪除褚克桓的Facebook,也封鎖了他,避免下次又發生更嚴重的事。我不想再自作聰明,以為三言兩語就能改變一個點頭之交的人生,卻只是在浪費我的寶貴時間。

 

  出門前,我戴上了戒指。街道上陽光普照,晶瑩的鑽石折射出七彩光芒,我覺得自己被洗得乾乾淨淨。原來,拒絕褚克桓沒有一開始想的難,只要適時拉開距離。以及,忍受身邊友人異樣的反應──

 

  「妳真的是暴殄天物!竟然unfriend他?妳知不知道這種中頭彩的婚前ONS對象,是過了這村就沒那店的?」可菲呼天搶地,入戲程度彷彿是自己被unfriend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jpg

  當然,我並沒有把這問題丟給褚克桓,畢竟這麼做等於是請鬼拿藥單。

 

  我試著闔上眼睡覺,但卻無法入眠,醒醒睡睡直到凌晨三點,我放棄了掙扎,打開手機上網。

 

  我丟了訊息給可菲,但她沒有讀取。這時間,她大概又在哪個男人的懷裡…當我決定打消念頭、準備再入睡之際,訊息的亮光在螢幕上飛舞。

 

  「還沒睡?」對我說話的人不是可菲。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欸,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跟我求婚的?」在皓一的住處,激情過後的我們相互依偎著,我將戴戒指的左手伸出棉被,左看右看,無論從什麼角度看,都有一絲甜蜜在胸口竄著。

 

  「秘密。」皓一輕輕吻了我。

 

  「欸,我都答應嫁給你了,這點小事還要當秘密啊?」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