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移啟示

阿亞梅的部落格搬家囉!痞客邦將不再更新。
請移駕新網址:http://ayamei.net
或至鏡文學閱讀

一轉眼,部落格都長草了(遮臉)

但筆耕沒有懈怠,之所以在部落格找不到連載更新,是因為連載過程是在鏡文學的平台曝光。

沒想到復出後這麼快就能出下一本書,覺得好欣慰啊。

 

我們不能是朋友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立體書封.jpg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身為一個書寫15年、執業5年的職業寫作者,我想我應該是有點資格來討論這問題。

「你的靈感都從哪裡來?」

這大概是每位寫作者都會被問的問題。

而大多數的寫作者都會認同,這個問題真的很難回答。

 

limitless.jpg

《藥命效應》的作家男主角寫不出新書只好吞藥這種慘事希望各位都不會經歷

文章標籤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回給大家科普了編劇業內小知識,今天來聊聊我最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到底要怎麼做才能當一個編劇?

這幾年,偶爾會接觸到一些新朋友,他們對寫作很有興趣、文筆也確實不差,不過卻都丟出了一個共同的煩惱:「我很想當編劇啊,但是沒有管道。」

 

OK,看來這是很多人會有的疑惑。

screenwriter-poster.jpg

文章標籤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在FB粉絲頁follow我或買我新書的朋友應該都稍微知道,我這幾年在當電視編劇(我寫劇本是用本名啦,所以在這裡很低調都沒宣傳),最近有人在FB問我是怎麼走上這條路的,趁這陣子剛寫完小說的空檔,決定開一個分享系列文,給對編劇這一行很好奇、或是有興趣投身編劇的人一點參考。

yuan.jpg

文章標籤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同理可證,聽人的耳根子就軟。平常我老愛聽可菲的風流韻事,現在我只能含淚肉償。一下班,我連逃都來不及,就被可菲一路自公司押到餐廳,才進門,她又將我強行拽進洗手間。

 

  「幹嘛啦?我快餓死了!不是要去吃飯嗎?」我不明就裡。

 

  可菲上下打量我,一臉嫌棄:「妳打算就這樣去聯誼?眼妝花了、事業線也沒露。嘖!絲襪還是破的?!妳全身上下沒有展現出身上的曲線,怎麼散發費洛蒙?」

 

  「什麼費洛蒙?我今晚不就是妳的綠葉嗎?我越邋遢越能在天菜面前襯出妳漂亮不就好了……」

 

  「周惟惟,這件事妳要認真聽我說。我是靠昨晚的2891男才把天菜約出來的,但2891一直纏我,等一下妳先幫我把他帶開,製造我跟天菜獨處的機會。」

 

  「蛤?!!!」我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帶帶帶帶什麼開?」

 

  「就是假裝妳對他有興趣、讓他老二硬到想跟妳走。」可菲一臉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一邊對我大白話解釋,又一邊替我鬆開領口鈕扣,纖纖玉手快狠準地伸進我胸口要替我擠乳溝。

 

  「我不要!」我不悅地挪開可菲的手,就算助攻也是要有限度的,還得背著男朋友在其他男人面前搔首弄姿?開什麼玩笑?

 

  「唉呀,我又不是要讓妳真的跟他走!妳把他帶出餐廳後,自己找個藉口脫身,假裝有事、還是叫黎皓一來接妳都可以啊!」可菲雙手合十:「惟惟拜託妳,今天這個男生真的很不一樣,就這一次……」

 

  「那是妳的事。妳明明知道我跟黎皓一現在很穩定,我陪妳來聯誼都覺得對他很不好意思了,妳沒有其他朋友了嗎?要做這種事,妳大可找個單身的女生朋友來,為什麼偏偏選我?」

 

  可菲不語,她沉默地盯著我的臉持續好幾秒,表情無辜至我以為她隨時會哭出來,當我正想為剛才的激動道歉,可菲開口了:「因為妳的感情最穩定。」

 

  我沒聽懂。什麼意思?

 

  「我講得直接一點,昨天這個2891男不是什麼好男人。今天我找任何一個單身的好姐妹幫這忙,萬一他們擦出火花,我們變成表姐妹事情還小,最怕我的好姐妹對這男的產生感情又被他傷害,要是這其中有任何一點不愉快,妳覺得這好姐妹還當得下去嗎?」

 

  我懂了,「但妳也不能……」

 

  話還沒說完,可菲雙手壓在我肩上:「惟惟,只有妳不一樣。就是因為我看好妳和黎皓一的感情,才敢請妳幫這種忙。而且,妳不是常說,跟同一個男人交往這麼久,都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魅力?那就趁這個機會證明自己的實力啊!」

 

  「等一下,那句話的原文是:『跟同一個男人交往這麼久,我要是哪天恢復單身再回人肉市場,大概一點競爭力也沒有』……」

 

  可菲無視我的澄清,逕自替我換上一件輕薄的小洋裝,動手替我整理內衣擠出誘人的線條,又為我補補妝:「差不多了!妳看看。」

 

  可菲打開廁所的門,把我推到鏡子前。這些年來,隨著我和皓一感情的穩定,臉上化的妝一日比一日淡,別說是貼假睫毛,有時候連畫眉毛都懶,撲個粉就出門赴約。買衣服也只求簡單舒適,不再花枝招展。但經過可菲的妝點,我看見鏡中截然不同的自己正逐漸散發著吸引力。

 

  「不知道皓一看到會怎麼說?」我笑了笑,衣服領口低垂的鮮明線條也讓我不由得挺直腰桿,自信了起來。

 

  「我欣賞妳的忠誠,不過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請妳先把黎皓一這個人當作不存在,記得妳擁有這幾個小時的單身,盡情使用妳的魅力吧!」

 

 

  一進包廂入座,可菲立刻展現出屬於聯誼女王的姿態,對包廂內五六個新朋友左招呼右聊聊。果不其然,一群上市公司的男女聚在一起,就用股票代號相互介紹、順便大聊公司的八卦:

 

  「2498?你們是不是又要出新手機了?好用嗎?」

  「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iPhone哈哈哈。你又是哪間的?」

  「這是2451的有為青年,你們也在內湖上班?認識一下。」

  「你好你好,不過我下個月就要離職了,這間很操不要來。」

  「接下來要去哪間?」

  「還在找,最近在跟幾個外商的hunter(獵人頭主管) interview,外商福利好、假又多…」

 

  以上的對話在聚會中層出不窮,一群陌生的男女就靠這些小道消息活絡氣氛。可菲刻意把我安排到昨夜睡過的2891男正對面,就是為了待會方便我「帶走」他。今天晚上可菲約吃這頓飯的主軸,就是要替『假單身的』我介紹一名優質男性認識。但只有我知道,這名優質男性才是可菲真正的目標。於是席間,我必須假裝對優質男絲毫不感興趣、反而意外對2891男來電,百般對2891男放電、最後巧妙帶開他,好成全可菲和她的天菜。

 

  然而,傳說中的天菜卻超級大牌,大家都吃二十分鐘的飯了,他大爺還遲遲不現身,導致我根本無法行動。

 

  「欸,今天我都把最好的姊妹帶來了,要替她介紹男朋友,你那個帥氣的朋友怎麼到現在還沒出現?讓女孩子孤單,就要換你負責囉!」顯然可菲等她的天菜已經等得不耐煩了,開始利用我對2891男施壓。

 

  「他剛傳訊來,說到門口了。」2891男滑了手機一看,還不忘替自己製造機會:「可菲,妳要介紹人家認識,應該讓他們面對面坐啊?我坐妳朋友面前他們怎麼聊天?」

 

  可菲當然看出這份居心,但她也自有一套說法巧妙回應,「太刻意了女孩子會害羞,斜對角聊天才自然嘛~」可憐的2891男不知道,這根本是精心替可菲自己安排的梅花陣。

 

  這時,包廂門開了,耳畔傳來一道低沉的男人嗓音:「我來晚了,剛下班前被老闆叫住。」

 

  我忍不住仔細看看可菲所謂的天菜,到底是什麼樣的極品帥哥。站在我面前的男人的確一表人才,他臉上有著剛毅的線條,合身的西裝剪裁和散發淡淡反光的高級布料,替他的整體造型更加分。但讓我留心的並不是天菜的魅力,而是,這張臉越看越眼熟。

 

  我左思右想,就是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見過這個人,我只確定上次見到他時,他的造型應該和現在不一樣。同時,我也發現他正以相同的眼神打量著我……

 

  「我介紹一下,這位是2882最有前途的王牌交易員,他已經靠交易操盤賺了人生第二桶金!人稱2882高富帥。」可菲一見天菜來了,立刻眉開眼笑熱絡地搭著我的肩膀、替我們介紹彼此:「這位美女是我2498的同事,很漂亮吧?她最近剛分手,稀有釋出!」

 

  有時候我真懷疑可菲到底幹哪一行?怎麼可以這麼熟練各大產業的行話,並且精準譬喻愛情?以後她要是不想待科技業,要不要乾脆去9940賣房屋?

 

  「妳好,我叫褚克桓。」

 

  褚、克、桓!這三個字在我腦海中像三顆巨石『碰』、『碰』、『碰』地接連掉進我腦中!我的視線再度對焦於他的臉上,沒錯,我所知道的褚克桓擁有的就是這張臉,而且沒記錯的話,上個月我才從研究所同學口中聽到他的消息,這一刻,我對這個褚克桓所知的一切資訊正在腦海中快速流竄。

 

  「妳叫什麼名字?我們是不是見過?」

 

  「我去一下洗手間。」這些訊息壓得我幾乎無法思考,我勉強壓抑住內心憤慨的情緒,保持最優雅的微笑、將可菲扯離包廂!

 

  我不顧可菲的掙扎,確定包廂門關上以後,使勁將可菲甩在我面前,嚴正對她警告:「妳不能跟這個人上床,他有女朋友了!」

 

  可菲還一臉錯愕不解:「那又怎樣?這就是妳把我拉出來的原因?」

 

  「妳聽不懂我的意思?這個人以前跟我同校,他有女朋友,已經交往十幾年了,他們現在還在交往,妳不相信的話我可以打開facebook讓妳看看他們的照片……」

 

  我聲嘶力竭地勸了老半天,卻只換來可菲的一臉平靜:「所以?他女朋友是妳的好姐妹?」

 

  「我跟那女生沒那麼熟,不過他們遲早會結婚。」

 

  「那就OK啦!」可菲不以為意,越說越誇張:「我就來當他婚前最後一個炮友!」

 

  「妳別開玩笑了!什麼婚前最後一個炮友?」可菲怎麼了?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明明有那麼穩定交往對象的人還會出來聯誼?這個褚克桓心術不正就算了,可菲竟然還想趁機挑戰道德極限?!「可菲,不管他多優,妳都不能招惹這種人!」

 

  「惟惟,這件事我早就想跟妳說了。總有一天妳會和黎皓一結婚,難道妳不想在結婚前,合法地和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上床、為自己的單身生活劃下完美的句點?」

 

  「不會!」我斬釘截鐵地說:「我唯一的對象就只有皓一,這是我們兩個彼此都認定好的。我知道妳喜歡玩,我尊重妳追求快樂的自由。但不要把妳的價值觀加到別人身上!那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的!就算褚克桓可以接受,那是他的道德瑕疵,他的女朋友能接受嗎?」

 

  「妳會說得這麼肯定,是因為妳除了男友之外,還沒有遇到另一個更讓妳心動到不顧一切的男人。」可菲嘴在笑,眼睛卻銳利地盯著我,自以為洞悉了我的內心深處:「身為妳的好姐妹,我希望那個男人能出現在妳結婚前。否則,妳結婚後要不是做出更瘋狂的事,就是抱著遺憾渡過漫長的婚姻生活。」

 

  可菲的話更讓我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經全部斷裂!我怒不可抑地深吸一口氣,看著可菲:「妳要我這麼做是不是?好,那我現在就把褚克桓帶走!」

 

  「妳搞錯了,妳要帶的是另一個男人!」

 

  「我沒搞錯,只要是能阻止妳破壞別人幸福的事,我都會去做!」我冷冷地對可菲說:「別忘了,褚克桓本來就是妳要介紹給我的。」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通往工作日的凌晨2:48,我睜開了眼,假裝只是從惡夢中驚醒,而不是從躺上床的那一刻就沒有入睡。本身就不是個容易入睡的人,想到接下來幾天要處理的專案更讓我心煩意亂,不過,也許真正導致失眠的原因是--這不是我的住處。

 

  我看向右方,黎皓一正躺在我身邊,除了窗外傳來深夜微微的車鳴聲,整個房間就只剩下他沉睡中規律的呼吸聲。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