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205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種問題為什麼要我問?」我激動得從座位上跳起來。

  「拜託嘛!這當然重要囉!而且妳跟他比較熟,這樣消息一定比較可靠嘛!」

  「不甘我的事!我跟他一點都不熟!不熟!聽到沒有?」我咬牙切齒地大聲聲明:「不要。」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pe.. I, I didn't do anything..」我趕緊站起來辯駁。

  「咦?那個人是誰啊?」女同學們紛紛轉過頭來看我,卻意外地發現了高偉德的存在,開始交頭接耳。

  「是剛剛那個新老師耶!」

  「對對對,我剛剛還看到Rainy在跟他說話。」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換了新教室,我們順便重新抽了座位,恰好我和仕華都抽到靠窗的邊境區域,不想上課時,還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的事情,而且不容易被發現。

  仕華坐在我前方,而我坐最後面,不過後面還是有張桌子,是班上一個轉學的同學留下來的,也沒有人打算送回總務處。總之坐在這樣的好位置,以後要跟仕華聊天是挺方便的,我於是又成了失戀診療所那票朋友眼紅的對象。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後,于奕維還是搬了進來,在書桌改位置以後,原本放在我工作房裡的書本和家用電腦勉強塞進我房間來,只是我的感覺,就像改變方向的擺設,一切都走了味。

  暑期輔導第一天早晨,于奕維發動了他的白色TOYOTA帶我上學。

  「妳在哪一班?」才剛上車他劈頭就問。

  「二年一班。」我看也不看他。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乏味的假期中,只要找到對了味的事情做,馬上就會馬不停蹄地往前進,這篇〈蒲公英愛情童話〉工作進度比其他躺在硬碟裡的任何一個故事都還快很多。

  奇妙的是,每當想起高偉德臉上的笑紋,我就會莫名其妙地文思泉湧,現在的我根本來不及把草稿寫在紙上,蠢蠢欲動的手指就會迫不及待地開機打起字來。

  但這是一篇架構極大且複雜的故事,我在裡面為故事做了大量的舖敘,還堆砌大量的文字,更放入包羅萬象的想像力,突破以往套公式型態的都會愛情故事風格。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以啊!大學那時,泓文他都是全校的風雲人物,那個時候有好多小學妹喜歡他喔!真的是迷死人了。」

 

  在一個等待于泓文到來的無聊早晨,我咬著三明治,目不轉睛地盯著LakerSixer的比賽,漫不經心聽老媽訴說于泓文在大學時代的豐功偉業。

 

  「快攻快攻啊!」我不理會她如數家珍的內容,逕自跟著播報員「唉呀!沒進!」或是「啊啊啊,漂亮!」這樣的話語氣急敗壞地對著電視大叫。

 

  「欣欣……」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不願再大幅花費筆墨來描述我和于泓文之間的任何不快,總而言之,待我的拿鐵咖啡見底時,該罵該說該怪該怨的心中無限事全都道盡後,心情也好了一大半。

  「說完了嗎?」高偉德很有耐心地聽完,始終保持微笑。

  「沒錯。」我回他甜甜一笑,還不忘俏皮地補上一句:「有你在真是棒死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忿忿地踩著踏板,彷彿在宣洩剛在房裡的一肚子氣。

  我知道,從于泓文第一眼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他並不是麼喜歡我,他會接近我、關心我,純粹是他做給媽媽看的表面功夫。

  他只視我為一個討人厭的拖油瓶、一個阻礙他第二春發展的電燈泡。他恨不得我離家出走從此跟他井水不犯河水。然而實際上他卻總是虛情假意對我。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後來,媽還是把我介紹給那個男人認識了。我個人是不排斥,只是也不想悖理矯情討好他。

  由他的出手可看出他是個老凱子,媽說那是她大學時代認識的學長,目前在一家國營銀行總行擔任要職。

  「欣欣,來,這位妳要叫于先生。」媽笑吟吟地為我們倆介紹認識,這位于泓文先生年約五十來歲,看起來仍不失氣宇軒昂之色,只可惜身材稍嫌矮了些。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後來,子杰真的不再打電話給我、也不寫mail了。什麼都沒有,我把他從好友名單移除,偶爾我上站會看見他的id出現在使用者名單上,或許他也看到了我,但我們已成了平行線。

  這就是分手。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氣氛好不容易恢復正常,我們馬上閒聊起一些無關緊要的雞毛蒜皮小事,實際上我們倆都知道,這麼做只是為了忘卻剛剛的尷尬。

  所幸我們話非常投機,講到激動處還會用力敲桌子,反正店裡沒有其他客人,我們也槓得瘋。

  然而,當我準備伸出右手和他比腕力時,法國腔突然輕「咳」了一聲,好像在暗示什麼。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喂,妳昨天說妳自有辦法,到底是什麼辦法?」高偉德吃完蛋糕,拿起紙巾抹抹嘴巴問。

  「嗯……」我的雙眼很俏皮地滾了一圈,神秘地說:「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呢!你看!」我笑咪咪地把昨天那首分手詩拿出來,攤在桌面上。

  「這、這是什麼啊?」法國腔看了,不禁嘖嘖稱奇,拿起紙張細細地讀起那首詩。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收了線以後,我躺回床頭櫃並打開冷氣,說真的,在這種又熱又悶的晚上,有時連翻翻身都會滿頭大汗,如果沒有冷氣,要入睡簡直比登天還難。

  然而冷氣開了十來分鐘,我依然沒有想睡的慾望。逛了一天,已經夠累了,卻一點也睡不著覺,或許是心中的那個疙瘩。

  仕華說子杰已經看見我的名片檔,那……為什麼到現在子杰都還沒打過來呢?沒打來又代表什麼意思?我一點也想不透。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仕華槓東槓西以後,再洗個澡,已經十點多了。走出浴室時,發現丟在外面的衣服不見了,這時才看見媽不知什麼時候回來,正在外頭刷衣服。

  我走過去問:「媽,妳今天怎麼這麼晚啊?」

  老媽邊刷洗衣物邊說:「怎麼?今天有事情要求媽啊?媽已經晚歸一個禮拜了,到今天才發現啊!」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晚,我按照慣例打開電腦,上線先把Page全部關掉,把自己原本放在名片檔的彩色歌詞刪掉,留下一片淒慘的黑色畫面,不知何時開始,雙手不由自主地打起字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小說的人都知道,一篇好的小說,需要引人入勝的楔子,深刻鮮明的角色,最重要的,就是引人進入懸疑空間的伏筆。

  伏筆是故事的暗層,高明的作者通常會在故事中悄悄埋下伏筆,配合故事情節發展,激起讀者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卻又不容易嗅出蛛絲馬跡,結局才能來個措手不及,令人拍案叫絕。

  我呢?伏筆寫多的我,自然了解該如何埋下導火線,然後適時引爆,解決阻礙在我面前的大岩石。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我的臉青一陣白一陣,連個簡單的問題,都讓我支支吾吾半天,卻回答不出來。

  「妳說啊!」仕華的表情遂轉嚴肅,目光如炬盯著我看,非常嚴肅地瞅著我,我從來沒看見他那麼可怕的表情,害怕得低下頭。

  可是仕華並沒有打算放過我,他繼續拷問:「妳看我的眼睛啊!妳為什麼不敢看?妳心裡有鬼對不對?妳到底在怕什麼?」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我在漫長的大街上,一家又一家進進出出,有門就走進去、有樓梯就爬、又電梯就搭,晃了一圈出來,然後往下一家逛。如果沒有店,我就繼續在街上散步。

  我不曉得這樣做有何實質意義,然而實際上這樣只是浪費時間,想了很久,我終於釐清,我這一切愚蠢的行為,都只是為了逃避、逃避在逃避而已。

  然後,在我好不容易騙過自己的良知以後,子杰剛剛說的每一句話,就像包了棉花的大頭針,輕輕貼近我,卻無意間把我刺傷。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撞見風波後的一個星期,我和子杰恢復到情侶之間的正常交往狀態,想當然爾,那五天的反省也就煙消雲散了,只不過我漸漸察覺,子杰的態度改變很多,不再如往日熱絡,電話雖然會照打,卻已不再煩人至令我惱怒的地步。

  我想是子杰有所體悟,或許是看見我和高偉德在一起玩得那麼開心的那一幕,心中拉起警報,決心改頭換面。

  但我只感到壓力減輕,心依然快樂不起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怎麼會不見了?」我詫異地跳下機車,跑上前一一查看並列的腳踏車和機車之間大大小小的縫隙,就是不見我的愛車。

  「真是奇怪,到底有誰會想偷那台髒兮兮的破車呢?」法國腔竟然逕自說起風涼話來了,這惹得我更火大。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