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04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筱文沒有因此刻意與克霖劃清界線,只是更加注意茜庭的一舉一動,茜庭從來沒有跟筱文問起克霖的事情,這讓筱文心裡更不舒服。她不喜歡這種不坦率不明確的感覺,更討厭自己明明知道茜庭是別人的眼線,卻得假裝什麼也沒發生跟她說話。

  輔導課的第一次電腦課,計概老師拿著麥克風,口沫橫飛地講解Visual Basic的程式寫法,認真的筱文還拿起筆記本埋頭狂抄,讓坐在她身旁的茜庭莞爾笑著。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沁心涼爽的夏日深夜,很多事情虛假得像稍縱即逝的流星,在筱文的驚訝過後,她沒有向任何人提及,面對莫晨對她示好的舉動,她始終無法坦然釋懷。

  營隊結束後,筱文搭著另一班車回家,刻意避開莫晨。在心裡她非常懊惱,無端被佔便宜,沒有人會是愉快的,她想找若悔吐苦水,卻被理智回絕,這可是攸關若悔的感情事件,搞不好還會變成兩面不是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庸置疑,莫晨和筱文去的是同一個營隊。學員一共一百二十個,每組十人,五男五女,當然,工作人員為避免舊識夥伴組小圈圈使人有落單現象,同鄉的學員通常都會被打散,筱文和莫晨分別在第一和第五小隊遙遙相望。

  第一次參加營隊,筱文玩得很盡興,第一天晚上已經累癱。不過同寢的女孩剛好都是升高三的準考生,個個不是抱著數理算,就是猛K化學,筱文恨不得若悔就在身邊,可以吱吱喳喳地聊些屬於同輩間的話題。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期末考後,最令人期待的依然是暑假。像是放鳥出籠,以往被關在灰色水泥牆中的學生雀躍地各奔四方。七月的一二三日是大學聯考,天擎和莫晨這些準大學生陪著同窗三年的考生入場;克霖和朋友練樂團;若悔跟表妹一起到紐西蘭遊學;而筱文則忙著整理參加電機營的行李,這是她第一次單獨出遠門,顯得既期待又興奮。

  好不容易終於盼到七月四日,像個要遠足的小孩子,筱文不但徹夜未眠、還起了個大早,才六點就把哥哥挖起來嚷著要趕七點的火車。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畢業典禮過後,緊接著就是期末考。對於考試,筱文一向拿手,只是在校園中不再看見天擎,她的心中總有份說不出的煩悶。

  或許是她不習慣沒有陽光的呵護、一下子猛然抽空,使她覺得生活缺少了什麼。好吧!她曾經信誓旦旦地允諾,她要學著獨立。只不過,她想不透,對男生而言,區區的一句喜歡,又怎麼會難以啟齒?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擎抱著花束、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中,已經九點多了,雖然沒有吃晚餐,然而一天下來的精神轟炸讓他也沒有食慾了,只能用僅剩的力氣朝著在主臥房的母親告知一聲。

  把身體摔回床上以後,天擎開了手機,打算循著方才的來電顯示打回去,然而卻毫無預警地被突如其來的簡訊鈴聲嚇個正著,他彷彿聽見內心有什麼東西摔得支離破碎。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門在外讀書的殷克霖,一向都在校外租房子住,因此從不受宿舍嚴格的門禁規範。一向喜歡在外頭閒晃一下再回家的克霖,送筱文上公車以後,又回到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漫無目的施施而行,滿腦子都是筱文的笑容。

  他抽出銀色的手機,看著上次來電號碼,腦中浮現筱文搶奪手機的畫面,不由得笑了,兩個酒窩樣在臉上,如童稚般的純真笑靨。他看著路邊販賣的首飾,想到筱文白皙的手,若配上一條銀色的手鍊,一定漂亮多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初夏的黑夜帷幕悄然降下,灰藍色的天空穿透一切景物,天邊已經看不見火紅的夕陽,並肩坐在河堤的天擎和李瑩始終保持沉默,兩人都在迷思中盤旋,只有筱文送的花束像是夜明珠在夜空中閃耀。

  「太陽落下去了……」李瑩木然望著遠方,話語中有無盡的怨懟,好似在責怪夕陽落得太快,快得不等她學會把握三年流光。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筱文端著托盤到速食店空曠的三樓,心裡著實不是滋味,她認為自己並沒有得罪人,然而敏思臉上勝利且帶敵意的笑容卻叫她耿耿於懷,連食物也沒有心情吃了。

  「真是……告白沒告成,連認識個新朋友都會犯小人……不知道若悔那邊情形怎麼樣?」她漫不經心地把玩手機,在通訊錄中找到若悔的號碼打算按下去,突然怕壞了若悔的好事,因而作罷。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筱文才入了座,好好的一個大晴天,竟然一轉眼就變成滂沱大雨,彷彿是這段雨季的告別式,非得下得痛痛快快不可。

  『真該罰它個三天三夜不准下雨!』筱文看著車窗玻璃上成群結隊往下滑落的雨滴,不耐煩地咒罵。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說什麼?告白沒成功?」原本興高采烈歡迎筱文凱旋歸來的若悔一聽見筱文訴說的來龍去脈,當下旁若無人、歇斯底里地大叫。

  「沒辦法啊,學長告白告到一半就被教官打斷,我也沒輒。」筱文邊嘆氣邊聳肩。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擎匆匆把花擱在教室,這時走廊上只剩下李瑩在等他,「快點,再不去教官就要罵人了。」

  「妳、妳有什麼事要找我嗎?」不知怎地,天擎看到李瑩有點心虛。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安靜。

  是她自己的心跳隔絕了鼎沸人聲?還是每個人都屏氣凝神地看著她?如果真是這樣,那她待會一定要表現得無懈可擊才行。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海德一年一度的畢業典禮,天空自然是很給面子地出了個大晴天,讓一、二年級擺攤位的班級樂不可支,精神亦亦地煮起園遊會需要的西米露或是珍珠奶茶,根據海德學生每年辦園遊會的銷售經驗,清涼消暑的飲料在炎炎夏日中絕對是搶手貨。

  筱文一早來到學校,發現若悔的座位已經放了書包,卻不見人影,這讓她暗自納悶:「一大早跑哪去了呢?難道去找小劉學長嗎……?」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又下雨了?」揹著運動背包走出圖書館,天擎才意識到外頭已經在下雨,不由得皺了皺眉。

  天擎向來討厭帶傘,此外他更是鐵齒,即使有淋雨導致禿頭的危險,他也絲毫不排斥,何況細心的李瑩總會未雨綢繆多帶把傘借他,時間一久也讓天擎養成不帶傘的惡習。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難對付的傢伙。

  這是筱文在和莫晨對談之後的第一個感想。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呃……我們到榕道聊好不好?」莫晨環顧了四周,雖然是空無一人的中庭,但教官或訓導處的教職員也隨時有可能在這裡徘徊,在海德高中混了三年的莫晨自然懂得擋掉些不必要的麻煩。

  「好……」筱文回頭看了看教室,恰好瞥見若悔趴在欄杆上直勾勾地往這裡看,心裡霎時升起一絲罪惡感,然而為了若悔的幸福,她於是將若悔的眼神視而不見。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欸,若悔。」在教室座位上寫英文作業的筱文停下寫字的動作,輕輕喊了若悔一聲。

  「怎麼了?」正在看影劇報的若悔回神過來,應了應。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課鐘響後約十來分鐘,雨先是輕輕在天空飄著,然而一轉眼便是像印度雨季般的雷陣暴雨,坐在圖書館看報紙的劉莫晨抬頭往窗外直視,對面的樓梯轉角始終空空蕩蕩,宛如天堂廢墟般靜謐。

  莫晨反射性地挑挑眉毛,隨即轉身低喚:「天擎。」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雨季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它與現實之間已經無法用所謂的「距離」測量。不同於以往的是,今年的雨季裡,筱文並不覺得煩悶了,一向陰暗的心房被天擎的笑容點亮,她不再是一個人孤零零地活著、她開始喜愛這個世界了。

  每天每天,她會準時推開圖書館大門,對正沉醉於音樂旋律中的天擎精神抖擻地問安,彷彿那才是她一天的活力泉源,有時她會不計血本大老遠繞道圖書館門口東盼西顧,衝著這樣的傻勁,經營一個兩秒鐘不到的擦肩而過。

  暗戀是一種美。這樣的動作或許瘋狂、或許平凡、或許愚蠢、也或許微不足道。喜歡天擎的心情,筱文在他面前絕口不提,在尚未百分百確定天擎想法之前,他們就像跳探戈一樣,青澀地彼此試探。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