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難得城市沒有燃燒。

  香芙蕾的透明窗檯囚禁了中華路的車水馬龍,藍得詭譎的天空一片雲也沒有。我咬著不鏽鋼叉子,巧克力慕斯的甜味凝聚在舌尖,以緩慢的速度暈漾開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