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7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重重地摔上門,轟隆隆的鐵門響得整個巷子都天搖地動。

  晴朗的藍空裡有一條正在分岔的大麻繩,被鬆綁的部份散化成千絲萬縷,他們卻被這裡的舊情映象錶在天上,於是風再也吹不動。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初,日豔駁回從不留情。曬得行人緊抓著陽傘,片刻不離。

  柏油路面的熱氣依然紛騰四逸,擾得欺善怕惡的鞋跟叫不出聲、無法再威風。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什麼?!」大概是風太大,他沒聽清楚。

  「我說,你常常到公館嗎?」我把音量放大,慢慢重說。

  「偶爾會去。」

  「嗯,我以前,住公館那邊。」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孫家崙調勻氣息站直身子,萊爾富前白色的日光燈才照亮他臉上的色澤,中等黃的膚色不白皙也不黝黑,有的只是一份敦厚樸實,被安全帽套著的額角滲下一滴長長的汗水。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和姐在用餐的時候,很少像現在這樣安靜。

  姐雖然胃不好,老說邊吃邊講話會消化不良,但還是會忍不住和我聊個幾句,從她開始到醫院實習後,和她碰面的時間就更少,通常我們都會很珍惜聚餐聊天的機會,然而這次卻不尋常。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的新店飄了點雨,在濛濛雨中發光的路燈把那些小水滴照得一清二楚,它們左擺右盪,彷彿不捨了一整個世紀,才躺到柏油路上墮入夢眠。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再打電話來了。」

  我想我是堅決的,只是反彈的力氣稍嫌微弱,讓邱上帆錯認成軟弱。話才說完,電話中「喀」地傳來一道強硬的尖銳,像把鐵鎚重重地敲中我的頭部與聽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艷陽使勁地搾取都市中的水滴,不留情面。連路旁的水溝污泥被蒸吸出微微的惡臭,擴散在空氣中,變得稀稀薄薄,也不太有人發現,久而久之酸臭的爛泥巴就繼續在鐵杆蓋下的陰暗牢籠中,不再擁有隨波漂流的權力。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交過很多個男朋友嗎?」蘇靖堯開始重新打量我。

  「很多個,是幾個?」我放慢講話的步調反問。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想問這個問題呢?」

  我拿起湯匙、順時針攪拌杯中的Cappuccino,在水面上靠邊排列的小氣泡被拉進了中間的漩渦,抽出湯匙,轉動的幅度又變慢,扭了扭樣子,又變回北半球獨有的逆時針。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研究生的生態,蘇靖堯沒有多談,我也不具興趣了解。只知道他大學時代在台北唸書,研究所在台中,但由於指導教授的私人助理工作,他在台北有間租賃公寓,北中部兩頭跑。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趁著天頂金光閃耀的圓盤還沒變紅,我走到門口拉上鐵門閂,將電腦關機回到房間把自己埋葬在颼涼的黑暗裡,希望灼燙的胸口可以就此冷卻。



  到丹麥的時候,我以為北歐的寒冷能凍死掉壓抑許久的憂鬱,也以為哥本哈根的純真能趕跑那些長大後開始懂的寂寞。因為童話故事,總是很簡略地把充滿情愛的擁抱交代過去,連親吻也是蜻蜓點水一瞬間。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閒散慵懶著三兩天,唯一的麻煩是度日如年的無聊假期難以打發。


  紀凱翔忙著學校的活動和外務,中壢台北的距離雖短,綿長的思念卻穿不透夏日午後灰厚的雲層,我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在小週末的黃昏。


  我揉揉鼻子,從沙發上的小被窩坐起身子,太陽大得讓沙發皮椅都燒了起來,我拉上窗簾。手機的簡訊鈴聲像個頑皮的小孩,按了別人家的門鈴就一溜煙不見人影。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跌入夢鄉的時候,一開始我以為自己飛回挪威峽灣的鬼斧神工,但是那面海波閃爍著墾丁搶眼的夏日氣息。雖然,在夢境裡我感受不到黏膩海風的吹拂。

  記憶褪色,他卻還在我左右。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霓光,虹光。

  台北的黑夜於是繽紛萬象。

  在黑空中漫亂甩動的雷射光束,飄搖得美麗且空靈,凝眼追尋它時還會無所依從。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