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8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裡出沒著許多焦慮的情緒,他們分享的骯髒空氣,多數都是被別

人的肺部揚棄的二氧化碳,在星期五傍晚,使用率特別密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杜仁傑送我回到新店,我請他上樓喝點東西。雖然杜仁傑一路上蒙著口罩還是擋不住滿嘴毒藥朝我猛吐,基於和嘉涵的姐妹道義,我還是奉出品質良好的英式紅茶給他。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六的傍晚。

  我和嘉涵約好的Double-date,在我強力推薦的義麵共和國舉行。不用說,我的男伴當然就是北醫附近一帶的地頭蛇,孫家崙。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期末考結束後,我和嘉涵決定暑假留在台北打工。

  六月底的空檔,我被徵召到嘉涵住處,義氣地幫她整理房間,順便同她討論蘇靖堯的欺壓惡行。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羅斯福路上散步好一陣子,黃昏的天色像古老的藝術燈,光明在整個台北上空兜了一圈把旋轉鈕開關被轉成紫霞,太陽於是被深深矮矮的天空收進地平線裡。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手機在提包暗暗窄窄的空間裡,開始唱起歌,破壞我和蘇靖堯的親吻。我直覺地騰出左手往沙發椅下探,蘇靖堯卻捉牢我的手腕不讓我聽。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走回蘇靖堯的公寓,打開家門時他已經坐在客廳,對著電視機看什麼節目我沒興趣,但他一看見我就把電視關了,轉頭射出銳利的視線,沒來迎我。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個白晝清醒時,一天的時間像已被殺死的蘋果,只剩一半。

  仰臥的蘇靖堯睡在內側,結實的右手臂被我枕在任性的後頸下,只是我不領情,連晨醒的時候都背向著他。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迷恍時墮入黑暗總是不知不覺,我的意識化成一注水流,灌進尚未流乾的殘河床,緩緩地游向記憶的深處,撕扯才剛結痂的傷痕表皮。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麗水街的小巷弄靜謐了幾十年,大概是因為永康街太喧囂。

  暗色調的涼風迎面挾來下過雨的味道,我有四隻手指勾著蘇靖堯的手指,沒有屬於熱戀情侶依賴的那種交扣,我的臂膀不自覺地隨著輕快的步伐擺動,幅度大得彷彿隨時都能提起手轉個圈。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