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10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記得剛開始寫《舊情沙發》,才不過是四月初。

  這個標題很美很迷人,卻暗暗地蘊藏著讓人淪陷的毒蠱藥。特別是觸及令人神傷的舊情。

  「我在寫一個女人從頭犯賤到尾的故事。」

  只要有人問起《舊情沙發》,我就會這麼回答。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書櫃、房間的坐墊、和式木桌……房間的東西都OK,啊對了,冰箱呢?」嘉涵寫在便條紙上的傢俱清單,還是很不放心地清點。

  「冰箱房子裡本來就有了啦!」我瞄了瞄便條紙上的項目,說:「電視啊,電視是民生必需品耶!客廳都有了當然要買電視!」

  「這裡是傢俱店,哪裡找電視啊大姐?」嘉涵兇巴巴地推了推我:「妳認真點想好不好?不要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嘉涵要告訴我的消息,就是她被杜仁傑給甩了,特別是杜仁傑在佔盡了她所有的便宜後才用玩世不恭的態度甩掉她,這樣的舉動讓嘉涵非常地嘔,特別是杜仁傑曾經在她亂七八糟的房間裡填塞許多讓她一看就厭煩的回憶,令她湧起搬家的念頭。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台北後,我先把行李帶回家去,再從新店出發。

  在新店線捷運裡,我掏出皮包中的鑰匙,第一個先解下從蘇靖堯那邊拷貝來的備份鑰匙,等到了公館出站以後,毫不猶豫地將它扔進捷運站的垃圾桶內,然後闊步搭上電扶梯走出捷運站。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走出蘇靖堯家門,憑著昨晚的一點印象在複雜的巷弄中行走,迷糊地打轉了十五分鐘,最後走到一條寬闊的馬路邊,雖然我對台中完全陌生,但可以確定這不是昨晚蘇靖堯開車切入巷子的路。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日醒來,清晨不見曙光,發黑的天色令我著迷。好奇的視線努力穿透潔白的落地窗簾,令我有一股想觀望這份寧靜的衝動。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蘇靖堯帶我來到一間裝潢雅致的西餐廳用晚餐。

  在餐桌上,他喋喋不休談著拉拉雜雜的忙碌,明知道這勾不起我的興趣也感受到我的冷淡,他還是沒有停頓。與其說他在談論,倒不如說他在對我解釋自己最近究竟有多忙,漸漸地我似乎適應了這種模式,開始會點點頭表示在聽,馬耳東風地在心裡盤算明天早上一起來就攔計程車到車站,回台北後,或許從此以後可以來個避不見面。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坐在行駛的車內看著玻璃外一片汪洋,其實一點也不自在。如果可以,我希望能馬上打開車門,在這個陌生的地帶淋個透濕。不過很明顯,事實是我必須乖乖坐在車內,要高雅要氣質,還得溫柔恬靜。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朝晨,火車遁出板橋,陽光從透明的車窗一路摔進來,驚醒我閉上沒多久的眼皮。

  我打了呵欠,換個方向繼續睡,不管什麼姿勢都不舒服。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精神變得比剛起床時還要渙散。

  當窗戶被綠油油的稻田迅速穿越時,頓時有一種想跳出去擁抱它們的衝動。草皮上有沒有像那陣聲音的柔和讓我跌個滿懷?但除了衝動之外,全身上下就只有睏意。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被孫家崙送回家後,已經一點多了。

  雖然眼皮重得撐不開,還是打起精神勉強洗了個澡,好讓自己睡得安穩。回到房間,習慣性看看手機,沒有未接來電,也沒有簡訊。

  蘇靖堯沒有再和我連絡,這倒奇怪,早上不是還窮追猛打問我要坐幾點的車?剛開始急得跟什麼似的,後來手機開著卻一通電話也沒打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