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來找阿黎拿我要的電影啊,」小喬一副稀鬆平常的樣子,語調雖然輕快,卻涼涼冷冷的。

  「這麼悠閒,Java都寫完啦?」楊清磊反問。

  「對啊,我有槍手咩~」

  「交男朋友囉?」阿黎不明就理地瞎起鬨。

  「是啊,研究所的寫這些都是小case,說有多好用就有多好用。」小喬的口氣展現出極度的玩世不恭,好像故意說給楊清磊聽。

  此時,躺在楊清磊懷裡的我偷偷抬頭,雖然楊清磊緊緊盯著電腦上的英數字串,面容卻隱隱約約有些許掙扎。他是在意的,只是我不懂幾個鐘頭前在我面前呈現尷尬憂傷的小喬,為什麼卻要如此傷害自己喜歡的人。

  「別辜負人家的真心啊!」

  「知道啦,又不會玩得太過火。先走啦,你們加油。」小喬拿走阿黎遞給她的光碟片,轉身扭開門把,突然又停下腳步:「阿磊。」

  楊清磊沒說話。

  「我剛有找你喔!」

  「沒看到,找我幹嘛?」

  「星期天再跟你說。」

  星期天?他們星期天有約?

  為什麼我不知道。楊清磊什麼都沒跟我說,也不會和我計畫未來一兩星期內的約會,總是說星期二歷史課見,不然就隨性打了電話兩個人就碰面,完全沒有等待遐想的空間,當遐想開始染指他的腦海時,我就出現了,久而久之什麼都變成理所當然、唾手可得。

  小喬離開寢室後,楊清磊安靜地打字,沉默得讓我害怕。筱文在哪間寢室?好想和她說話。琇玲不知道回寢室了沒,她一個人會不會寂寞得睡不著?劉皓威的蛋糕……唉,肚子好餓,剛才實在該吃宵夜的……

  我呆呆地巴著被我棄置在電腦螢幕下空隙的手機,好想爬起身,伸手把電話拿來,逃離這個可怕詭異的氛圍。

  天人交戰了幾回,我下意識地挪動身子。

  「累了嗎?」

  「嗯,好想睡。」

  「那先睡吧!」楊清磊調整姿勢,溫柔地擁抱我,在我額頭輕輕印下淡淡的一吻。「明天早上第幾節有課?」

  「如果爬得起來就是有課……」我含糊地打了個呵欠,懶洋洋地掀開棉被就躺到楊清磊的床上,這時我只看得見楊清磊獨自面對螢幕的背影。也許他和我都一樣寂寞,只是我無法抗拒被寂寞吞噬的傷害,選擇接受,卻繼續寂寞。

  那個晚上我睡得一點都不好,第一次知道原來喜歡的人躺在自己身邊一起睡,不但不能安穩自在,還會翻來覆去輾轉難眠,更有空氣貧乏的可能。因此隔天天才剛亮我就醒來,與其說是睡醒,不如說是被額頭欲裂的疼痛痛醒,昨晚挑燈夜戰楊清磊仍舊沉沉地熟睡,對我的移動完全沒有知覺。

  我換好衣服,安靜地收好東西、套上外套,只是簡單梳個頭髮就奔回女宿。先繞到宿舍側旁的洗手檯洗臉刷牙,俐落綁好馬尾才開門進寢室。

  筱文坐在鏡子前吹頭髮,看起來剛洗好澡。

  琇玲的床位卻是空的,床舖整整齊齊,也沒有睡過的痕跡。

  「妳回來啦?」筱文關掉轟隆作響的吹風機,梳梳頭髮。

  「嗯,妳剛在洗澡?」

  「對啊,男生的房間都有一種奇怪的味道,不洗我會一整天渾身不對勁。」筱文皺皺眉頭,看了看我昨晚到現在還沒換下來的衣服,問:「等一下國文課耶,妳不打算上嗎?」

  「頭有點痛。」我說。

  「妳昨天跟楊清磊還好吧?」

  「還可以。」我把提袋隨手丟到床上,坐了下來,遲來的疲倦這才排山倒海地湧上來:「妳呢?怎麼會跟資訊系的……一起啊?」

  「學伴啊。」筱文說:「那不是妳跟琇玲排給我的嗎?」

  「我知道啦。我是說,妳怎麼會,答應去男宿過夜?」套句籃球用語,雖然筱文在愛情上一向習慣『自幹』,不過對於她那套經常掛在嘴邊的原則,我和琇玲可是倒背如流。

  「沒什麼,帶女朋友去男宿寫程式聽說是男十一資訊系住戶的傳統,不成全他們一下好樣就不太給面子了。」筱文聳聳肩膀,「妳很囉唆耶,反正那麼多人在寢室,不會發生什麼危險。那只是滿足男生的面子問題。這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嗯。」我點點頭,筱文一向速戰速決、敢愛敢恨,就算真的被男生欺負,也懂得要對自己好。很少讓人擔心,倒是琇玲……

  「妳沒有看到琇玲回來嗎?」我問。

  「我哪知道?昨天妳們不是一起去看男生打球嗎?」

  「我們是一起去沒錯,可是──」

  「可是妳見色忘友被愛沖昏頭,就跟楊清磊就跟楊清磊回男十一,然後!啊!她就……她就想不開跑去海邊吹風整晚沒有回來?」

  「筱文!」我大吼制止筱文天馬行空的胡說八道:「妳白痴啊?聽我講完!」

  「喔。」

  「我們半路就碰到戴子豪,琇玲就被戴子豪抓走啦!」

  「戴──」筱文瞪大眼睛,噤聲兩秒,斂起原本打鬧的歡樂神色:「妳是說我們班上那個運球過度華麗經常被抄球、罰球會蓮花指的那個……」

  「就是他。」我沮喪地說。

  「邱向筠妳這個笨蛋,怎麼可以隨隨便便讓琇玲跟這種人渣走?!」

  「是琇玲自己說要跟他談的。」我說得很小聲。

  「戴子豪這學期沒抽到宿舍就搬到外面一個人住,要是昨天晚上琇玲因為一個人回到寢室耐不住寂寞,糊裡糊塗打電話給戴子豪,然後被戴子豪帶回家『推倒』!妳!邱向筠,這個黑鍋妳揹定了!」

  「妳、妳、妳不要亂說啊……」我被筱文的氣勢震懾得渾身無力,雙腿癱軟逃也逃不掉,只好轉移話題:「哎喲,妳先幫我搞定我的麻煩,我現在整個腦袋都亂七八糟的,昨天晚上,小喬自己跑來楊清磊的寢室。」

  「男宿本來就沒有門禁啊,何況男十一是公共走廊,妳又不是不曉得。她要闖進去也沒有人能攔她吧?」筱文說:「這種事情有什麼好介意的啊?他們兩個同班,只要有上必修課不就會天天見面?過去就是過去了,如果楊清磊會吃回頭草,那妳還要這種男生幹嘛?」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哎喲,我要從哪裡說起啊?簡單來說,就是我昨天晚上趁楊清磊洗澡的時候偷看她的mail,而且好像……好像被小喬發現了……」我無助得快哭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暖花也開,開花之後理所當然就是結果與繁衍,人被這種氣候惹得心癢癢,連風變得黏答答,四處穿梭在人群間伺機而動。

  準備期中考的夜晚總是特別煎熬,暗黑的夜幕罩不住時間在流逝,原文課本所有的字都看得懂,然而合成一句話就完全看不懂,那些句子合成一整篇課文讓你頭痛,一篇篇課文合成昂貴厚重的原文書,讓你看了就想吐。

  當你悶得發慌,犯賤的手忍不住挪挪滑鼠,想在電腦上隨意閒晃一下,無論做什麼都好。發現 MSN突然跳出一個對話視窗。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同一般男孩的房間,楊清磊寢室的床位和他室友全都一個樣,亂到七葷八素的理工男型貌,顯然資訊系雖然在我們學校臣服於商學院麾下,骨子裡卻仍留著理工學院不修邊幅的「藝術性」血液。

  唉,看了真是渾身不對勁。

  不過愛屋及烏就是這麼回事,不管宿舍再怎麼亂,只要楊清磊坐在那張床舖上就可以是帥氣,至於其他室友清一色窩在電腦前目不轉睛,他們的粗框眼鏡鏡片映出電腦螢幕的微光,好像連伸手開個檯燈都會蹉跎韶光良辰一樣,根本就是宅氣薰天到了極點,真想拔掉他們的電源線叫他們去做點可以曬到太陽的休閒活動。

  「我先去洗澡,妳如果無聊就自己用電腦,記得不要把那些視窗關掉。」

  「嗯。」我點點頭,隨手動動滑鼠,解除螢幕保護程式的電腦顯示出BBS軟體的視窗,讓我連目送楊清磊關上門的耐性都沒有,澎湃的胸口抵擋不住窺視的浪潮侵襲,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平時楊清磊除了打籃球,到底還有做什麼消遣。

  我打開BBS一看,才知道資訊系學生不常出沒在學校官方的BBS,是因為他們老早就自己架了一個系B,方便系內的人聯絡交流,也可以確保系內消息的隱密性。

  既然如此,說不定楊清磊的信箱裡會留有小喬寫給他的信?

  我脫掉涼鞋、盤起腿坐上楊清磊的床舖,信手抓起薄涼被蓋在腿上,確定其他的室友都專心盯著螢幕沒注意到我一舉一動,左手微壓著鼓譟震盪的胸口,右手不由自主地移動鍵盤,迅速移動到楊清磊BBS的收信匣。

  您的信箱沒有任何郵件。

  我被強制退出。

  唉,也罷。像楊清磊這麼個性耿直灑脫的人,好像不容易念舊,所以無跡可循。或許是八卦加好奇心作祟,挖不到什麼新鮮事讓我感到有點失落,等我吁出納口悶氣,才赫然驚醒。我剛才到底在發什麼神經?我竟然,竟然在……窺視別人的隱私。

  就在我心慌意亂的同時,楊清磊的電腦突然發出微微的鐺響,嚇得六神無主的我陡然全身一震、心虛得險些讓心臟蹦出來。

  原來是有人在BBS丟水球過來。

  「幹嘛看信啊?不是都刪掉了嗎?」

  這、這、這、這種……這種口吻,該不會,是小喬吧?

  我急忙連上自己常用的BBS,把眼前這個畫面蓋掉。這時又開始東張西望,明明知道沒有人看得清楚我在幹嘛,我還是唯恐他的室友會不經意發現,更怕楊清磊洗完戰鬥澡就猛然推門進來。

  算了,乾脆裝死到底,搞不好楊清磊也會忽略她丟的訊息,讓剛發生的一切灰飛湮滅。

  等我看看BBS上的文章、調整好心態,換上一身乾淨黑色T恤的楊清磊,才悠緩地回到寢室,把換下來的衣服隨手拋進衣櫃旁邊的大籃子裡,不曉得積了幾天份。

  「嗯,你洗好啦?」我若無其事地給楊清磊一道微笑。

  「是啊。」楊清磊伸了個懶腰,彎身鑽進床舖、迅速繞過我身後就順勢攬緊我。我在驚喜摻半的情緒之中,有一股甜滋滋的心情隨著楊清磊的臂膀緊緊圈繞。「妳如果很累的話就先去睡。」

  「嗯,我不累。」我輕輕依著他,覺得自己幸福到都快掉出眼淚了。唉,為什麼表達愛情的擁抱,還是會讓人不滿足、而且變得更加貪婪、更想靠得緊密呢?

  不過,話說回來,下星期要考微積分!

  唉,早知道就該帶本書來的,剛才看筱文手上抱著課本,果然還是她細心有先見之明,下次不可以再這樣high過頭就丟三落四的。

  楊清磊沒理會BBS,點開Visual Basic的視窗、雙手架在鍵盤上就開始滴滴答答地敲打。

  「阿磊,我問你喔。」

  「嗯?怎麼樣?」

  「我這樣真的不會吵到你嗎?」

  「不會啊。」楊清磊的雙手離開鍵盤,搭到我肩上,然後輕輕啄吻我的後腦杓一記,用只有我聽得到的音量低聲說:「只要有妳陪我,程式很快就可以寫完。」

  「真的啊?」我尷尬地笑。拜託,哪有那麼神?

  「嗯。」楊清磊繼續回到程式語言的建構工程裡,又問:「妳如果真的覺得很無聊,就早點睡吧。」

  「不會啊,只要是陪你,不管作什麼都很有趣。」我甜甜地回應。唉,這種要人命的鬼話到底是誰發明的?要我被半強迫地盯著這些文法不通的英數字眼,到底哪裡有趣啊?

  望著枯燥的螢幕顯示,只讓我倍感疲倦。不過為了讓挑燈夜戰的楊清磊有提振精神之作用,我還是繃緊顏面神經、死命忍住呵欠,就在一片死寂的寢室只剩下噁心的打字聲和主機轟隆隆運轉的聲音時,寢室門毫無預警地被打開了。

  奇怪,大家不是都回來了嗎?況且現在都三更半夜了,怎麼還有人來開寢室門啊……我昏昏欲睡的腦袋被咿呀作響的門吵得隱隱發疼。我懶洋洋地窩在楊清磊懷裡,完全不打算接收外界雜亂的干擾訊號。

  只是楊清磊還是稍稍挪動了一下肩膀,轉過頭去一看究竟。

  「哈囉,阿黎我來了!」後方出現爽朗熟悉的女聲。

  女孩子?等一下,現在不是一點半了?怎麼還有女生出現在……

  「喔,小喬妳來啦?」那個叫阿黎的室友探出頭來。

  這耳熟的聲音果然是小喬!

  「噢,阿磊?你也回來啦?」小喬轉向楊清磊這邊的床位,看見我也沒表現出什麼詫異的神情。畢竟在宵夜街老早就打過照面,相對也就見怪不怪。

  「妳來幹嘛?」楊清磊的聲調平平淡淡地,沒有什麼起伏。

  這時,我把視線移到螢幕上,一遍又一遍地讀著那些我看不懂的程式語言,左手在空氣中胡亂揮動、摸索,始終找不到能讓我緊緊握住的,楊清磊的手心。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曾經說過,他無法為任何一滴眼淚作什麼補償。所以楊清磊只是淡淡地替我抹掉臉上的淚珠,傳遞給我一道『人不是我殺的』眼神,沒有再表示什麼。

  我當然不會脆弱到直接通報他,小喬前幾秒曾經出現過的消息。吃完燒仙草、我們漫步穿越宵夜街的時候,我只是默默地抓緊他的衣袖。

  我好喜歡好喜歡這個人,雖然我喜歡得莫名其妙。

  我們是真的在一起了?對不對啊。

  他一直看著前方,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的眼淚滴得進他的心裡面嗎?

  為什麼一點熱戀中的感覺都沒有?

  這些問題的答案我全部都想知道。

  「阿磊。」要離開宵夜街的領域時,我扯扯他的衣服:「我打個電話。」

  「嗯。」他沒有多問。

  我從手提包中拿出手機一看,竟然有十八通未接來電,當然,那是劉皓威的索命連環call,此刻突然有很濃厚的疲憊壓上我全身。見色忘友雖然正常,不過罪惡感總是難免的。我按下琇玲的電話。

  「喂?」琇玲的聲音有很濃重的鼻音,音量也很小。

  「琇玲,你在寢室嗎?」

  「我還沒回去,怎麼了?」

  「喔,我現在在宵夜街,要不要幫妳帶什麼回去?」

  「呃,應該不用。」

  「那先這樣囉,掰掰。」我說。

  「嗯,掰掰。」

  要不要打給筱文呢……?算了,她晚上出去約會應該會吃到飽才回得來。我關上手機蓋,把電話放回包包裡,勾起楊清磊的手,繼續往前走。

  「還有想要去哪邊嗎?」直到靠近車棚,楊清磊問。

  「嗯,沒想到,你有想去哪嗎?」

  「那就陪我回宿舍吧。」

  「唔?」他說得順理成章,讓我嚇了一大跳。不會吧?這、這、這麼快就要──?我都還沒準備好:「要、要做什麼?」

  「陪我回去寫程式。」他淡淡一笑。

  「喔。」原來是寫程式,對喔,學理工的好像每個都很忙,常常要交程式作業什麼的。好吧,寢室裡面還有室友,楊清磊再怎麼色膽包天應該也不會隨便亂來。「那,你會寫多久啊?」

  「可能會寫整晚。」

  嗯,明天是星期五,只有早上一、二堂和下午七、八堂有課,那早上的國文課……就直接翹掉好了。

  「那我去的話,會不會吵到你?」

  還是要幫忙端茶水、按摩、整理房間什麼的嗎?

  「不會。」

  「欸這個,可……可以是可以,可是我、我、我要回去拿東西。就是洗面乳啊什麼的。」我只顧著興奮,說起話來都結結巴巴。對了!還要拿牙刷牙膏,要是夜深人靜興致一來卯起來玩親親,口氣清新才不會殺風景。好吧,帶個盥洗用具去他那邊。

  「我陪妳回去。」楊清磊緊緊捏了捏我的手。

  我們一路慢慢晃到女宿門口,現在是晚上十點二十,有許多男孩子在樓下等著送宵夜的對象下來,我大致瀏覽一遍,竟然發現劉皓威也在裡面!

  該不會,他要把抹茶紅豆送給我當宵夜吧?

  雖然說吃他做的蛋糕不會危及生命,可是,可是他怎麼可以挑這種時候出現呢!現在有楊清磊、楊清磊耶!好,我決定今天晚上躲他躲到底!

  就在我準備要低調通過女宿前的大廣場,劉皓威很不識相地衝過來拍拍我:「嘿,邱向筠?」

  「嗯?唔,噢,是你啊。怎樣?」我裝傻,另一手緊緊拉住楊清磊。

  「喔喔,楊清磊你也在啊?」

  「你來這邊幹嘛?」我和楊清磊異口同聲。呵呵呵,好害羞喔,真是有默契得令人臉紅心跳呀。

  「喔,我找她呀。」劉皓威指指我。

  「廢話,你來這邊不是找她難道是找我嗎?」楊清磊立刻跩跩地消遣他,「我的意思是,你找她幹嘛?」

  「哎呀,原來你是問這個,說清楚嘛!」劉皓威還是嘻皮笑臉地在打哈哈,對於楊清磊臉龐冷冰冰的線條一點也不為所動:「因為她沒上社課,我想說把今天的成品拿給她。」

  「社課?」楊清磊轉過來問我:「妳跟他同社團?」

  「我,啊!沒有,我又不是正式社員!」我馬上否認,眼角的餘光卻瞄到他手中透明盒子裡的抹茶紅豆蛋糕,天啊,怎麼一副很好吃的樣子?真是捨不得……劉皓威,今晚是我對不起你,但請你務必要替我留一份啊!

  「喔。」

  為了不讓劉皓威再胡作非為下去,我隨即轉移話題,甜甜地說:「阿磊,我先上去拿東西,你等我一下喔。」

  「嗯。」楊清磊微笑點點頭,傳給我一道『這傢伙我幫妳擺平』的眼神。

  回到寢室,打開門房間是一片漆黑,我望著筱文和琇玲空盪盪的床位,心裡面突然空虛得像被掏空一般。窗外也是一片漆黑,沒有任何的光點飛進來,我只好認命地打開電燈,在黑夜中的銀白色線條就全部消失不見了。

  讓人很不習慣的安靜,琇玲和戴子豪還好嗎?我突然很擔心,雖然我覺得戴子豪很多行為著實令人不齒,然而琇玲似乎真的挺喜歡他……算了,這些都是我無法干涉的感情事。

  我拿出手提袋,放進化妝包、牙刷、還有毛巾跟衣服,前後時間不到三分鐘。關上寢室門前,我停下腳步,忍不住迴過深去。當然,並不會有誰叫住我或者看到誰的身影,只是太不習慣這樣奇怪的氛圍。

  鎖好門後,我慢慢走下樓。

  送宵夜的男生已經換過全新的一批,劉皓威不在那邊,只剩楊清磊。

  「我好了。」我笑著說。

  楊清磊的手上是空的,嗚嗚嗚,我的抹茶紅豆飛走了。

  「走吧。」這一次,楊清磊牽緊我的手,十指密合地交扣,此時我已經逐漸適應他掌心的溫度。

  從女宿走到男七的路程大約要繞過半個校園,校內又規定不準騎機車,我們散步了將進二十分鐘才抵達。

  楊清磊的寢室在三樓,果然和傳言中說的如出一轍,男七舍的走廊上、交誼廳、各寢室都會有女孩大大方方地進進出出。

  就在我們轉彎準備進入走廊,高跟鞋叩叩叩叩的響聲讓我好奇地轉回頭去,眼前閃過一張熟悉的女孩臉孔,下一秒就只看得見她的背影和身上的衣服。女孩的手放在另一位高挑男孩的外套口袋裡,往另一邊的走廊移動。

  「欸!」我停下腳步。

  「怎麼了?」楊清磊聽見我發出聲音,一臉狐疑。

  「筱文!」我忍不住大喊。

  「向筠?」筱文也很是驚訝,她身旁的男孩,我好像在劉皓威傳給我的照片中看過。

  「嘿,阿揚。」楊清磊用下巴和那男生打打招呼。「帶女朋友回來寫程式?」

  「嗯。」盧子揚也用下巴指指楊清磊,以茲回敬。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