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說什麼?妳沒事看楊清磊的mail幹嘛?」筱文馬上又鬼吼鬼叫起來:「這樣很缺德耶!」

  「就是想看啊……」我心虛地瞟瞟眼睛,「好奇心本來就是很難控制的好不好?!」

  「缺德就是缺德,還用好奇心來脫罪啊?那是個人隱私耶,不是我愛說,妳這件事情真是太靠北了啦!」

  「我只是想知道,他們到底為什麼分手,如果可以,我就可以避免自己犯這些錯。」我托住下巴,沉重地嘆口氣。

  「結果呢?」筱文湊過來:「研究出什麼心得沒有?」

  「結果裡面根本就沒有信!最失敗的是小喬還發現我在看信!她在使用者名單上,一直觀察楊清磊有沒有動靜,發現他動了,就馬上傳訊息過來!」

  「哇靠,這女人也太閒了吧?都分手了還成天盯著前男友幹嘛。」

  「所以後來她跑來楊清磊寢室,我真的是嚇到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我說。

  「那楊清磊到底知不知道?」

  「唉,就不知道啊!我現在覺得好煩好想哭喔,怎麼辦啦?」我整個身子趴上床舖,尖聲喊了一下,拉起薄涼被的一角遮住半個臉,然後放鬆四肢,疲憊就突然湧上來。

  「先想想琇玲啦,我挺擔心她的。」

  雖然很擔心,然而琇玲的手機整個早上一直都沒有打通,我們知道她習慣手機不開鈴聲震動,卻也沒有接到回電,由於無心上課,我和筱文翹掉了國文課,筱文說她想把她的歷史報告做完,我則溜到社辦。

  劉皓威並不在那,社辦裡有幾個我不認識的女孩子在聊天,我在鋁門上的玻璃窗外探頭探腦一下,只好趴到學生活動中心的走廊欄杆發呆。曾經有幾度衝動想打給楊清磊,最後這股想望卻被稀釋掉,連打好的簡訊都被我刪得一字不留。

  人在大學,抽掉了社團或者球隊之外,好像就只剩男朋友是唯一可以耍任性的對象。要不是琇玲筱文和我同班、住在一起,否則她們大一上時那種迅速墜入愛河的行為,實在讓我不齒。

  過完第一堂課,無心辦事的筱文也跑來社窩這找我。就在筱文出現的前夕,劉皓威也恰巧從遠方暗暗的走廊盡頭冒出來。

  「劉、皓、威~~」一見到他的身影,我隨即扯開嗓門,拖長音節喊住他:「我肚子餓了,我要吃東西啦!」

  「這個請求,並不是不可能。」劉皓威走到我身旁,站定,賣關子似的沉吟半晌,重新對焦在我的雙眼上:「但是很難。」

  「幹嘛用這種認真的態度?為什麼很難?」

  「因為……妳,上次晃點我!!」

  劉皓威一臉哀怨,入戲太深竟然動手扯了扯我的上衣下擺,讓我內心一驚,瞥開視線、趕緊佯裝下意識慌亂揮動右手、輕易打掉他如此曖昧的舉動。不料,劉皓威卻絲毫不為所動,頑皮的手又重新伸出來抓住我的衣擺,此時活動中心走廊空盪盪的、四下無人,令我再怎麼試圖裝傻,也不禁感受到如此詭譎的曖昧氛圍。

  而在我腦海中,楊清磊俊俏的臉孔突然變得好清晰,卻也如同他的冷漠,遙遠與冰涼。我在楊清磊的面前想起劉皓威富具喜感的鮮明輪廓,現在則是在劉皓威若有似無的曖昧中,想起總是楊清磊的神秘寒冷。

  就在我困惑得天旋地轉時,筱文的出現解救了我。

  「向筠!」

  「妳來啦?」我慶幸筱文在無意間為我解圍。

  「他是……?」筱文只要在有男生存在的場合,身體機能自動會約束她輕聲細語、戴上氣質溫柔的的可人面具。

  「他是劉皓威,資訊系公關。」我轉向劉皓威:「這是我室友,范筱文。」

  「哦~你就是那個無腦──」筱文才說到一半,我隨即察覺她的話中可能出現危險因子,因此快狠準迅速出手、摀住她的嘴阻止她說下去。

  「兀……兀───」筱文被我摀得喘不過氣來,飽滿細嫩的嘴唇在我的手掌中死命掙扎,只能發出悶聲單音。

  「無什麼?」還好劉皓威沒聽清楚。

  「沒事!」我這才慢慢鬆開手。

  「邱向筠,妳幹嘛突然摀我嘴巴?」筱文皺皺眉。

  「欸……」我擠擠眼,拉近筱文跟我的距離,低聲說:「等一下再跟妳說。妳想不想吃免費的提拉米蘇、抹茶紅豆、巧克力慕斯?」

  「要要要要要!」筱文驚喜得瞪大眼睛,露出興奮異常的笑容。

  「劉皓威,我室友說如果你請我們吃蛋糕,她就跟你約會!」

  「啊?」劉皓威被這天外飛來一筆搞得滿頭霧水。

  「快啊,拿出男人的魄力!別說經濟系不給你機會!」

  「如果不方便的話就不用麻煩了。」筱文故作體貼地應對劉皓威,配合我的一搭一唱,用客套機降法等待劉皓威向我們獻殷勤。

  但無奈我們失策了,精打細算就是沒料到,劉皓威是個頭腦簡單的傢伙:「那就太好啦!妳看,妳室友並不想吃蛋糕!而且妳們如果把蛋糕吃完,我今天就沒晚餐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