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高顯方思索著葛瑞宏不經意的提問,在他呼吸喘息的分分秒秒,以

一種單調而發散的軌跡繞著迴圈。向來別人只會問他為什麼拍照,卻從

來沒問過他喜不喜歡。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千虹看看手錶,一點十分,她以為自己已經遲到,想不到打開社

辦竟然是空無一人。放眼望去只有兩捲粉彩紙,那還是她早上採買完匆

忙丟在這的,卻原封不動,表示完全沒有人進來社辦過。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快就到了開學日,儘管每門課確切的學生名單尚未底定,還是有

一群選不到課的學生,為了加簽早起到學校,搞得一片兵荒馬亂也是正

常。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怎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沈紹恩撒了謊,還是感到有些心虛,

也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午間,沈紹恩在校鈴響後才踏入校園,剛起床沒多久的他摸著扁兮

兮的肚子,一路縮到共同大樓的地下室,沿著超商外的走廊拐個彎,就

是學生餐廳。雖然暑假沒營業,仍有一群男孩子聚在大螢幕電視前看球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顯方橫臥的身子無聲無息地被帶入向日葵的花田,他還記得那是

一個寒風凜冽的冬日,陽光輻射的強度只有在照片上的光斑才得以示現,

長髮飄逸的小尹背著光,細緻的臉上只能看見黑色的模糊。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要不要喝茶?」

  「喝什麼?」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嗯?」被掛電話的高顯方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他由這間學校攝

影社的專屬暗房走出來,趴在活動中心走廊的欄杆上,看了看手機訊號,

滿格。「怎麼搞的?」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晚,李千虹憑著她先前在葛玫琦手機內翻找通訊錄的印象,打電

話給何建鵬。由於她感覺到葛玫琦有意避開核心問題,決定先聽聽另一

方意見。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用餐過程,李千虹一直想找機會將沈紹恩拉出來單獨對談,不過

在葛玫琦的調侃之下,完全一籌莫展。她只好緩下步調。吃完飯後,沈

紹恩接到球友的電話,因此率先離開,高顯方端著碗盤進廚房整理,客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窗戶外的陽光穿透綠葉縫隙,把熱氣也貼到房間裡,沈紹恩翻了翻

身子,明明知道太陽曬屁股,卻還是貪戀著床鋪的柔軟。他已經醒了,

但沒有計劃的中午、以及昨晚的友誼賽激戰過境,使得疲累的他一點也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顯方原本想將這口氣壓抑下來,卻不經意地看見李千虹狠狠的那

一瞪,讓他的憤怒如脫韁野馬衝口而出:「我又沒做什麼,隨便看一下

妳有必要計較成這樣嗎?如果妳還在意上次關到電燈的事,我除了抱歉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千虹和余介霖提著行李和相機走出火車站,租好摩托車、拿起地

圖開始討論路線時,天空突然掉下大顆大顆的雨水,迅速滴濕了廣告紙

質料的地圖內頁,他們只好冒著細雨、先找到旅館。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共三天內,高顯方前前後後約了九個房東看房子,他將地址、坪

數、房屋配備、生活機能、房價,以及該間房的細節備註寫在筆記本中。

晚上到酒吧打工前,他在吧檯攤開筆記本,一邊吃便當一邊研究。他刪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盛夏中行駛的火車有個興趣,就是敞開車門,蒐集與釋放來自各處

的人,再搖搖晃晃地拖著長長的尾巴跋涉。總要等到經過下一個月台,

才知道自己的家已經被甩到更遠的後邊去。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此篇文章是承接上篇,〈文藝營帶來的小小省思〉一文,寫完那篇文章後,我
發現該文只是針對純文學對網路小說批判所作的即時反彈,卻相對地簡略網路小說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暑假終於偷了個空閒參加聯文藝營。不過促成我去文藝營的動力,
已經由寫作引導,變成Giddens 與8P作家追星運動。高中時代翻閱雜誌的文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前一天,李千虹臭著一張臉,將手機還給葛玫琦。悶著心頭沉重的

氣息,在騎車外頭晃了很遠很遠,直到夏天的暮色完全暗下,她才乘著

高山的夜風,慢慢回到住處。由於心情實在不好,她於是打了通電話給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顯方不知不覺就在暗房打發掉漫漫長夜。他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找

到在酒吧拍到的女孩照片。雖然說影像的構成早已在底片裡成形,然而

暗房的沖洗,則可視為一種重新解構的『再製作』。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玫琦,我很愛很愛,很愛妳。」何建鵬開始感到害怕。

  「我就知道你愛我。」葛玫琦開心地笑了,卻還沒有放開手。

  「玫琦,妳弄痛我了。」他小心翼翼地說。




  「弄痛你有什麼了不起?」她失控崩潰地大吼起來:「你還不是常

常把我的心弄得很痛很痛?我一聲都沒有吭,我這樣真心愛你,你還說

痛!」

<</body>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