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完這兩堂通識課,就是空虛難耐的Friday Night了。眼睜睜看著通識教室內的人一個接著一個走出去,每個人耳畔都黏著一支手機,似乎都在計畫週末的狂歡。

  你收拾好東西,抱著課本前往系學會社辦。又是一群不想提早回家的單身男人,成群窩著,一邊打牌一邊打嘴炮,打嘴炮固然有趣,但是這種行為就像酒後亂性,事後回想只會覺得自己那些亂七八糟的話簡直絕頂下流。

  就在嘴炮打得正起勁時,和你們同班的閃光班對男生抱著課本、神色匆忙地走進系學會社辦,而她的女友懷中正抱著一頂安全帽,看他們倆著急如焚的樣子,肯定是準備要共渡春光旖旎的週末。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話不說,你咬緊牙關、逆著陡險的急流波爬回通識教室,悄悄地從後門潛入,發現剛才卡位的男生們似乎都走了,空出了幾張位置,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高跟商院妹還是沒有人坐!

  事不宜遲,趁教授轉身對黑板寫字,你躡手躡腳地混進去,由於你的舉止十分滑稽,因而吸引眾人的目光。彷彿穿越萬重艱苦,你終於來到高跟商院妹的面前,屏氣凝神將手掌壓在空位的桌面,垂下視線──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傳聞中,大學有著你不得不去的三門課:「社課、翹課、通識課。」

  為什麼這三門課非去不可?

  自從你前陣子糊裡糊塗和系上的曖昧對象—羊咩妹,傳緋聞傳得滿城風雨後,怎麼還能把目標限制在唾手可得的系上女生呢?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