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當雨季結束時】2003 (4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天擎原本想發動汽車揚長而去,不料,引擎蓋上竟然大剌剌地蹲了個人影,趴在車頂上賴著不下來,讓天擎要開也不是、不開也不是。

  「下車!」外頭的黑影厲聲喝道,還拿了萬用鑰匙之類的工具,在車外的鎖孔撬挖著。不一會功夫就打開車門,硬拉天擎和筱文下車。

  「很囂張嘛,你們……啊?」男子有些壯碩,挑釁地睨視天擎。又看了看筱文,「這小妞看起來還挺不錯的,給我玩玩好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很快進入冬天,筱文在二類組課程的數理化疲勞轟炸下,被壓得喘不過氣,一直沒有和天擎聯絡,直到聖誕節晚上,一輛深藍色的轎車很準時地在六點半停在筱文家的硃砂色門口等候。

  筱文從窗檯看見車影,趕緊查看自己是否打扮得盡善盡美,爾後三步併作兩步地跑到樓下。她穿著乳白色的長袖休閒上衣,深藍色的牛仔褲將她漂亮的臀型襯托得淋漓盡致,還有頸上銀項鍊的畫龍點睛,加上神采飛揚的神情,彷彿整個人都在閃閃發亮。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放學後,筱文到了肯德基,點好平常吃的東西,坐在老位置。雖然課本擺在眼前,她卻一個字也沒讀進去。CD隨身聽裡正放著輕快的歌,她卻一點也愉快不起來。

  突然,筱文感覺右耳的耳機被人拔走了,她抬頭一看,是克霖:「難得妳讀書會聽搖滾樂,這個世界變了。」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日,匆匆回到家後,建勳已經去補習,筱文的眼睛雖然還有點腫,但還不至於到黑輪的地步,再加上今天下午有人人聞風喪膽的物理課,她在鏡前微微按摩了眼部,儘快梳洗,換上制服搭車上學。

  到校時,剛好是午飯時間,班上只剩一半不到的同學三五成群地在吃飯,她看了克霖的桌位一眼,沒來,不禁心生疑問。今天要教運動學,這傢伙存心找死嗎?還是想跟物理老師展現他的天賦異凜?那本灰皮書連她研究了很久還是有看沒有懂,克霖竟然敢翹?

  「喂,妳發什麼呆?沒看到我是不是?」若悔雙手抱胸,不知何時已經來到她面前。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幸虧莫晨和天擎的住處離交大不遠,否則光是扶著天擎走一條清交小徑,就已經夠讓他們精疲力竭了。

  進到房間後,筱文沒有吭聲,天擎淋了大雨,發燒得好厲害,她一言不發地幫著天擎擦身體、換衣服、墊冰枕、吃退燒藥,還不斷為他換毛巾。在寂靜的夜晚,莫晨愣在一旁沉思,不斷在道歉與沉默之間掙扎。筱文聽到的只有天擎發燒時斷斷續續說的囈語。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到火車站,莫晨幫筱文買了票走到月台,一道令筱文意外的身影,在空盪盪的月臺,坐在候車椅上打盹,似乎是在等著筱文。

  「克霖?!」筱文訝異地喚醒克霖。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強號火車一路搖搖晃晃,筱文原本就起了驚濤駭浪的心情,自然也四處擺盪不定。

  她不明白,莫晨口中的「出事」到底是什麼?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日黃昏,如同往常,筱文和克霖在速食店K書。唸到一半,筱文又突然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接著,又輕輕嘆了氣放誰書包。

  「怎麼了?有簡訊嗎?」克霖抬頭。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晚上十一點,莫晨沒睡。柔軟舒服的單人床卻令他輾轉難眠,看著天花板,他不知道自己在發什麼神經。他想將筱文擁在懷中呵護,溫柔的程度絕對不亞於天擎,但筱文的眼神始終只飄向天擎,他知道,自己沒有辦法讓筱文喜歡他。

  如果,當時是他先去圖書館,那,筱文還會喜歡身為配角的天擎嗎?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暑假過了,高二自然組學生正式進入水深火熱的階段。相較於高一那種考前閉關一個週末,還可以抱到佛腳的讀書方法,高二每個學生無不紮紮實實地抱著傳說中的灰皮書,用功地算起物理。每個看起來,總是一副蓬頭垢面、不修邊幅的樣子。連筱文這種被譽為天才型的學生,每天也都是帶著熊貓眼來學校。

  天擎一直在等。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是輕快的「綠光」,打斷了正在為數學題目苦思的克霖。不過不是來電,是簡訊。

  真是怪了,打他換門號以後,知道號碼的就那幾個,那幾個人應該都不會傳簡訊才是啊!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呵~」難得早到的克霖,頂著一頭衝冠的怒髮漫步進教室,黑皮鞋很囂張地與地面發出「其其扣扣」的聲音,像是不怕老虎的初生之犢。

  難得的清靜。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天的早晨六點,天擎帶著簡單的行李,穿得一身輕便,莫晨隨同天擎來到月台。

  「總之,還是謝謝你抽空送我來。」天擎說。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午休鐘都打了,妳還不回去嗎?」

  溫柔的嗓音如淡雅幽香隨流動的空氣飄來,喚回沉思中的筱文。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晨,筱文來到學校,一如往常對班上的女同學打招呼,那些被稱作是「呂敏思死黨」的女孩們,雖仍笑吟吟地對她道早,然而卻多了幾分的疏離感,這讓筱文不解。不過先前有了若悔的忠告,面對她們這樣的態度,有心理準備的筱文也不以為意。

  早自修下課,遲到成性的克霖才鬼鬼祟祟地繞過正在和隔壁班導師聊天的班導,趕緊鑽入教室,卻也不忘丟一只罐裝咖啡給筱文。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快地,筱文摸熟了BBS,在網路上和Nathan通信越來越頻繁,第一次交網友的她,心中有說不出的新鮮感,在漆黑的螢幕中,她的雙手總能不由自主地打起字,把一天下來的心情誠實毫無保留地傾倒而出,或許是一般人交網友的共通感受,但也有可能是Nathan帶給她那樣的舒服寬心。

  然而這些通信內容中,往往是Nathan問候、筱文回答。Nathan很少談及自己生活的瑣事,更遑論與她分享自己的心情點滴,偶爾筱文問及也只是回個『普普通通啦』帶過。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筱文沒有因此刻意與克霖劃清界線,只是更加注意茜庭的一舉一動,茜庭從來沒有跟筱文問起克霖的事情,這讓筱文心裡更不舒服。她不喜歡這種不坦率不明確的感覺,更討厭自己明明知道茜庭是別人的眼線,卻得假裝什麼也沒發生跟她說話。

  輔導課的第一次電腦課,計概老師拿著麥克風,口沫橫飛地講解Visual Basic的程式寫法,認真的筱文還拿起筆記本埋頭狂抄,讓坐在她身旁的茜庭莞爾笑著。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筱文沒有因此刻意與克霖劃清界線,只是更加注意茜庭的一舉一動,茜庭從來沒有跟筱文問起克霖的事情,這讓筱文心裡更不舒服。她不喜歡這種不坦率不明確的感覺,更討厭自己明明知道茜庭是別人的眼線,卻得假裝什麼也沒發生跟她說話。

  輔導課的第一次電腦課,計概老師拿著麥克風,口沫橫飛地講解Visual Basic的程式寫法,認真的筱文還拿起筆記本埋頭狂抄,讓坐在她身旁的茜庭莞爾笑著。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沁心涼爽的夏日深夜,很多事情虛假得像稍縱即逝的流星,在筱文的驚訝過後,她沒有向任何人提及,面對莫晨對她示好的舉動,她始終無法坦然釋懷。

  營隊結束後,筱文搭著另一班車回家,刻意避開莫晨。在心裡她非常懊惱,無端被佔便宜,沒有人會是愉快的,她想找若悔吐苦水,卻被理智回絕,這可是攸關若悔的感情事件,搞不好還會變成兩面不是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庸置疑,莫晨和筱文去的是同一個營隊。學員一共一百二十個,每組十人,五男五女,當然,工作人員為避免舊識夥伴組小圈圈使人有落單現象,同鄉的學員通常都會被打散,筱文和莫晨分別在第一和第五小隊遙遙相望。

  第一次參加營隊,筱文玩得很盡興,第一天晚上已經累癱。不過同寢的女孩剛好都是升高三的準考生,個個不是抱著數理算,就是猛K化學,筱文恨不得若悔就在身邊,可以吱吱喳喳地聊些屬於同輩間的話題。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