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只在黑暗中愛你】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電話打斷將我自迷思中喚醒,我驚愕抬頭,已經兩點多了。果然是週末凌晨失眠症候群,我自嘲。順手把電話拉來放置自己身上,我已經有點恍惚,講話也略顯迷糊:「喂?〈透明人〉播完了啊?」

  「我沒看。」他說:「我剛剛打給她了。」

  「嗯。」懶懶地應聲。

  「我問她到底想怎樣,然後…銬!她跟妳說的一模一樣,我看妳可以擺攤子算命了。」

  「我擺攤子?那你幹嘛?點鈔票啊?」

  「我來幫妳打美男牌拉客人。」

  「神經病,你們的事情到底怎樣了啦?」不只是朋友上的關心,我自己也好奇。

  「我給她兩條路:第一個,我們斷得乾乾淨淨,連朋友的來往都不允許。」

  「你真狠,一定是從我這偷學去的對不對?」我吃吃笑著,「女人要是友情線都被封鎖了,那簡直就是沒戲唱嘛!哈哈……第二條咧?」

  「第二條就是繼續和我在一起,除非我膩了,要不然不可以分手。」維倫笑得好賊。

  「你妨礙人權喔~不怕她反咬妳啊?」

  「以她的個性第二條她當然是不放在眼裡啊,所以當然就選了第一條,本來還問我有沒有維持現狀,然後我問她為什麼,她就全招了,她以為這是在維持兩岸和平啊?我才不吃那套,花錢又傷神。」

  「哦……」我翻個身,趴在軟軟的沙發上:「所以,你又單身囉?」

  「沒、錯!」聽起來還挺痛快的嘛。

  我斜著眼,往他家窗口瞄去:「你該不會等這刻很久了吧?」

  「哪有?」他否認,「偶爾讓笨女人難過地哭一哭。」

  「沒人性,那寂寞的女人呢?」我挑挑眉毛,咬著下唇。

  「有個寂寞的男人正要去找寂寞的女人,」他話中滿是笑意,「然後來個出其不意。」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我和維倫結識的這十年間,我們幾乎是無話不談,我們可以聊我的生理期、研究如何運用女人欲擒故縱的心理把故作矜持的美眉搞上床、如何剝削壓榨凱子口袋裡的鈔票。當然,我們也會談些正經的,我們喜歡村上春樹、創作、電影、The Cranberries,連偏好的保險套牌子都一樣,唯一的差別大概就是他能用而我不能用而已。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喂?」重播太多次的〈慾望城市〉擾得我昏昏欲睡,卻又不甘於被窩中一個人的寂寞,沉悶的電話鈴聲猛然鑽入我耳朵,恰巧讓我找到黑夜的生機。


  「嗯……」我懶洋洋地回應,習慣性地到牆邊倒立,使自己更有精神和他哈拉。


  「妳睡著啦?」聽起來他還蠻有精神的。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