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非法移民】2009 (4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非法移民


這幾天收到《非法移民》的封面,
將在9/6由商周出版社出版唷!
至於博客來網路書店的目錄頁面也出來了,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46548

我個人很喜歡這次的封面,不曉得大家覺得如何呢?
讓大家等了這麼久,終於有新作品發行,內心百感交集

《非法移民》是我從2007年寫到2009年的作品,是我的第十一本長篇作品,
他跨越了不長也不短的兩年歲月,為了讓這個故事更動人,在出版前我有做了不少細微的調整,
所以跟blog上的版本不盡相同,大家也可以比較看看有何差別~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很久以前,天使眷戀陽光,惡魔貪戀星辰,而隔絕世界的,分辨不出是

黎明還是日落。而也許世界從來不曾清楚的被隔絕,否則天使不會看見惡魔

的虎牙,惡魔不會看見天使的羽翼……




  否則,她們不會發現惡魔擁抱夢想而天使選擇現實。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非法移民這本書寫了兩年,既然沒修成正果,當然,
沒有永久居留。(笑)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兩天我總是在對身邊的男人說再見。

  先是雷、再來是徐靖,現在力瑋……好像也註定了分別。


  回家關上門後,不顧汗流浹背地躺上床板,開始整理自己的情緒。其實我

根本不敢回想這個激情、或說煽情的吻到底有多美妙,更不敢擔心以後吻不到

了怎麼辦,只是我發覺自己艮古長存的原則與堅持正一點一滴地崩壞。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身疲憊,黃昏把街道的盡頭拉得好長好遠,塞滿課本和活頁夾的包包沉

甸甸,扯得我原本就驚惶失措的步伐更凌亂。


  走回學校就看見力瑋待在籃球場邊的長椅上,周凱不在。


  暑假的校園仍舊空空蕩蕩,我走近力瑋,或許是內心五味雜陳,我讀不出

他的表情。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十一歲大壽在我大學最好的兩位朋友以及一位突然亂入的舊情人進貢後,

回歸平常生活的軌道,可悲的是,身為正牌男友的徐靖什麼表示也沒有。


  時間花在哪,從這裡就可見一斑。與其不厭其煩地經營徐靖的愛,我寧願

選擇力瑋的灰色友誼,大概是我行我素的報應。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切了巧克力蛋糕,和力瑋邊吃邊聊繼續不著邊際的話題,夏夜的風依舊

是暖,輕柔地搔過遍地角落。



  「欸,力瑋,我突然好想去墾丁。」我說。

  「還真的是很突然,妳幹嘛?想到啊?」力瑋敲敲我的頭。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哇靠,還有玫瑰花!」力瑋突然發現被我扔在床上的玫瑰花,揚著嘴角

似笑非笑:「真是個有情調的傢伙,不像我,女孩子生日我只會獻上三牲四果。」



  「三牲四果?你是要拜天公啊?」我冷冷翻個白眼。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在哭泣,除了哭以外,完全無法說出完整的字句。


  「唐弗嘉?」空氣中還在振動著力瑋沉沉的音頻:「是妳嗎?」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喂?」我在一片兵荒馬亂中接了力瑋的電話。

  「嘿,妳在家嗎?」

  「嗯,在啊。」力瑋的嗓音奇蹟似地驅散我的恐懼。

  「今天是妳生日吧?沒跟徐靖出去嗎?」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一句話:『神不擲骰子。』意指世界上所發生的任何事

都是命運的安排,絕非機率或偶然。



  雷出現的點不僅過於巧合,他帶來的生日驚喜更體貼得令我發毛,軟弱的

我很輕易地為這段原本就難分難捨的舊情傾倒,快停滯的鼻息讓我的胸口焚燒

成災。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不得不承認力瑋不著邊際的玩笑會給我一些來路不明的勇氣,好比說,

分手。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徐靖冒著滂沱大雨走了,他的堅決強烈得讓我無法撼動。夜涼如水,我的

寂寞隨著與低敲打屋簷的聲音作響。望著被扔在一旁的手機,信手摸過來打了

電話給力瑋。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在妳家樓下。」徐靖低沉的嗓音像大提琴傾瀉而出的旋律,暖暖又溫

柔地包圍了我。

  「嗯,等我一下,我下去幫你開門。」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妳回到家了嗎?」

  「嗯,我在走廊上,準備回房間了。」我說。



  「我不是要緊迫盯人,只是想說時間很晚,妳說要打來卻沒打來,我擔心

所以打來……」徐靖的尾音越來越無辜。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那麼幾秒鐘,我對要不要接雷的電話猶豫不決,所幸阿杏的哭聲一直在

眼前等待我的寬慰,將我拉回現實,我還是選擇原本的方式,試著去忽略那些

太強烈的回憶。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要去哪?」他追了上來。

  徐靖的腳步聲一直在我身後發響,我的心臟也隨那節拍跳動著。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那個人先走了唷。」小麗察覺我四下搜尋的目光,嘴角得意地一揚。

  「哈,妳在說什麼?」我撇撇嘴,不想當回事。

  「學姐,他到底是誰啊?那個人剛剛也一直在看妳!」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坦白說這幾天,劉力瑋的行為舉止都怪怪的,有時候明明不是他補習

的時間,他也不太接電話,然後我打芝庭的電話,她也沒回。」小麗忿忿地

轉頭看我,她的眼神裡燒著熊熊怒火:「學姐,一次兩次就算了,他們這樣

三番兩次的消失,誰不會懷疑啊?」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阿杏來睡過我房間幾次,她總說我的房間有種特殊的魔力,可以令她沉

穩地入睡,看來徐靖也無法倖免地安眠。天亮的那剎那,書桌上的手機嘎嘎

響,我小心翼翼地移開徐靖緊抱我的手臂,起身拿出手機察看。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