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下午因為睡過頭,頭一次補習遲到,等我匆匆趕到教室,原位已被

春季班的旁聽生佔走,只好認命地在坐最後面找位坐,心不在焉聽課的同時,

遠遠瞥見力瑋的背影。事實上,昨天和力瑋短暫的單獨爭吵讓我徹夜反覆思

索,因為不耐和嫉妒,我已經傾洩出太多超越友誼的情緒。



  劉力瑋,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昨天我不是故意要那個樣子的,我不是要自暴自棄。

  我……



  該怎麼道歉?下課當面道歉怕他躲我、也怕周凱會八卦過問。明明在同

間教室裡還傳簡訊好像太浪費,都一把年紀了、還是異性朋友,傳紙條感覺

也怪怪的……我趴在桌面,耳朵再也聽不進上課內容,紊亂的思緒很快遮蓋

一切。



  我究竟在閃躲什麼呢?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是那個我行我素的唐弗

嘉、不再是那個吼著「不要拉倒」的恰查某,若是不久之前,即使我不小心

惹怒力瑋、周凱、甚至阿杏或芝庭,隔天我還是可以板著臉一句話也不說地

擺出高姿態,當那個集孤傲於一身的唐弗嘉。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比芝庭、或比阿杏更在意異性友誼的精度與準度?

打從跟力瑋混熟開始,我就誠惶誠恐地維護著那個最適度的距離?他前進,

我就冷冷地後退,現在他退後,我還在數算自己該前進到什麼程度?



  最後我歸得一項結論,我之所以需要一段無庸置疑的友誼,是因為我身

邊根本沒有能真正了解我的朋友。在過去,我往往能很輕鬆地對男生朋友談

起私事,例如雷的事情,我能對力瑋侃侃而談,在阿杏和芝庭面前卻隻字未

提。我需要力瑋這個朋友,而這種推心置腹的朋友是不能有任何雜質的。



  『會說這種一定要永遠當朋友的,最後都不會有好下場!』力瑋曾經這

麼告誡過我,我又何嘗不懂這道理?阿杏即使深深喜歡周凱,她可以口口聲

聲說他們是純友誼,因為她對所有人的關心都像媽媽呵護小孩般細微。芝庭

對力瑋不尋常的關切,她也能和力瑋周凱三人在球場上廝殺作為武裝,她可

以說那叫哥兒們。



  而我呢?什麼才是我的武裝?

  就在我焦急地找掩護時,老師宣佈下課,徐靖找到我眼前。



  頓時明白了,男友就是掩護我毫無顧忌地發展親密友誼的利器,如果我

交了男友,力瑋和我之間的氛圍就不再那麼耐人尋味,不管誰懷疑什麼,男

友就是我最好的藉口,純友誼就不用欲蓋彌彰地說明。




  要維持友情,最快的方法就是脫離單身。



  這念頭讓我想到一個殘忍而自私的解決之道,無論如何,我都要讓徐靖

變成我的男朋友。



  「妳怎麼跑到這裡啊?」徐靖笑著說。

  「遲到呀,我的好位置只好拱手讓人囉!」我嘟起嘴,無奈地攤手。

  「怎麼啦?」



  「昨天失眠,天快亮才睡著,迷迷糊糊按掉鬧鐘都不知道。」我說,眼

角瞄見前排的力瑋迴身,他看見我,也看見了徐靖,本要走過來的念頭似乎

打消了,他用手肘推推周凱,兩人朝我這邊竊竊地笑。



  這一幕全被我盡收眼底。

  要維繫和力瑋之間寶貴的友誼,這無庸置疑是最簡單的作法,只是……



  「妳還好吧?怎麼失眠了?」

  這樣做是不是對徐靖太殘忍?



  「作惡夢啊!欸,你知道嗎?小時候我常常在研究怎樣才能作出惡夢,

然後看一些書,睡覺的時候就把兩隻手壓在枕頭下,結果那陣子作出的夢可

精采了!每晚都嚇出一身汗!」



  「哈哈哈哈,真的假的?」

  「對啊,所以有時候會睡姿不良,作些奇怪的夢。」我說。




  不會的,我也不是勉強自己喜歡徐靖,只是我對徐靖或對任何人的愛情,

無法跟雷來比較而已。以前我不就為了忘掉雷,談出許多荒唐的小戀愛嗎?

那這次不過是重蹈覆轍罷了,有什麼大不了?唯一的差別在於徐靖比其他男

友真誠,加重我的罪惡感。只要把心一橫,我不是也能輕而易舉地催眠自己

嗎?




  「哈哈,妳真是個怪咖。」



  「你現在才發現?我本來就很怪啊!我同學沒有警告過你嗎?」我瞄了

徐靖一眼。



  「沒有啊,我又不認識他們!」



  「上次不是有介紹你們認識?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耶!」當我說出『好

朋友』這三個字的時候,內心陡然一陣。我沉吟半晌:「我是個,很怪很怪

的女生……徐靖!」



  「嗯?」徐靖專注地凝視我。



  「你現在有兩條路,遠離我,或者像我同學那樣跟我當朋友,就是不

要……」話說到一半,又膽怯地收回來。好矛盾,我既想讓徐靖待在我身邊,

又不想讓徐靖受到傷害。




  「不要什麼啊?」他不明究理。




  「反正就是……跟我保持距離,或者像我同學那樣義無反顧地當我的朋

友,詳情可以去問他們,他們已經被我欺負很多年了,他們都說認識我都是

孽緣,哈!」我瘋瘋癲癲地言不及義,笑得挺心虛。




  「好,我去問問劉力瑋!」徐靖仍以為我在開玩笑。

  「去啊!」我朝徐靖扮了鬼臉。




  結果徐靖真的把力瑋拉到一旁,我目瞪口呆地看著一切發生,看不到力

瑋的表情,只見徐靖煞有其事地認真發問。我究竟是為了徐靖、為了力瑋、

還是為了自己,才將所有的事情搞得一發不可收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種子
  • 女主角......還看不懂她的心意><


    哈哈!!

    總之期待下一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red
  • 翹腳睡覺也會做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