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徐靖打來的?」阿杏關心地問。

  「不是……」我翻翻白眼:「是劉力瑋!真是吸引力法則,說曹操曹操

就到!」

  「那就接呀!」阿杏說。



  我點點頭,拿鑰匙邊開門邊接起電話:「喂?」

  「欸,妳有沒有空?出來一下!」力瑋的聲調聽起來有點低落。




  「有是有啊,你要幹嘛?」我把門反鎖回去,坐在玄關的小椅子上、懶

洋洋地托起腮幫子聽電話:「小麗的事嗎?」




  「也有別的事情。」




  浮躁的氛圍綑緊了我的身軀,我在電話的這端聽見力瑋和我都不太均勻

的呼吸聲。或許我是不太習慣,這個新的關係。徐靖已經是我的男朋友了,

即使我再跟力瑋有什麼超友誼的互動,好像也不是那麼耐人尋味。




  唐弗嘉,沒有關係,劉力瑋永遠都會是妳的朋友。




  我這麼說服自己,拍了拍臉頰,輕快地說話:「好啊,你在哪裡?」

  「在妳家巷口啦,我懶得彎進去了,妳出來吧!」




  在確定阿杏沒有發現的狀況下,我偷偷溜出了公寓,在昏暗的巷子奔跑,

模糊的影子不斷被我迅速的步伐肢解。我迫不及待地想和力瑋訴說今天有關

徐靖的來龍去脈,深深相信和盤托出後,一定會回到過去純真無瑕的友誼。




  「欸,妳會不會跑太快啊?」力瑋被我嚇一跳,把另一頂安全帽丟給我。




  「我怕黑啊……我不喜歡一個人走夜路啊……」我隨口編個理由搪塞,

邊說邊扣上安全帽:「你到底要說什麼啊?這麼神秘還把我找出來!」




  「先上車吧。」力瑋凝視我的雙眼。




  我沒答腔,我還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自動,就默默地跨上摩托車的

後座。力瑋似乎擅自決定了去處,就催下油門疾行。車子一路朝著學校前進,

力瑋在籃球場後方的停車棚扳下煞車,我跳了下來讓他好好停車。




  「欸,劉力瑋,你是不是找錯人了?我不會打籃球喔!」我笑笑地說。



  「唐弗嘉,妳哪隻眼睛看到我身上有帶球?」力瑋搶走我的安全帽,收

回坐墊下、拔了車鑰匙就往校園裡面走。




  我們繞過籃球場,跑道上溼答答的泥土追著我的帆布鞋,最後黏在一塊。

暑假夜晚的校園空蕩蕩,杳無人煙。最後力瑋找了張長椅坐下來,雖然是自

然而然的例行公事,我卻感覺這樣的過程無比漫長。




  「所以小麗怎麼了?」我開門見山地問。

  「妳知道今天徐靖跟我說什麼嗎?」力瑋的臉上沒有表情。




  「他說了什麼?」我望著正前方,深深吸口氣。即使今天徐靖已經表明

心跡,我還是想聽力瑋怎麼說,而事實上我也感覺到有許多的事物漸漸地脫

軌了。




  「徐靖說,他愛妳,但是他也怕妳。」力瑋說。




  「嗯,我知道啊!」我聳聳肩,想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卻感覺後

腦杓遭到一記重擊,伴隨辣辣麻麻的痛楚,一點一滴地鑽進我胸口。「他還

說了什麼?」




  「簡單來說,徐靖覺得妳很吸引他,但是也讓他很沒安全感。」

  「這不是我的本意。」我不耐地辯解。




  「我知道這不是妳的本意,但是徐靖不是我,徐靖不像認識妳這麼久。

他也是個正常人,他無法在短時間瞭解妳。」力瑋沒看出我的異樣,繼續說:

「老實說我也是這麼認為,我認識妳三年,嚴格說起來是兩年半,我還是同

意徐靖的感覺,沒有安全感。妳知道為什麼嗎?」




  我抬起頭,迎接他的目光。




  「因為妳不夠誠實。」力瑋說:「妳跟徐靖是不適合的。我不知道為什

麼,很想阻止你們互相靠近,但是一來,這是你們的事情我不該插手。二來,

我認為接下來會受傷的是徐靖而不是妳,感覺也沒有干涉你們的必要。」




  「不適合,又怎樣……」我的眼角滑出一滴熱淚,那股熱流讓我雙眼裡

孤傲的冰山脈瞬間融了雪,快速地瓦解崩落。很快地我再也無法抑制悲傷:

「我已經答應徐靖跟他在一起了啊!我今天一直覺得我錯過了好多東西,你

現在跟我說我和徐靖不適合,有什麼屁用?」




  「妳剛剛說什麼……」力瑋愣了愣。




  「對,就是你聽到的那樣!我不想再說第二次了!」我很快擦乾眼淚,

但還是有源源不絕的眼淚流出來。我難過的並不是我和徐靖不適合,而是力

瑋當著我的面指責我不夠誠實,雖然這或多或少是事實,卻讓我感到無力。




  「我不是說這個,我說錯過什麼?」力瑋追問:「妳的老朋友?」




  「嗯,也不只這個啦!」我鼓著腮幫子,吸吸鼻子,思索著該如何修飾

心底話:「總而言之,本來我覺得有些事情根本微不足道,但是當今天徐靖

跟我表白,我發現我錯過的實在太多太多了……我也說不清楚……」




  「妳老是這樣想,難怪妳這麼不能投入。」力瑋說。



  「唉,雖然我剛說我不想再說第二次。但是到頭來,有些事情還是得跟

你商量。」



  「有屁快放!」力瑋調侃。




  「喂!你這沒誠意的傢伙……」我想施放怒氣,卻忍不住笑了。「就是

徐靖今天不是向我表白嗎?你知道他是怎麼表白的嗎?因為我一直追問他今

天到底問了你什麼,他一開始不說,我就說那不然我們就不要當朋友了,結

果他居然直說!」




  「蛤?他也太誠實了吧!」力瑋十分驚訝。




  「對啊,正常人不是都會隨便編個說法嗎?但是他居然就直接表白了。」

我說。




  「所以像他那麼誠實的人,真的是不太適合妳這種心機鬼……」力瑋又

開始放冷箭。




  「拜託你STOP!適不適合的話題就別討論了,重點是我發現徐靖是個很

敏感的人,他很容易就察覺我的情緒,佔有慾感覺也很強,好奇心也很重……」

我頓了頓:「這樣說可能有點過分,因為當時我覺得我要是拒絕,徐靖可能

就會從此消失,感覺好像在威脅我。我想要打緩兵計,他好像就覺得我就是

要拒絕他,搞了半天我只好跟他在一起啊!我只是覺得我還不夠喜歡徐靖,

但徐靖太衝動了!我問你喔,你覺得我這樣有做錯嗎?」




  「還好啊,我還以為是妳逼他。」力瑋笑著說:「不過就整體來看,說

是妳逼他跟妳在一起好像也沒錯……」




  「喂!」我狠狠地踹了力瑋一腳。




  「我覺得,妳只是欠缺一個深愛妳的人吧!徐靖的出現,我覺得對妳而

言不會是什麼壞事,不要太擔心啦!」力瑋說。




  然後我和力瑋被凝固在沉默的空氣裡。




  「其實……」力瑋打破了沉默:「我本來是想跟妳說,我想和小麗分手,

但是……既然我都這麼勸妳了,我也不能自打嘴巴,小麗雖然難搞,但她的

存在對我來說可能也不見得是壞事。我常常覺得跟她相處很無力,她陰晴不

定、行蹤不明、又難以猜透,不過……有時候,會想起愛情剛開始的那些感

動,曖昧或是甜蜜,總是莫名奇妙地美好啊!想起這些事,不知不覺就讓我

想再試試看。」




  這就是「錯過」,多麼令人無力的結果。



  為了化解怪異又矛盾的情緒,我從包包裡拿出手機把玩,意外地發現徐

靖的未接來電,靜靜地躺在螢幕裡。




  「徐靖有打給我,我沒接到耶,怎麼辦?」我心慌意亂。

  「妳就打回去啊!」力瑋一派的理所當然。

  「可是……我要說我在哪裡……我現在跟你在外面耶!」




  「對喔!」有那麼一瞬間,力瑋的臉上多了幾分不安,他安靜了幾秒鐘

才收起異樣的神色:「妳幹嘛一副偷情被抓包的樣子?兩個朋友晚上出來聊

天本來就很正常啊!」




  「哈哈,也是。」我拿起手機,回撥徐靖的來電。

  還真是,心裡有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透
  • 心裡有鬼
  • a1504212003
  • 這超讚的啦!!

    力瑋對嘉嘉說的話句句正中紅心。
  • moon
  • 哈!!讚讚!!
  • 牛
  • 這兩個人最後會不會在一起...
  • YI*
  • 要上高三了不能常來看小說..
    但真的好期待阿阿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