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杏來睡過我房間幾次,她總說我的房間有種特殊的魔力,可以令她沉

穩地入睡,看來徐靖也無法倖免地安眠。天亮的那剎那,書桌上的手機嘎嘎

響,我小心翼翼地移開徐靖緊抱我的手臂,起身拿出手機察看。




  『學姐,我有急事要跟妳商量,看到請回我電話。』是小麗傳來的簡訊。




  我瞄了躺在被窩裡的徐靖一眼,怕驚擾到他,便悄悄地溜到門外的走廊

上回電話。




  「喂?」小麗很快就接電話:「學姐,妳怎麼這麼早起?」



  「唉,我男朋友昨天來找我,有點睡不著。」我聳聳肩,在走廊上來回

踱步:「怎麼了?什麼事情要跟我商量?」



  「說來話長,我現在不能講太久,今天晚上妳能出來嗎?」



  「欸!這位太太,妳身為劉力瑋的枕邊人,不會不知道今天晚上我們要

補習吧?」



  「我不是說那時候,我是說……更晚……」

  「多晚?」我有些遲疑。

  「十二點以後。」小麗說:「在師大夜市那間小酒館。」




  「啊?」小麗要找酒咖?不太好吧,要是惹火了力瑋我可賠不起。我試

探性地問:「力瑋會一起來嗎?」




  「不、不能讓他知道,因為這事情跟他有關,所以我才挑這時間。」小

麗語帶保留,煞有其事地說:「學姐,之前麻煩妳很多事情真的很不好意思,

但是我有我的苦衷,請妳一定要體諒我,今天晚上我會把事情全部告訴妳,

請妳,絕對絕對不能告訴劉力瑋喔!拜託妳!」




  我的背脊沒來由地感到幾絲寒意。




  以前我們這群人跟小麗要好的非芝庭莫屬,然而這個暑假,卻感覺很多

人際關係漸漸地流動。自從開始補習,徐靖走入我的友誼圈,最後,進入愛

情的領域。還有莫名奇妙熟起來的力瑋,這些人取代原本陪伴在我身邊的芝

庭與阿杏,現在連小麗都來淌這渾水。更糟的是,總覺得小麗找我商量的事

情並不單純。只是,我已經身陷這攤泥沼中,難以抽身了。




  「嗯,我知道了。任何會讓力瑋知道我們見面的對象我都會保密的。」

我嘆口氣:「妳儘管放心吧!」



  「那就十二點半見,OK嗎?」




  「好。」我掛斷電話,正好瞥見阿杏的房門口。琳瑯滿目的拖鞋、高跟

鞋、帆布鞋,井然有序地羅列成排,然而,在那列邊境之外,擺著一雙髒髒

的籃球鞋。




  如果沒記錯,那應該是周凱彥的鞋子。

  為什麼大清早出現在阿杏的房門口?

  我倒抽了一口氣,不願再多做任何聯想,踏著失控的步伐躲回自己的房間。









  為了保密起見,我並不打算將小麗約我的事情告訴徐靖,免得這好奇寶

寶傻呼呼地跑去問力瑋:『你馬子大半夜的把我馬子約去喝酒是怎麼回事?』

這樣清算下來可是人命兩條。




  於是白天,我安分守己地陪徐靖去圖書館唸書,度過了甜蜜快樂的早上

與下午,晚上再一起去補習。如此近距離地膩在一起,對向來總是搞神秘的

我還是有些不習慣,不過為了平定軍心好好準備研究所考試,我倒是樂見其

成。




  有什麼比挑燈夜戰時還有人在身邊替自己捏肩膀更甜美的生活嗎?

因此當晚我和徐靖各自回家以後,我準備就緒,十二點就打了電話。




  「嘿,我要睡了。」我淡淡地說。

  「妳今天怎麼這麼早睡?」徐靖問:「不舒服嗎?」


  「也不是,只是昨晚沒睡好……今天上統計的時候我一直恍神,回到家

簡直累爆了……」


  「沒睡好?是因為昨天我在妳家嗎?」

  「不是啦,哈哈,你不要亂想。」

  「嘉嘉,妳是不是覺得我太黏妳了?」


  「……」唉,怎麼在我急著出門的緊要關頭殺出這種問題?我拿出鏡子,

重新審視方才重新上好的妝容。



  「妳怎麼不說話?」


  「徐靖,我只是太累了,你不要亂想。」我試圖讓情緒平靜下來,免得

自亂陣腳。



  「嘉嘉,有事情不要藏在心裡面,一定要跟我說。」徐靖又來個回馬槍。



  「嗯,我知道。晚安。」我心虛地掛上電話,按捺住渾身的忐忑,提著

包包離開了玄關。離開巷子之前,我回頭看了大門一眼。




  大一下的那次搬家,對我而言是一種逃亡。搬來這裡後,家已經無庸置

疑地成為我的避風港。躲在這個小小的空間裡,好像任何煩惱都不再那麼可

怕。然而,這是第一次讓我萌生想逃離這裡的念頭。




  「學姐,這邊。」小麗很少濃妝豔抹,一身火辣的穿著將她的身材襯托

得玲瓏有緻。我一時之間還真分辨不出來。




  「喔,妳在這呀!」我笑了笑,手探進包包裡面關了手機:「走吧!」




  其實我很納悶,在這種音樂震耳欲聾的鬼地方,到底能商量出什麼好事

情?縱然以前跟雷同居時經常出來找樂子,到這種場合也練就了一身咬耳朵

的好本領,實在也無法在幾杯黃湯下肚之後說出良心的建議。但坐在吧檯前

的高腳椅上,我開始沉浸在這種載浮載沉的氛圍裡。




  「說吧,有什麼事要找我商量?」我點了杯威士忌,想了想又轉頭問小

麗:「對了,妳怎麼不找芝庭一起出來?」




  「別說了,我就是害怕芝庭,才想找學姐商量啊!」小麗啜了口黑麥啤

酒,拿出一包涼菸送到我面前。




  「哈,是呀!妳怎麼知道?」我順手拿起一根菸,讓小麗替我點燃,深

深地吸了一口:「我已經很久沒抽了,妳這鬼靈精,給妳歪打正著猜對了。」




  「不知道耶,直覺吧!」小麗也點燃了菸,隔著煙霧的她顯得十分開心。




  「阿杏、芝庭、力瑋、周凱,在班上他們跟我感情算是最好了,他們都

不知道我會抽,我也不想破壞這種良好的形象。」我頓了頓:「大概是因為,

這個習慣只跟一個人有關。」




  「是學姐的男朋友嗎?」小麗側頭猜測。

  「哈,只是個老朋友。」我笑了笑,「曾經住在一起的老朋友。」




  「學姐,妳真的有很多秘密耶!」小麗瞇起眼笑著:「劉力瑋以前就說

過,他覺得芝庭看起來很單純,但實際上城府很深;妳是看起來很有心機,

但實際上很單純。」




  「哈哈哈,他什麼時候跟妳說的?」



  這還真是個新奇的對比,芝庭有沒有城府我是不清楚,但形容我的那部

份似乎不無道理。




  「嗯,我剛認識你們的時候吧!很久了,不過大概就是那個意思。」小

麗似乎意有所指:「我比較喜歡學姐這樣,至少不會像芝庭那樣,表面上跟

我推心置腹,背地裡捅我一刀。」




  「啊?妳在說什麼?」我忍不住灌下一大口酒:「芝庭怎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1504212003
  • 等這篇等的都快老了><
  • YI*
  • 下一篇!!!!快給我下一篇(乾涸)
  • 嘻嘻!!
  • 出文的束度好慢喲><
    但寫的都好讚喔^^
  • 緋葉
  • 下一篇會有爆點的感覺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