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先走了唷。」小麗察覺我四下搜尋的目光,嘴角得意地一揚。

  「哈,妳在說什麼?」我撇撇嘴,不想當回事。

  「學姐,他到底是誰啊?那個人剛剛也一直在看妳!」



  我爬上高腳椅,穩穩地坐下,又點了一根菸沒打算回答。



  「學姐,為什麼妳總是一副雲淡風清的樣子呢?」小麗啜飲杯中的酒,

皺著眉頭:「妳看他的眼神完全跟你看其他人的眼神不同,妳明明就愛他

愛得要命,為什麼不追出去呢?為什麼不跟他說幾句話呢?這樣也無所謂

嗎?」




  我用力地吸了濾嘴一口,彷彿要將整支菸裡的尼古丁剝削殆盡,讓它

在胸腔裡百轉千迴,爾後慢慢地吐出煙霧,頭腦微微地暈眩。




  「他不是出去了?他既然有離開的念頭,那我追得再快又有什麼用?」

我說:「很久以前,就算我跟他之間看不見明天,也要膩在一起。以為只

要兩個人互相陪伴,不管享樂還是吃苦,都可以叫愛情。只是在這個世界

上,任何事都是會變的,他從愛我,變成不愛我,我愛他,或許明天我就

不愛了。自從我發現這個道理後,我就不再去強求那些與我擦肩而過的事

物,快活地過日子。」




  「學姐是沒有愛情也不會怎樣的人,對吧?」小麗趴在吧檯上:「可

以當雙棲動物真好,像我,就只能在有愛情的世界裡,我整個生活都繞著

力瑋打轉,沒有他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他想離開我,我就要不擇

手段地把他留下!」




  空氣凍結了。

  這不是我認識的小麗,我打了一個寒顫。




  「這樣,或許也沒什麼不好……」我喃喃地說,突然不太想待在這個

煙霧瀰漫的空間裡。




  「啊?妳剛說什麼?」

  「沒什麼。」我笑著搖搖頭:「我明天還要上課呢,我得走了。」

  「蛤,好無趣!」小麗嘟著嘴。

  「抱歉啦,還是以考試為重。」我笑著拿出酒錢結了帳。

  「好吧。」小麗點點頭,沒有要走的意思。



  「妳還要留在這?」

  「對啊,漫漫長夜咩~」

  「那妳自己小心,掰掰。」




  小麗接下來想幹嘛,我也不是看不出來。她可以滔滔不絕地訴說她有

多愛力瑋,然而與其說她愛力瑋、不如說她深愛被陪伴被愛的感覺,既然

力瑋滿足不了她,她想另請高就也是她自己的生活方式。我自然不會因為

力瑋是我的朋友,就義憤填膺地當起糾察隊。




  每個人都會在愛情的泳池裡溺水,這只是一個淺淺的水池,殺不死人,

跳下去的人無一不是想貪個快活罷了。溺水客不是自救,就是等待別人救

他。




  於是我將小麗留在那,自己先上岸了。






  翌日,我硬著頭皮到補習班上課,為了別和徐靖直接打上照面,我還

特地等上課後五分鐘才進去。不過當我坐下來上課時,在我身後的徐靖遞

來一張紙條。




  『昨天晚上妳去哪了?』

  該來的還是來了,我看著紙條皺起眉頭。



  『我在家啊。』我潦草地寫完紙條,往後面的桌子匆匆一丟。



  『妳知不知道我昨天找妳找很久?妳一直關機我都快嚇死了!』徐靖

又丟來紙條。



  『我睡覺都會關機。下課再說!』我不耐煩地將紙條丟回去。

  『妳不在家,我打妳房間的電話妳也沒接。』



  什麼東西?打我房間的電話?



  看到便條紙上的這行字,我心臟險些跳出來。徐靖怎麼會知道我房間

的電話號碼?我從來就沒告訴過他啊!莫非……他趁我洗澡的時候……




  我倒抽了一口氣,頓時感覺到我的生活逐漸地被一個外來者侵略,這

強烈的佔有令我不安。




  『我要上課,別再寫了!』我忿忿地將紙條按到徐靖的桌面上,瞪了

他一眼。




  沒有任何紙條再傳來。




  等到老師宣布中場休息,徐靖馬上把我拉到教室外的樓梯間。下課的

樓梯間湧入許多在抽菸的男生,他們看見徐靖把我拉進去,就知道有好戲

上演,他們聚精會神地欣賞這場餘興表演。




  「你不要這樣好不好!你就不能等課上完再說嗎?」我甩開他的手。

  「昨天晚上妳到底在哪?」




  「我解釋過了,昨天晚上我跟你講完電話就睡了,然後把手機關機,

我根本不知道你會打來,就這麼簡單。至於你說你打我房間電話,很抱歉,

我睡覺房間電話線也會拔掉。」我說。




  「妳在說謊。」徐靖說。

  「我沒有,你到底想怎樣?」我說。

  「我要問個清楚,不然我連課都上不下去。」

  「你上不下去是你家的事,我不想再說了!」我轉身準備走人。

  「下課的時候,跟我走。」



  我沒有說話。



  接下來的九十分鐘裡,徐靖沒有再干擾我上課,我卻坐立難安。關手

機溜出去鬼混不過是個導火線,真正造成徐靖大發雷霆的,其實是我那我

行我素的鬼性子。




  經歷了昨日的驚鴻一瞥,我又忍不住往回頭路走。明知道那樣不應該,

只是,現在的我根本沒辦法面對徐靖。




  很快老師宣佈下課,力瑋和周凱迅速收東西準備離開,我像個晚歸的

通勤族,拼命尾隨他們,最後終於搭上這班車。然而,徐靖也不甘示弱地

追上來。




  「欸?唐弗嘉,妳跑那麼快幹嘛?」在擁擠的樓梯轉角,周凱的眼角

餘光注意到我,也注意到緊跟在我身後的徐靖:「怎麼不等妳家徐靖?」




  「……」我沒說話,勉強地笑了笑。

  此時力瑋也回過頭來,我丟出一道『救我』的眼神給他。

  但他只是莞爾:「人家小倆口鬧彆扭,你不要管閒事。」

  「也對,好啦!那你們要相親相愛喔!我們先走了!」




  我心一沉,身後竄起一股莫名的孤獨。戀愛就是這樣,在兩人世界裡

要好的時候就像隔了層金鐘罩,天塌下來還是可以死去活來,一旦兩人關

係發生了問題,還真的沒有朋友可以替當事人承擔。




  這道理我固然明白,關鍵在於見死不救的是力瑋,我於是變得歇斯底

里。



  「走吧,晚餐要吃什麼?」走出補習班大門,徐靖拍拍我的肩膀。


  「你為什麼可以這麼若無其事?」我不解地轉過頭。「你不是很生氣

嗎?」




  「我剛想了很久,我越生氣、妳躲得越遠,這樣對我們兩個都沒好處,

倒不如等妳氣消了再好好問清楚。」徐靖的口氣雖然平靜,但感覺得出來

他在壓抑高漲的情緒。




  「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你的思考邏輯,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你卻說

要等我氣消再好好『問清楚』!你還是要『問清楚』耶!那我剛剛講的都

不夠清楚嗎?我講的話你都不當一回事,你講的話才是話嗎?」我說:

「你為什麼不能相信我呢?難道就因為我太早睡,你就認為我很可疑?」




  霎時間我覺得好茫然,明明是自己欺騙徐靖,還要裝作一副理直氣壯

的樣子。為什麼要因為另一個人的感受,把這段關係維持得這麼辛苦?這

世界上,除了雷以外,與任何人的愛情不是於我如浮雲嗎?




  「我……」



  「還有,我還真不知道你憑什麼查我房間號碼!我有一種被侮辱的感

覺!」我吸吸鼻子,快步離去:「真是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1504212003
  • 雲淡風「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