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要去哪?」他追了上來。

  徐靖的腳步聲一直在我身後發響,我的心臟也隨那節拍跳動著。




  「不用你管。」我加速腳步,在騎樓下奔跑。我沒命地逃,只想在這刻擺

脫徐靖,他從來沒那麼令我害怕。我循著熟悉的路徑,越過幾個轉角覓著巴著,

最後看見力瑋和周凱牽著車準備離開補習街。




  「欸?妳怎麼來了?」力瑋看見我,不明究理:「逃難啊妳?」

  「不要問我。」我殺氣騰騰。



  「幹嘛?是徐靖惹到妳,妳還遷怒到我身上,妳人品很差耶!」力瑋白了

我一眼。



「我是人品差沒錯,但是徐靖也好不到哪去啦!氣~死~我~了~」我惡

狠狠地怒罵,爾後一股歉意與恐懼油然而升,全身像被鞭笞般好痛好痛。我將

背靠在騎樓的石柱,眼淚不聽使喚地往下流。




  「喂!劉力瑋!」周凱觀察到我的異狀,對力瑋打了個暗號。

  力瑋什麼也沒說,只是從口袋掏出一條手帕遞給我。

  「你什麼年代的人啊?居然有手帕!」我忍不住破涕為笑。

  「環保啊,節能減碳嘛!」

  「是啊真環保,那我擤擤鼻涕以後再還你,物盡其用嘛!」我嘻皮笑臉。

  「媽的,不要亂來!」



  「我要擤了喔!」我還將手帕壓在鼻翼,露出來偷看他的兩隻眼睛瞇得好

彎。相較於剛才徐靖的緊迫盯人,周凱與力瑋居然給了我如釋重負的輕鬆。



  這時我們身後竄出了機車引擎的響聲,周凱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他的車上準

備走人:「喂!唐弗嘉,妳家那隻在找妳耶!」



  「管他的!」我嘟起嘴耍脾氣。



  「妳不能這樣啦!」周凱皺起眉頭:「你們兩個到底是怎樣?中間下課我

去上廁所,就看到你們在樓梯間大小聲,徐靖感覺起來對妳蠻好的啊,不要玩

他啦!」




  「喂!你這樣講很不厚道耶!我又沒有玩他!」




  「總不能這樣冷戰下去吧?大家都這麼大了還這樣躲來躲去,問題還不是

沒解決?」力瑋按住我的肩膀:「我陪妳過去,你們兩個人好好講清楚。」




  「我警告你唷!劉力瑋,你再這樣擅作主張我就不理你了!」我餘怒未消。



  「不是我愛管啊!哪有人這樣惡搞自己的男朋友?成天像在躲仇人,見了

面還吵不停,別告訴我妳有虐待傾向。」力瑋說。



  「喂……」我白眼一翻:「可能是過度期吧。」

  「好啦,那妳自己調適,我有點事,先走了!」周凱又打算趁機開溜。

  「找女朋友齁?」我調侃。

  「對啊,好不容易合好,只好多獻殷勤囉!」




  周凱走後,我推了推力瑋的手肘:「什麼合好?」

  「喔!他前幾天又跟女朋友鬧分手了啊!」




  等下,那時周凱不是來阿杏房間?難道……不會吧,這就好像我不相信芝

庭會介入力瑋與小麗之間,縱然知人知面不知心,然而以我對阿杏的了解,可

以用人格擔保她絕對不是這種人。



  再說,周凱也沒那麼濫情……吧……




  頓時,又有另一股莫名的氛圍襲上全身,對於這種風花雪月,只能說我大

概是擁有敏銳的直覺,只要稍有個不對勁,很快就能感受到那股灰色的氣流。




  「妳聊夠了沒?我還要念書!妳不跟徐靖去唸書,我就載妳回──」力瑋說。

  「等下,你不要破壞現在的平衡!」我慌忙地打斷他。

  「什麼平衡?」力瑋愣了愣。



  然後我們互看了一眼,靜默下來。



  「我今天要回家倒垃圾,你自己回學校吧!」我淡淡地轉移話題。

  「好,快滾!」力瑋調侃道。

  「哼!」我比出一道中指回敬他,只覺得腦袋亂哄哄。




  力瑋明明知道我和徐靖之間的紛爭還沒有結束,為什麼還敢載我回學校?

這是身為朋友該做的事嗎?周凱不是和女朋友複合了,為什麼又在夜深人靜時

進入阿杏的房間?這也是身為朋友該做的事嗎?是我反應過度嗎?是不是這個

世界的男人和女人當朋友,即使有個閃失或迷惘,也可以拿友誼當做藉口?




  我不斷地質疑,沒有辦法得到解答。

  因此我決定去找阿杏。




  「耶?嘉嘉,妳怎麼在這裡?不用補習嗎?」阿杏在收銀台當班時,把迷

途羔羊般的我呼喚過去。




  「上完課啦!欸,妳等下有沒有空?我現在需要妳的解救!」




  「有啦!我在等同事過來交班,等我幾分鐘我們就去吃飯吧!」阿杏爽快

地說,把我推到員工休息室。




  在等待的過程,鍥而不捨的徐靖正巧打電話來。




  「喂,妳在哪裡?」他的聲音變得柔柔的。

  「我在等阿杏下班,等下要去吃飯。」我淡淡地說。

  「劉力瑋呢?不在妳旁邊嗎?」

  「他不在。」我吐出一口氣。

  「我以為是他載妳走。」徐靖好像鬆了口氣。



  「因為你懷疑我跟他,所以打電話來?」我瞪大眼睛,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的猜疑。



  「我不是這個意思!」徐靖想要解釋。

  「沒關係。」我說:「我習慣了。」

  「習慣什麼?」




  「沒有。」我放輕語調,將那些哽在喉嚨的尖銳和情緒忍住:「你別擔心,

阿杏會跟我一起回家,她現在跟我住同一層樓。到家再跟你說吧!」




  「那我去唸書囉。」徐靖殘存的尾音帶著一些眷戀,爬上我的耳際,我心

一揪。



  「嗯。」我低聲地回應。




  似乎是在見不到面的時候,我才會特別想念對方。或者是徐靖已經悄悄地

將愛情植入我的心裡,從友誼到火速的爭執,再透過面紅耳赤的爭執強調他的

存在,我不知不覺適應了……漸漸收起自己原本我行我素的稜角,像個牙牙學

語的孩子,複習相處的學問。




  「走吧!」阿杏開門進入員工休息室,褪下她的圍裙,簽下班表後拎起包

包。她歪著頭思考:「吃什麼好呢?」




  「吃妳想吃的東西吧!」我笑著說,也站起身來。



  我們到東區找了間日式餐廳大快朵頤,這間店正播放重節拍的流行樂,即

使高談闊論說些壞事也不會心生罪惡感的好地方。




  「阿杏,我跟妳說,我覺得……」我頓了頓,即使酒足飯飽還是無法完全

卸下心防:「我這麼問妳好了,妳跟周凱獨處的時候,跟妳在和其他男生獨處

的時候,會不會覺得……呃……」




  「會不會覺得不一樣?」阿杏瞇著眼笑,我卻感覺她的嘴角噙著苦澀。

  我點點頭。

  「會啊!」

  「怎樣的不一樣?」我追問。



  「我跟周凱是有感情的……」阿杏嘆口氣,臉色驟變:「其實,我不知道

該不該跟妳說這些,也不知道妳會怎麼想。前天晚上,其實周凱待在我房間。」



  「嗯。」我鎮定地嚥了口口水。

  那雙鞋果然是……




  「簡單來說,我們倆最近都不太好過,他追不回自己的前女友,我自從搬

出來之後,也跟李信維分手了,然後最近我們很常聊天,前天他打來說想吃宵

夜,就這樣,吃完以後在我家看電視。這是一種很怪的感覺,周凱住的地方也

有電視,他卻跑來跟我一起看,賴著不打算走,看一看他突然就越來越超過。」




  「嗯。」我表示能理解地點點頭。




  「因為事情已經牽扯到不只擁抱或牽手,我突然覺得還蠻失控的,就停下

來想好好問他:『等一下,我們現在是……要在一起嗎?』周凱彥愣了一下子,

顯然他沒好好想過這個問題,只是順著感覺走,然後我們兩個很認真地討論要

不要交往,想起來真的覺得好笑。」




  「結果呢?」



  「周凱說,他一直覺得我是跟普通朋友不太一樣的朋友,但是,我們認識

了這麼久,好像也少了點什麼。我以前很喜歡他的事情,其實他當然一直都知

道,只是他不想去說破,他說怕說了以後我們就不能再那麼好,一直到我前天

晚上攤牌……」阿杏流出了眼淚,表情卻很平靜。




  「別說了……阿杏……」我看著阿杏的堅強,只覺得心好痛。

阿杏搖搖頭,用唇語對我說沒關係。




  「周凱彥是個很怕寂寞的人。」她擦掉眼淚,吸吸鼻子繼續說:「他跟劉力

瑋看起來都已經是個大人了,心裡面卻還是像個小孩子。他明明清楚我們不可能

在一起,都已經拒絕我,還是一直抱著我,像小孩鑽到媽媽的懷抱裡那樣唷!我

抱著他的時候也覺得好茫然,好像打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好是這種結果。」




  「阿杏,不要再說了。」




  「嘉嘉,」阿杏開始哽咽:「隔天周凱走後,我也在想這三年多來一直在想

的問題……到底、到底為什麼……就是不行……我知道有一天周凱彥不跟他前女

友重修舊好,也會跟別的女孩子在一起,不管怎樣他都不會選擇我。後來,這個

暑假我看到妳和力瑋的感情,已經取代原本力瑋跟芝庭的感情時,我懂了。」




  「怎麼……?」我嚇了一跳。

  「純友誼有時候只是太寂寞的藉口。」阿杏說完,抽了張衛生紙。




  店內的氣氛急轉直下,驟然地僵硬,我的手機惡作劇似的在包包裡作響,讓

我心臟漏跳一拍。



  原來是雷,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我垂下視線,關掉鈴聲讓手機繼續響個不停,阿杏難聽的哭聲傳進我耳裡,

抽抽噎噎的頻率造就我的忐忑。原來我的猜疑,都是無謂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倖
  • 我真的喜歡你的作品,
    妳的書我都有收集,
    網路上的文章更是沒有錯過。我會繼續支持你的!
    加油!~
  • 謝謝:)
    最近開學了,寫稿的時間比較不固定,
    但還是很謝謝你給我鼓勵,
    還是希望忙碌中也能好好寫稿^^

    阿亞梅 於 2008/10/11 2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