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妳家樓下。」徐靖低沉的嗓音像大提琴傾瀉而出的旋律,暖暖又溫

柔地包圍了我。

  「嗯,等我一下,我下去幫你開門。」



  我隨手抓了件外套,開房門下樓,在下樓梯的過程中,我漸漸調勻氣息,

在短時間內重新拼裝自己的情緒,將關於雷的一切壓藏在深不見底的洞穴裡。



  我屏著氣息,打開公寓的鐵門。



  徐靖穿著短袖短褲和帆船鞋在我面前,我仰頭望著他的雙眼,頓時了解到

當愛情存在時,這個城市再也不需要月光的道理,因為熾熱的火焰已經近在咫

尺。



  我緊緊擁住徐靖,表露失而復得的激動。



  「怎麼啦?」徐靖溫柔地撫順我的頭髮,寵溺地彎下他高大的身軀,在我

額頭印上一吻。



  「對不起……」我囁嚅地,「我不應該對你這麼壞,你掛掉電話的時候,

我好怕你不會再打來、以後都不理我……」



  「傻瓜,我是這種人嗎?」徐靖將他的鼻尖湊近我,蹭了蹭:「嗯?」

  我迸出笑聲,笑著捶打他。

  「先上去吧!」徐靖將雙手放在我肩上。



  回到房間後,徐靖將我攬在他寬大的胸膛上,高熱的體溫讓我浮躁不安的

心情緩和下來。然而心裡面還是有著一點疙瘩。



  『回到我身邊,嘉嘉……』適才的餘韻依舊旋繞耳畔。雷像湖水般的瞳孔

起了漣漪,一道道地割在我心上,這一切的一切,不停地干擾著我前進的腳步。



  為了轉移注意力,我伸出手摸索遙控器、想要打開電視,卻被徐靖的吻硬

生阻止,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我閃避不及,我開始沉溺在他的熱情與執著,

我閉上雙眼、發現自己墜得很深,找不到回家的路。



  耳朵裡除了徐靖的鼻息,同時也聽見窗外滴滴答答的落雨聲。

  這場及時雨還真會挑時間,看來徐靖今晚是不會走了。



  「怎麼啦?」我結束這個深沉的吻,宛若早晨初醒睜開眼睛。「怎麼突然

親我?」



  「因為妳在我身邊啊。」徐靖緊緊擁抱我,看著窗外的雨勢:「我很喜歡

下雨天,特別是妳在我身邊。」



  「嗯?怎麼說?」我舉起手繞到他身後,撫摸他軟軟短短的頭髮。



  「下雨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氛圍啊,妳跟我哪裡也去不了,在這個世界裡只

有我們兩個。因為我只想要妳在我身邊。」徐靖定定地看著我的眼睛。「嘉嘉,

我不想失去妳。我不知道妳以前的生活是怎樣,但是我保證我不會離開妳,我

也希望妳存在我未來的每一天,可以答應我嗎?」



  「嗯。」我點點頭,淡淡地轉移話題:「李思綺呢?她還好嗎?」



  「不太好……她跟男朋友發生了一些事情,剛剛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沒

辦法不管她。在我幸福的時候,我希望我的朋友同時也很幸福,能幫得上忙我

……」



  「我知道,你不用解釋。」我笑著想制止他的連珠炮。「我不會說什麼的。」



  就在此時,徐靖的手機傳出悠揚的歌聲,他拿起電話瞥了一眼,爾後又不

自覺地將目光移到我身上,有些猶豫地接了這通來電。我心底冷不防襲上一陣

涼意,眼巴著面前的徐靖又是蹙額、又是踱步、時而憤怒時而焦慮的神情,身

為女友心裡當然有幾分不悅,然而……



  「我要走了。」徐靖掛掉電話,慌忙地整裝準備離去。


  「怎麼樣?」我扯住他的手,溫和地問:「怎麼一聲也不講就要走了?發

生什麼事?」

  「我要去找思綺。」



  果不其然。我在心裡默默嘆口氣,雖然心裡默默希望徐靖陪伴,不過為了

展現自己的成熟,似乎也不該在這種時候胡鬧。



  「是嗎?」我無奈一笑:「那快去吧!」



  「妳知道嗎……」徐靖意味深長地望著我:「如果妳硬是攔住我,或許我

還會感覺好過點!」



  「你說什麼?」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或許說是我將徐靖想得太正

常,為什麼可以漫不在乎地說出這種話。我怔怔地望著他,感覺自己雙腿發軟:

「什麼叫做『如果妳硬是攔住我我還會好過點』……」



  「我只能說妳真是堅強、獨立、冷血得無懈可擊!」徐靖的話像是尖銳的

刀刃、狠狠刺穿我的胸口。



  「你在試探我?我告訴你,世界上我最珍惜的東西就是友誼,你居然用口

口聲聲說它至高無上的純友誼來試探我?你真他媽的噁心!」我絕望地對徐靖

大吼。



  在兩人劍拔弩張、怒目相望之際,不識時務的手機鈴聲又劃破沉默的空氣。

  這次是我的電話。



  「是劉力瑋。」我坦白地說,將電話放回床頭櫃。



  「他為什麼這麼晚打給妳?」徐靖不高興地靠近我,帶有肅殺之氣的眼神

堆滿了天蠍座專屬的佔有慾。



  我別過頭,關閉鈴聲卻也沒接聽。明明我跟力瑋沒有什麼,為什麼我卻無

法正視徐靖的眼睛,「我怎麼知道?李思綺都會在這種時候打給你了,你就不

會半夜打給李思綺嗎?」



  「那不一樣,我跟思綺是高中就很熟──」



  聽到這種話,我直覺地白眼一翻:「哪裡不一樣了?我跟劉力瑋大一就認

識了,還是你覺得你跟李思綺比我多那高中三年所以更了不起?」



  話甫出口,我便後悔自己的咄咄逼人。而曾幾何時,徐靖也學會了像方才

那樣試探我、用言語和情緒傷害我?愛情的一開始總是美好又溫柔,而現在呢?

每次每次的爭吵,都令我如此膽怯,徐靖已經不是暑假剛認識的那個徐靖。



  王家衛有部電影叫《東邪西毒》,那裡面開門見山地說過一句台詞:『任

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嚐過什麼什麼叫忌妒。』當一個人嚐過什麼叫做

忌妒,溫柔可愛的外殼就成為身外之物,漸漸地剝落,沒有隨時得裝備起來的

重要性。



  「妳不是說妳不會在意?」

  「我是不打算去在意,但是你硬要去比較啊!」我推開徐靖的手,好想立

刻結束戰局。

  「是妳先拿她舉例的!」



  「我、不、打、算、吵,放過我,拜託!」我冷冷地想制止一切失控的可

能性。



  「妳總是這樣逃避。」

  「你想贏?好,我現在就說我投降,行了嗎?」

  「我只是想把話說清楚。」

  「你到底想要什麼結果?你究竟是不想要我接那通電話,還是不想要他打

來?」



  我試圖去釐清很多事,最後發現我累了,我真的覺得好累,是不是其實我

並不適合這種要耗費所有忌妒心的、要灌注全神的戀愛?是不是我終究還是適

合那種逢場作戲的露水鴛鴦?有多久沒有這樣,因為太在乎一個人而讓自己的

自尊失去了控制、再也裝不了酷?我現在眼角湧出的淚水又是為了什麼?我如

此身心俱疲,為的是一個明知道幾個月後就會恩斷義絕的某個人,我到底在幹

嘛?



  「我們……是不是不適合?」我淡淡地,思考了很久才脫口。

  「妳只是在氣頭上,不要在吵架生氣時說要分開。」

  「不,我覺得我們真的不適合。」我搖搖頭。



  「嘉嘉,我是真的很愛妳。我接受了妳所有的過去、努力地想進去妳的世

界、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麼事情讓妳變成現在這樣……希望妳跟我在一起可以

跟那些人不一樣。」徐靖說。



  徐靖為什麼總是那麼樂觀?我忍不住啞然失笑,我告訴徐靖的過去還是太

少太少了,但是如果我說的太多,徐靖還敢像現在這麼愛我嗎?



  每個人都喜歡被在乎的感覺,因為這是愛情,鐵枷在牢獄中才會溫暖。



  小麗也曾說過,她太習慣被另一個人的體溫平衡,導致她永遠都當不了雙

棲動物。而我在悲憤交加下,以為一時的任性衝動可以讓自己解脫,然而當我

推開徐靖、再發現徐靖不厭其煩地重新抱著我之時,我已經喜歡上這種感覺了。



  「妳再思考一下吧,先別急著做決定。李思綺在等我。」徐靖的手掌離開

我,在我皮膚表面的溫熱隨著夜晚的溫度,也跟著徐靖的腳步一併走了。



  儘管我愛了徐靖、適應戀愛相處和爭鋒吃醋,也改變不了一個既定的事實,

徐靖終究是雙不合腳的鞋子,才會讓我傷痕累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阿喬
  • 等了好久終於等到這一話了。
    好好看~
    (實在說不了什麼太深入的感想啊!)
  • tingco
  • 這是迎接新年的續文嗎?:D

    嘉嘉的內心世界好深沈…不明白她的想法……
    (還是我太嫩?)


    阿亞梅新年快樂!
  • 悄悄話
  • ...!!
  • 我的名子
    叫徐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