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得不承認力瑋不著邊際的玩笑會給我一些來路不明的勇氣,好比說,

分手。



  儘管徐靖和我再怎麼天做不合,我也清楚知道,真正左右我想法的事實上

是力瑋這通決定性的電話。明知道自己的軟弱與不堅,我還是可以美其名這是

出自朋友關心、再欲蓋彌彰地補上一句『我們是純友誼唷』,然後有那麼點良

心的譴責在黑暗深處提醒我,我之所以選擇對徐靖提分手是因為我對劉力瑋的

心動。



  望著窗外的夜幕低垂,拿著電話的我手正微微顫抖。



  繼續在小劇場裡的我又迴過身、倒退幾步自圓其說,我對力瑋心動導致我

和徐靖分手又如何呢?我終究會和力瑋維持純友誼,既然如此這也不算得上什

麼喪盡天良的出軌嘛。



  霎時間,我發現自己的理智在矛盾的洪流中溶解了……



  「欸,劉力瑋,你真的覺得我要提分手嗎?」我焦急萬分,在幾乎要窒息

的虛脫裡掙扎地想向他確認,於是又跳回這個話題。



  「要!」力瑋斬釘截鐵得很莫名。

  「為什麼?」我挺直背脊,聚精會神。


  「我開玩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力瑋學著希斯萊傑怪腔怪調的聲音:

「Why so serious?」



  「…………」我羞憤交加,在轉瞬間嚐到被惡作劇的狼狽,雙頰好像狠狠

地被甩了兩計耳光,又燙又辣,腦袋一片空白的我只擠得出三個字:「不、好、

笑!」



  「是喔,好吧!」力瑋發覺自己的笑果不彰,有些失望地作聲。

  「劉力瑋……」我抿抿唇,思緒有些混亂:「我是認真的。」



  「嗯,我聽到了。」力瑋壓低語調,我又彷彿聽見他喉間嗓音的共鳴,相

似的頻率卻偏偏位於鄰近的別的國度,儘管今年暑假開始我和力瑋走得很近,

現在才知道隔著一道邊境原來還是很遙遠。



  然後我們的沉默似乎橫越了一個世紀。



  「我只是看妳好低潮的樣子,逗妳開心。」良久,他才鬆口,然而卻只是

一句平靜無奇的清湯寡水。



  「謝謝你。」我的尾音很苦澀。

  直覺告訴我一件事,力瑋心知肚明我的困境。



  隨著徹夜的漫談,我浮躁的心情逐漸平靜下來,回到我最原始的冰涼。我

開始感謝力瑋的理性與冷靜。



  這樣一次又一次地遊走在友情與愛情的邊界,其實我們都知道,我們之中

的任何人都不能再前進,在一條河的兩岸彼此相互凝望,不再做任何變化。小

心翼翼地維持這種安全的關係,是我們的共識,力瑋無論何時都陪伴著我,而

我也在他開玩笑的同時徹底體悟到不能擁有的寂寞。



  和力瑋講完電話後,我又撥了通電話給徐靖,優雅的來電答鈴被轉入語音

信箱。



  我躺回被窩裡,疲憊得閉上雙眼。







  翌日下午,我依舊來到補習班上課,發願要振作起並且要對這些風花雪月

不為所動,然後不斷催眠自己:我終究會跟徐靖提分手。



  但,真正分手又是何時呢?昨天晚上徐靖為了李思綺拋棄我,難道我還忍

受得不夠嗎?我已經厭惡到一點都不想和徐靖說話或獨處了,到底還有沒有設

停損點的必要?我望著大教室的黑板嘆息。



  「嘿,嘉嘉,等一下要不要去念書?」老師宣布下課的同時,身後的徐靖

若無其事地拍拍我右肩。



  我傻愣愣地回頭看著徐靖,不解地問:「你是不是忘記你做什麼?我真的

不太懂,你怎麼可以這麼若無其事啊?」



  「因為,我不想再碰觸那些會讓妳生氣的點。」徐靖說。



  「但是這不代表我們相處的問題已經解決了,如果你再逃避……」我頓了

頓,委婉地啟齒:「我會覺得我們可能比較適合當普通朋友。」



  「妳是在威脅我嗎?」



  「我想一了百了,你知道嗎?我最近幾乎每天都在想這個問題。」我皺著

眉頭,「你知道一台機器一旦發生故障,即使再怎麼仔細地修補好,過一陣子

就會再故障,最後每次故障的間隔會越隔越短、問題也會越來越嚴重。」



  「嘉嘉……」



  我打斷徐靖的欲言又止:「我不是沒想過要好好努力,只是,我們現在本

來就沒有那麼多時間去處理這些無聊事的爭吵,所以我才覺得我們應該要分開。

你考慮看看吧,為了你我以後著想,分手或許會比較好。」



  我收拾好東西,拎起包包轉身準備離開教室。

  「嘉嘉。」

  徐靖拉住我的指尖,我隨即下意識地一縮,抬起視線心虛地對上他。

  「妳還有沒有……喜歡我……?」他不死心。



  我沒作聲,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流轉的目光在偌大的教室裡悄悄搜尋另外

一道身影。



  力瑋和周凱已經先走了。



  薰風裡暖暖的氣流搔著我頸項間那些細膩敏感的每一寸肌膚,我在回家的

路上散步時天邊下起傾盆大雨,我連忙打開摺傘,捺著性子走過這片汪洋。



  真是耐人尋味的孤獨享受。



  就在黑夜的帷幕完全遮住地平線以上的天空、就在我以為全世界都遺忘了

自己,眼前佇立了一道身影,他在石階上抽著菸躲雨,手中還帶著一束玫瑰花

和圓圓扁扁的保麗龍盒。



  「嘉嘉?」聽見我的腳步聲,雷抬起頭,捻熄了紅色Marlboro,將手中的

紅色玫瑰花舉到胸前,溫柔的眼睛瞇著對我笑:「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喬
  • 等了好久終於等到這一話!

    我開始不喜歡徐靖了,扭扭捏捏的感覺好差。
    然後雷出現了耶,天哪~感覺就要掀起腥風血雨!(好嚴重啊!)
  • 奇怪 大家都覺得大魔王是雷嗎? :p

    阿亞梅 於 2009/02/27 2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