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哭泣,除了哭以外,完全無法說出完整的字句。


  「唐弗嘉?」空氣中還在振動著力瑋沉沉的音頻:「是妳嗎?」



  玄關有面好大的全身穿衣鏡,我一抬眼便看見鏡中那個孤寂無助的自己,

被胸臆間湧上的悲傷浪潮嚇一大跳,「我……我在……」



  「妳還好吧?」樓下那端視力瑋直接的關心。



  我沒有說話,坐在地上背倚著門板哭得更厲害,我沒有哭出聲音,然而激

烈的抽噎聲終究傳到力瑋耳中,他沒有再開口出聲,但話筒摻雜空氣的雜音,

以及隱隱約約的鼻息。



  我知道他一直在樓下等著。



  「幫我開個門吧,如果妳需要一個……衛生紙,或者,肩膀之類的……」

氣氛有點乾,力瑋試著逗我開心。



  「嗯。」我猶豫了很久,終於按下對講機上的開門鈕,嘎然響音讓厚重的

鐵門應聲而啟,樓梯下有沉重的腳步聲自遠而近,我按捺鼓譟的心跳忐忑萬分,

彷彿經歷了一個世紀的旅行,力瑋終於出現在我視線中。



  「嘿。」力瑋看見狼狽的我,很體貼地沒做任何反應,只是淡淡地打聲招

呼,讓我在轉瞬間再度坍方,完全無法控制撲簌簌流下的兩行眼淚。



  力瑋凝視著我,皺了皺眉頭彷彿猶豫片刻,右手順勢伸出準備要放在我頭

上。就在這時,玄關的門廊冷不防傳出腳步聲,我不敢回頭,然後我看見力瑋

的視線超越我、並落在我身後的來人,一語不發。



  「力瑋?」視線模糊中我聽見周凱的聲音。

  我輕輕閉上了眼睛,幾滴淚水混著眼妝流出眼角。



  「嘉嘉,妳怎麼了?」阿杏注意到淚痕滿面的我,著急地走上前,拿出衛

生紙在我臉上輕輕地拍打擦拭:「怎麼哭得妝都花了,誰欺負妳?力瑋,是不

是你?」



  「沒有啦,跟力瑋沒關係……」我接過阿杏的衛生紙,一擦眼角衛生紙果

然黑漆漆,真是糟了個糕,我現在鐵定長得跟貓熊沒兩樣。



  「周凱彥你為什麼在阿杏這裡?」力瑋詢問的語氣冷冷冰冰,教人不寒而

慄。



  「呃……」周凱百口莫辯。

  「欸,別這樣!這麼兇做什麼?」我扯了扯力瑋的手臂。



  「你女朋友呢?」力瑋拿開我的手,沒打算放過周凱:「你不是說你要跟

她好好重新開始?不是說要劃清界線嗎?現在呢?你在幹嘛?!」



  「劃清什麼界線?」阿杏敏感地抬起頭來,她的聲音正在顫抖:「力瑋……」




  霎時,我全都懂了。




  只是幾句斷簡殘編,而我從力瑋的忿怒、周凱的心虛,還有阿杏大夢初醒

般的神色,已經解讀出一切的來龍去脈。周凱為情所困的表徵,原來只是一個

拿來欺騙的空殼子。




  「沒事。」力瑋對周凱釋出充滿敵意的眼神:「妳自己問他。」



  「劉力瑋,就叫你別這樣了!」我的情緒也跟著歇斯底里,四周劍拔弩張

的緊張氣氛讓我終於忍不住地出聲制止。「這是我跟阿杏家,拜託你們兩個,

要吵到樓下吵,OK?」



  「我先走了。」周凱沒有多做解釋,悻悻然地背起書包離去。



  「妳看到了沒?周凱彥完全沒有為妳的立場做辯護!要是我不認識妳,我

也會認為是妳破壞了他們兩個!」力瑋餘怒未消。



  「好了啦,有完沒完!」我翻翻白眼,眼看阿杏的臉色越來越不對勁,力

瑋罵紅了眼還振振有辭。「阿杏,別理他!」



  「算了。」阿杏撇撇嘴,若無其事地伸個懶腰:「我想吃宵夜,先出門了。」

  「幫我買去骨雞排跟珍珠奶茶!」力瑋沒個正經又補了一句。




  背過身去的阿杏沒有答腔,她只是悄悄地帶上門,逐漸渺小的背影最後終

於消失在樓梯轉角那些歪斜交錯的線條裡。




  「你白目耶,還叫她買什麼宵夜!」我想了想:「之前不是還說如果她再

不正視自己的感情,總有一天她會後悔?現在你幹嘛制止他們?」



  「那是周凱彥太畜牲了,誰叫他跟女朋友復合還不跟阿杏說?」

  「真的復合啦?」我瞪大眼,想確認清楚。

  「妳剛不是也聽到我說了?」

  「我知道啊,只是……」




  「就跟妳說他們之間不是純友誼了!妳又不相信!」力瑋掃我一眼。

  「我現在相信了啦……」帶著力瑋回到我房間,我反手鎖上門。




  「看到周凱彥亂來,其實我覺得很茫然。」力瑋頓了頓:「就是好像在玩

疊疊樂,一直小心地抽出積木、誠惶誠恐地疊到最頂端,然後突然有個人毫不

在意地將這個積木塔翻倒一樣。把我一直以來努力維繫、小心處理的事情,瞬

間擊潰。」




  「然後呢?」



  「然後有一道魔鬼的聲音說:『幹嘛這麼嚴肅?不過就是……』」他倏地

打住。



  與其說是疑惑,不如說我是滿懷期待地諦聽力瑋可能會無心脫口的字句。

力瑋在撞見周凱和阿杏的那瞬間所感受到的五味雜陳,我也同樣有著心照不宣

的默契。



  「妳不要這樣看著我。」力瑋移開原本放在我身上的視線。

  「為什麼?」

  「……」

  「為什麼啊?」我不解。



  力瑋瞪了我一眼。



  「好啦不要瞪我,我好像知道的樣子。」

  「我靠,唐弗嘉,妳很三八耶!居然自己買了生日蛋糕!」力瑋忍不住損我。



  「那不是我買的啦!」我反射性地辯解,隨即接收到力瑋質疑的銳利眼神,

伴隨他臉上得意微揚的嘴角,一個不留神就掉進他挖的坑裡。



  「誰帶來的?」

  「……」劉力瑋,你給我記住!

  「徐靖?」




  『妳還有沒有……喜歡我……?』




  一聽見徐靖的名字,我立刻響起今天補習班下課,我始終答不出口的問題。

我怎麼能對力瑋和盤托出,或許我喜歡的終究不是我的男朋友?我該怎麼一五

一十地交代,男朋友只是讓我用來避免純友誼會變質的障眼法?我又要如何說,

徐靖會跟我爭吵不斷都是因為他早就看出我們倆之間有鬼?




  「別問了。」我走向窗戶,看見了放在鐵窗的菸灰缸:「是我的老朋友。」

  「妳說……妳上次說的那個?跟妳互相傷害的『老朋友』?」

  「嗯,他沒待很久,突然出現在樓下說要幫我慶生。」

  「妳跟他還有連絡?」力瑋面色微慍。



  「是他一直在找我,不知道怎麼樣讓他找到我現在住的地方,出現好幾天

了。」我嘆口氣。



  「靠,他是變態嗎?」力瑋嫌惡地皺眉:「下次不要讓他來了。」

  「嗯?」

  「這樣我會火大。」



  「火大?」火大?這我家耶火什麼大……



  「呃……」發現自己又擇言不當,他瞟瞟眼、長長地吁出一口氣:「也沒

什麼,我只是覺得妳這樣很危險。」



  我沉默片刻:「嘿,你知道為什麼『老朋友』會先走嗎?」

  「怎麼樣?」

  「因為──」我才要開口,就被力瑋打斷。

  「等等,還是別說了。」

  「為什麼?」我明知故問,打趣地將臉湊過去。




  力瑋抬起頭,冷不防朝我扮了個誇張又扭曲的鬼臉,爾後怪腔怪調地學起

我剛才神秘兮兮的模樣:「因為,我好像知道的樣子。」




  「這樣也好。」我在苦澀的笑容中陪他重新堆疊,那些散落滿地的積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CEAN
  • 嘖嘖嘖!!周凱真糟糕,這個小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