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歲大壽在我大學最好的兩位朋友以及一位突然亂入的舊情人進貢後,

回歸平常生活的軌道,可悲的是,身為正牌男友的徐靖什麼表示也沒有。


  時間花在哪,從這裡就可見一斑。與其不厭其煩地經營徐靖的愛,我寧願

選擇力瑋的灰色友誼,大概是我行我素的報應。




  賭氣地不想打給他,一方面是想讓這段感情無聲無息就此淡掉,另一方面

是我討厭面對不夠優雅的分離。可惜徐靖還是想把話說清楚,在第二天補習結

束以後就在教室外堵我。我和力瑋對看了一眼,嘆口氣便走向徐靖。




  「嗨。」徐靖擠出一道尷尬的笑容。


  「嗯,你怎麼來了?」我避開他直勾勾的眼神,感覺力瑋自我身旁走遠,

有些無所適從。



  「想跟妳道歉,我覺得……」徐靖又放低姿態:「我們之間,好像有很多

誤會,雖然我不想碰觸,但是不說還是怪怪的。」



  「你想說什麼?你先說吧!」我說。



  「我覺得我們……應該要重新認識一下,為了日後相處的和諧。」徐靖深

深吸了口氣。



  「你是認真的嗎?」我瞪大眼。「日後相處?」




  「嗯!」徐靖用力點點頭:「我想了一整晚,雖然知道我們相處有很多問

題、好像水火不容,但我還是想繼續跟妳在一起,我希望我們說清楚,今天開

始不要再做那些無謂的紛爭。」




  「徐靖,我想說的是……」我頓了頓,吐口氣:「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再

浪費時間了。」




  「妳……妳的意思是?」徐靖有些愕然。

  「你懂我的意思。」我抿抿唇,不想明說。

  「妳想說什麼?說清楚好不好?」徐靖往我這再靠近半步。




  「我不想直說,你一定要逼我當壞人嗎?」我撇開頭:「花了半個暑假搞

曖昧、又花了半個暑假,重複地吵架、低頭、甜蜜、又很快再吵架,你覺得今

天說清楚以後我們就可以相安無事繼續交往?明年我們是要考研究所的,考試!

我們來補習班是想考上研究所,不是要談戀愛的!你懂不懂?現在不在一起,

不代表以後不能在一起啊!你難道不能等那時候嗎?」




  「這是妳一廂情願的想法!」徐靖瞪大眼,咬牙切齒。




  「不是這樣嗎?我們現在根本沒有辦法處理我們之間的問題,或許留到考

完試以後會比較好,你不這麼覺得嗎?還是你覺得賭上未來沒差?」我皺眉頭,

想要輕聲細語和他講道理:「你可能現在覺得沒差,但我不希望你以後會恨我。」




  「唐弗嘉,妳知道我最看不慣妳的哪一點嗎?」徐靖釋出敵意:「就是妳

這種自以為是的個性!妳真是我看過最自私的女人!不管什麼事情,妳做任何

事的出發點都只是為自己想!妳要空間、妳要朋友、妳要未來,現在還想要我

不恨妳,真是太好笑了!」




  我沒有搭腔。




  「說真的,我可能是犯賤,因為我永遠搞不清楚為什麼我老是看不慣妳妳

還是這麼吸引我,更可怕的是我居然還是千方百計想跟妳在一起。」




  「對不起。」




  「別跟我道歉,我只想問妳最後一次,妳老實回答。」徐靖看著我,眼底

流露些許恐懼:「是不是因為劉力瑋,妳才想和我分手?」




  「這問題……」我苦笑:「連我都不想問我自己。」

  「妳喜歡他,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是呀。」我終於鬆口,意外的誠實讓我感到前所未有釋然:「但是,到

了一百年以後我跟他還會只是朋友。」




  「為什麼?」

  「因為愛情是不可逆的,不是嗎?」




  徐靖甩頭走了,如我所料不歡而散地結束這一切。我在空盪盪的長廊上困

惑了幾許,不管是談戀愛或談分手,為什麼明知道有這種結果卻還要體驗過程?

過程不過是在誇飾醜陋的昨天,讓一切都變得不堪回首,最後朋友也做不成。




  我吸吸鼻子,下意識拿起手機撥給力瑋。




  「喂?」

  「我跟他說了。」




  我想擁有朋友。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這麼需要朋友,我以為我可以在徐靖身上找到,但是徐

靖卻把我拉進愛情之門,當時我只是怕徐靖會離開我的生活,於是變成他的戀

人。在分手後,我以為從此以後,我跟徐靖可以永遠是朋友,但有過愛情的友

情終究會是不可逆的難堪。




  當我意識到這點的嚴重性以後,就用更謹慎的態度面對力瑋。

  不是我不怕後悔,是我更害怕失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