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疲憊,黃昏把街道的盡頭拉得好長好遠,塞滿課本和活頁夾的包包沉

甸甸,扯得我原本就驚惶失措的步伐更凌亂。


  走回學校就看見力瑋待在籃球場邊的長椅上,周凱不在。


  暑假的校園仍舊空空蕩蕩,我走近力瑋,或許是內心五味雜陳,我讀不出

他的表情。




  「你吃了嗎?」我問。

  「嗯,剛吃。」力瑋抬起頭:「妳還沒吃?」

  「我不餓啦。」我笑了笑。

  「妳還好嗎?」他還是那句老話。




  「應該……吧……」我深深呼吸,壓低視線:「老實說,我不知道我在這

時候來跟你聊是不是對的,但是你昨天才跟我說,不要再把自己的煩惱悶著不

說,所以就來了。我不知道,改變自己以前的那種方式會不會改變什麼。」




  「你們說了什麼?」



  「我不想說,說越多只會越覺得我自己好像真的很糟糕。」我像洩了氣的

皮球,徹底陷落谷底低潮。



  我感覺力瑋的手逐漸靠近我,在離我五公分不到的空氣中擱淺,加速心臟

跳動的頻率。之後,緩緩收回。



  「那,他對你說什麼?」

  「他問我,還有沒有喜歡他。」我說:「我回答不出來。」

  「嗯。」




  「他問我,是不是因為你……」我閉著眼全身發抖:「我才跟他分手……」

  「妳說什麼?」

  「他問我是不是因為你的關係我才跟他分手。」我很快重複一次。




  「我是問,妳回答什麼?」力瑋定定地問。

  「我說,這個問題連我都不想問我自己。」我悲傷地摀著嘴,語帶哽咽。




  我們之間始終隔著一條線,每當感覺到那條線存在,我就窒礙難行,唯恐

一個不留神就越境。然而疲憊脆弱與寂寞就是血淋淋的事實,我也是人,也沒

有所謂絕對的定力,我只能麻木地逃避,除了逃還是逃,但這樣一而再再而三

地挑戰底限,只會加快崩潰的速度。




  「如果換成我問妳,妳會告訴我嗎?」




  「……劉力瑋,我真的不應該來找你。」我屏著氣息湊近他的臉,在胸口

的灼燒過境後不顧一切扯掉長久以來在我們之間的那條線,吻上他的嘴唇。




  我從來沒有問過自己到底喜不喜歡力瑋,知道了答案又怎樣?既然早是寫

定的結局,又何必構思與探索其中的千迴百轉?我向來都不是愛找藉口的人,

也知道自己若撇開頭絕對壓抑得住,但或許是此刻的我真的太無助又太浮動,

禁不住誘惑失控。




  我的雙臂緊緊勾住他後頸,力瑋也瘋狂地回應我燥熱難耐的唇舌,因為彼

此都清楚不會再有下一次,於是化作激烈的火海,自我的內心深處延燒。




  被扯斷的線在一個深吻的時間默默地築成厚重的牆。

  忘了是誰先放手,只記得等我們完整分開時,一切已經回不去了。




  我挺直背脊,往旁邊拉開點距離。整個校園彷彿沉默了一世紀之久。我紊

亂的理智終究鎮定下來,卻改變不了木已成舟。恐懼悄悄萌芽,長成一片伸手

不見五指的叢林。





  「果然還是……」力瑋打破沉默,話語卻不完整。

  「嗯,真的……」我抿抿下唇:「跟我想的一樣。」




  我們轉過頭對上眼,相識大笑,奇怪的是這場歡樂的鬧劇讓我笑得好想哭,

這有和徐靖分手時意外缺席的空虛,我怕一停止笑聲,濃重的苦澀酸楚就會立

即揭穿。




  力瑋的視線靜止著,遲遲沒有移轉。

  我看著沉默的他,索性替他解圍:「我自己回去吧,天色還早!」

  「嗯。」




  然後我連『快去念書』或『再見』這種佯裝稀鬆平常的對話都無力脫口,

此刻的尷尬說再多都無益,起身朝著校門口就大步往前走。




  「為什麼不是妳呢?」力瑋用我聽得見的音量在啜泣。




  我沒有停下腳步。

  因為我知道,要是停下來,才會把我們毀得一點也不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