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樂會厭惡晨曦自然有她的道理,因為地球是圓的,讓世界有了晝夜。

  秋夜,晨昏之中日暮正薄,佐樂拐著高跟鞋、她身旁伴著一個年輕男人,扶著她在凌亂的步伐中前進。

  佐樂突然一個踉蹌,被男人即時拉住。

  「欸,小心小心!」

  「沒事──」佐樂淺淺一笑,才說完就右腳踝就一拐,險些栽了跟頭:「奇怪,怎麼剛一瞬間天旋地轉……」


  「因為妳喝醉了,親愛的。」男人一手搭上佐樂纖細的後頸,手指頭不安分地游移,他俯下身靠近佐樂的雙唇。

  「我才沒醉,別亂說!」佐樂嚷嚷起來,又拉開距離。

  「好好好,妳說沒有就沒有。」男人寵溺地笑著。

  「啊!35號,對……這是我家!」佐樂試著稱大雙眼看清楚門牌:「耶!我回家了!欸……」

  「嗯?」男人尾隨佐樂,也踏上石階。

  「你……餓不餓?」佐樂嫣然一笑,風情萬種地在男人的胸口畫著圈圈。

  「當然餓,妳不知道,妳可口得讓人想犯罪?」

  「喂!人家跟你說認真的!」佐樂嬌嗔一聲,笑著瞇起眼:「我肚子好餓,你幫我買個滷味,就在剛剛右轉彎進來的巷子口,好不好?我想先去洗個澡,待會我再幫你開門……」

  「好啊,不過待會我怎麼找妳?」

  「我住五樓,你待會按對講機,我就幫你開門。」佐樂的身子搖搖晃晃:「拜託你了,我頭好暈,走不到那邊……」

  「好,我知道了。」男人上前在佐樂的額頭烙下一吻。「妳先休息,待會見。」

  「嗯。」

  佐樂見男人轉身走遠,掏出鑰匙開了門,甩上公寓大門的那刻她挺直了腰桿、腳步俐落地爬樓梯上樓,與方才神智不清的模樣判若兩人。

  她根本沒醉。

  「哼,真是個蠢男人。」回到房間,佐樂脫光衣服、露出婀娜姣好的曲線踏入浴室,她望著鏡中的自己,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事實上她並不住在五樓,也沒打算和那個萍水相逢的男人有進一步的發展,要不是這男人死纏爛打堅持要送她回家,又擺明居心不良的模樣,佐樂也不打算費任何心思捉弄他。

  說謊的人最快樂,這是佐樂的座右銘。

  這樣似是而非的詭辯並不是她與生俱來的邪惡,她甚至不喜歡在工作場合、或對朋友耍什麼陰險的心機手段,不過對於想圖謀不軌的對象,她秉持不乾脆、不推開、不果決的處事態度,凡事讓自己多出幾條路選擇,必要時就撒點謊演場戲將麻煩打發掉,她管這叫「惡魔根性」。

  當然惡魔根性是個兩面刃,但她從不在意自己惹出的諸多禍端,反而覺得這遊戲有趣極了,特別是捉弄男人。



  佐樂的眼睛閉不到兩鐘頭,半夢半醒間她只覺得鬧鐘似乎響過,但她下意識認為是那個被她鎖在門外的倒楣鬼猛按對講機的聲響,而自動選擇忽略……

  直到她察覺事態不妙,睡眼惺忪地從床頭將鬧鐘信手摸來,旋即跳下床。媽的,真該死,要不是昨晚那個難纏的……叫什麼來著的傢伙,為了灌醉她讓她喝下數不清的龍舌蘭,她也不會一覺睡到太陽曬屁股!

  她衝進浴室、花兩分鐘的時間盥洗,再換上撩人的窄裙和襯衫,抓著包包、頂著一頭亂髮就衝下樓,攔下一輛路過的計程車。

  「妳好,小姐請問要到哪?」司機見到佐樂上車,卻看見一張對著後視鏡塗脂抹粉的臉孔。

  「啊?」佐樂看也不看他:「到桃園機場。」

  「機場?!」

  「怎麼了?只載短程嗎?我有帶錢。」佐樂放下手上的海綿,認真對司機說話:「先生,拜託,我真的很急。你不能載我到機場,我現在就叫別台車!唉,說來話長,昨晚我拒絕了我未婚夫的求婚,他現在打算回英國了!如果現在我不把他追回來,我就會永遠失去他!拒絕他是我的錯,但是……但是……嗚嗚嗚嗚……」

  佐樂眼角流出一行清淚,水汪汪的大眼睛讓她看起來更是楚楚可憐。

  「好好好,小姐,妳別急,我現在就盡我最大的全力送妳到機場!」

  佐樂連篇的鬼話果不其然地奏效,計程車司機賣命地踩油門又猛超車,顯然將交通規則全拋到九霄雲外,佐樂則繼續整理門面,即使計程車在高速公路上馳騁,不消一會工夫,她居然畫好了精雕細琢的無暇眼妝。

  司機快馬加鞭之餘,還不忘悄悄打量佐樂。

  「妳男朋友是外國人?還是他打算出國念書?」

  「他啊……」佐樂轉了轉眼珠子,一雙巧手繼續刷著睫毛:「他之前在英國拿到心理學博士的學位,半年前為了我回台灣,放棄在英國的學術研究,昨天跟我求婚,希望我跟他一起去英國,但是我還沒想清楚,他以為我拒絕了他的求婚,就說他要回去英國教書!」

  「去英國教書,哇,妳男朋友這麼厲害啊?」

  「是未婚夫!」佐樂正色:「我已經決定要嫁給他了!所以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把他追回來,司機先生,你能不能再開快一點!我這輩子的幸福就掌握在你手裡了,絕對絕對不能失去他!拜託你!」

  佐樂移動視線,偷偷瞄了儀表板一眼,心中暗自竊喜。

  司機又加快車速,但好奇心也絲毫不減。他看著正在用幕絲整理一頭捲髮的佐樂,忍不住又問:「妳看起來還很年輕,怎麼妳男朋友已經想跟妳結婚了?」

  「嗯……」佐樂小心翼翼地撥整頭髮:「我想是因為他已經三十五歲,事業有個著落,開始想成家了。欸,司機呀,是不是快到機場了?」

  「是啊,已經下交流道了,還沒花上半小時,夠快吧!」

  「可是我看你剛才車開好快,要是超速被照相,罰錢了那怎麼辦?」

  「沒關係啦,功德一件、日行一善啊!就跟妳說放心嘛!妳都把終身幸福交到我手上了,我絕對會盡全力送妳來的!哪,已經到了。」司機將車停到機場一側。

  「司機,你真是個好人!」佐樂看著跳表機上的數字,俐落地從皮夾抽幾張鈔票:「來,這是車錢,不用找了。」

  「謝謝。妳長得這麼漂亮,妳男朋友應該也很帥喔!」司機收錢,還不忘美言幾句。

  「其實,他長得怎麼樣……」佐樂打開車門,露出甜美的笑容:「我跟你一樣,也沒看過!」

  「啊?」司機呆若木雞,直到佐樂好整以暇地下車,關上車門揚長而去,他才知道自己被這愛說謊的女人給騙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mouflage829
  • 哇嗚...
    劇情狠流暢!!
    最後的那段話 也結束的好精采
    把惡魔的根性 寫的超極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