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旅客,現在飛機即將要降落台灣桃園中正機場,請各位乘客繫好安全帶,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高柏堅收起厚厚一疊學術期刊文獻,剛硬的輪廓鬆弛了幾許。他皺了皺眉頭,調整一下作姿,十四個小時的長途飛行再加上轉機的舟車勞頓讓他顯得格外疲憊,硬邦邦的經濟艙座椅簡直是監獄。

 

  高柏堅生活習慣上的毛病一向不少,認床也是其一,在飛機上睡不著就算了,更糟糕的是他必須回台灣面對那些不精良的實驗儀器、三腳貓的學術涵養、落後的資訊網絡……還有,他最不想面對的私生活。

 

  想到這,他閉上深邃的雙眼。

 

  高柏堅認為自己不是婚姻上的逃兵,但當初他選擇放棄婚姻,已經讓自己成為千夫所指的罪人,如今即使遠走英國兩年,即將回台灣的他仍深感不堪回首,然而同時,他對程采珊也還抱持著一絲希望。

 

  陽光普照,舊有的氣候現在竟如此生疏。飛機降落後,高柏堅隨著機艙上其他旅客魚貫離開。他領完行李,在大廳瞥見拿著打上自己名字紙卡的佐樂,緩下腳步漸漸朝那個方向走。

 

  此時,佐樂身後卻出現了剛才受騙的苦主,計程車司機氣呼呼地直接拽住佐樂的手臂。

 

  「啊!」佐樂痛得尖叫一聲,轉過頭來嚇了一大跳。「先生你幹嘛?好痛,放手!」

 

  「妳實在是好大膽!我剛才在高速公路上開到兩百,少說也要罰六千!以後不能開車作生意怎麼辦?妳現在給我把錢吐出來!」

 

  「哼,笑死人了!」遇強則強的佐樂翻臉比翻書還快,她輕蔑地說:「先生,你要搞清楚欸,我剛也問過你啦,是你自己說日行一善、功德一件的!拜託喔,這年頭哪有人想建廟還跟人收香火錢?」

 

  這女孩想必就是李其琛的研究助理了。

 

  身為心理學家的高柏堅,百分百信奉「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套哲學,如果現在就過去英雄救美、破壞這場精采絕倫的好戲,那豈不是太可惜?於是,他默不作聲地繞到佐樂身後,興味頗豐地隔山觀虎鬥。

 

  「妳……」司機瞠目結舌,舉起手似乎想對佐樂動手。

 

  「你想打我?」佐樂冷笑,「別忘了這裡是機場,你一出手我馬上叫強暴!看他們會相信哭得梨花帶淚的弱女子、還是相信你這個剛在高速公路上開到時速兩百四的計程車司機!」

 

  「我看妳年紀輕輕、單純單純,想不到妳居然敢騙我!說什麼妳拒絕未婚夫的求婚要把他追回來啦,靠腰咧!林北沒跟妳計較吊銷駕照怎麼生活,就已經仁至義盡了!我現在就打得妳哭爹喊娘!」

 

  高柏堅見狀,正想上前制止,不料佐樂俐落一閃,就躲開司機揮舞的手掌,一雙眼睛居然像打開了水龍頭,說哭就哭,眼淚源源不絕地流滿整個臉龐,高柏堅和司機簡直看傻了眼。

 

  「救命啊!救命啊!」佐樂東張西望,瞥見了愣在一旁的高柏堅,趕忙躲到他身旁,淚指著計程車司機、還煞有其事地哽咽:「這個人……他……」

 

  「他怎麼了?」高柏堅覺得有趣,打算將計就計陪佐樂演下去。

 

  「我也不知道……今天一大早,我從台北搭他的計程車來機場接我未婚夫的機,因為我很急,就請他開快一點,結果我付了車錢,他就說我唆使他超速,要我賠罰金給他,剛剛就動手打我!嗚嗚嗚……」佐樂說完,竟涕泗縱橫地鑽進高柏堅懷裡。

 

  「未婚夫?!」高柏堅只覺得一陣好笑,這女人不是來替他接機的嗎?要不,剛她手上那張寫著高柏堅的字卡是怎麼回事?現在黃袍加身,他莫名其妙多了個未婚妻!

 

  「別聽她在說謊話!像她這種假仙假怪的肖查某,最好是有人敢娶她!」司機說:「先生,你別管多閒事,閃一邊去!」

 

  「我就是她未婚夫,誰說沒有人敢娶她!」高柏堅伸手,一把攬住佐樂的纖腰。

 

  「啊?」佐樂這才有暇抬起頭打量眼前替她解圍的男子。

 

  她最喜歡的偏瘦體型、藏著智慧光芒的深邃眼睛,更重要的是……和那些乳臭未乾的碩士生或大學生截然不同的,熟男魅力!高柏堅在外型上紮紮實實地打中佐樂的偏好點。

 

  「你……」司機啞口無言。

 

  「怎樣?你再不走我馬上就叫警察!」高柏堅對司機怒斥。

 

  司機瞪著超出他一顆頭的高柏堅、摟住佐樂的樣子又氣勢凌人,只好自討沒趣地走了,還忍不住碎碎念:「媽的,一天還沒過完居然就遇到兩個瘋子!」

 

  「妳沒事吧?」見司機走遠,高柏堅鬆開摟緊佐樂的手。

 

  「嗯……我沒事,謝謝你……」佐樂連忙抹掉臉上的眼淚,還給高柏堅一個甜美的微笑。

 

  「那,妳的未婚夫呢?」

 

  「呃……不知道,我剛在這邊等好久都沒看到他,可是我今天太匆忙,手機忘了帶,根本無法連絡他。對了,先生,你的手機可以借我嗎?」

 

  「好啊,沒問題。」高柏堅忍住上揚的嘴角,掏出手機遞給佐樂。

 

  佐樂接過手機,從包包裡翻出一本小冊子,按下電話號碼撥出,電話無法接通,她急著又連撥好幾通,最後無奈地將手機交還給高柏堅。

 

  「怎麼樣?」高柏堅問。

 

  「沒打通……」佐樂垂頭喪氣:「看來只好在這邊再等等看了,不過還是謝謝你。」

 

  高柏堅看著手機裡的號碼,忍不住噗哧一笑,那串電話的原主不就是這支手機嗎?會打通才有鬼!

 

  「這樣吧,我陪妳在這邊等?」高柏堅提議。

 

  「耶?」佐樂愣了愣,這是所謂的艷遇嗎?她興奮得小鹿亂撞,下一秒又害怕眼前的紳士熟男會發現自己撒的瞞天大謊:「沒、沒關係啦!你已經幫我很多很多了,再耽誤你的時間我會覺得很抱歉……」

 

  「我是怕剛才那個人又來找妳麻煩,要是妳又連絡不上妳未婚夫、那不就沒人保護妳?」高柏堅笑了笑:「反正我才剛下飛機,不急著回家,就陪妳等一會吧!」

 

  「可是……」

 

  佐樂對高柏堅的體貼溫柔簡直愛慕得五體投地,她多想大喊,老娘根本沒有未婚夫啊!要不是為了要接一個從英國空降來的大叔,還差點睡過頭,她才不想自貶身價!

 

  「難道,妳是怕被妳未婚夫誤會?」高柏堅看著佐樂為難的樣子,忍不住又想調侃幾句。

 

  「哎呀,不是啦!真是一言難盡……」佐樂先是支支吾吾,隨後又開始胡謅:「我們昨天晚上在電話中大吵一架,現在又連絡不上他,我怕……」

 

  「怕他丟下妳?」

 

  這女人還真有才華!這樣都能硬拗,怎麼不去演藝圈闖蕩一下?待在李其琛身邊當研究助理也太可惜了,高柏堅似笑非笑。

 

  「嗯……唉,真是流年不利,遇到一個不講理的司機,連愛情都沒了……」佐樂低頭眼面,才說著又擠出幾滴眼淚。

 

  「沒關係,反正我今天沒事,再陪妳等一下!」

 

  「謝謝你……對了,你從哪邊回來的呀?」

 

  「倫敦。」高柏堅說。

 

  「真的啊?我未……呃不是,是我前男友也跟你一樣耶!說不定你們搭的是同一班飛機!真是命中註定耶!」佐樂欣喜若狂。

 

  「啊?」高柏堅挑眉,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這鬼話連篇的女人。

 

  「對啊!你看,我為了接他跑到機場,結果他拋棄我,你跟他原本要搭的又是同一班飛機、湊巧救了我,這不是命中註定是什麼?」

 

  「妳大概沒想到,我不只跟他搭同一班飛機,連名字,都跟他一模一樣。」高柏堅抽起佐樂手中的紙卡,在她面前晃了晃。

 

  「你……你是高柏堅?!」佐樂臉都綠了。

 

  「是啊,真是『命中註定』呢!」高柏堅冷冷地欣賞自己經典的惡作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彧
  •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呢 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