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言中研院臥虎藏龍,不僅各學院不乏多才多藝的各路高手,更由於經常舉辦研討會,總是有一批老饕級的行政人員委外包辦餐點,美食饗宴向來就是家常便飯。

 

  李其琛自從當上管理學院院長以後,和各大研究機關往來甚密,縱使他老是抱怨外務太多讓學術地位岌岌可危,但秉持著管院與人為善的精神,李其琛出席學術類公開場合就像參加時尚派對一樣熱衷,並且攜帶研究助理輪番上陣!

 

  李其琛名下的助理有二,一是企管系系花程昶曦,職屬兼任助理,昶曦擔任李其琛哪一門課的隨堂助教,那門課就會讓大學部男生趨之若鶩、搶個頭破血流;另一位就是專任助理,于佐樂。

 

  佐樂與昶曦的姿色不分上下,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卻南轅北轍。昶曦待人親和嫻淑有助於聲望,適合對下;佐樂處事俐落精明有助交涉,適合對上。因此每回參加研討會,李其琛攜伴的不二人選自然是佐樂。

 

  然而,今天這陣仗倒是一樁個案。

 

  投資大筆經費、三推四請好不容易將高柏堅給帶回台灣,李其琛不敢怠慢,忍痛把自己最得力的助手「獻」給高柏堅,只好退而求其次,帶著昶曦隨行到會場。

 

  昶曦身著一襲純白色小洋裝,伴在李其琛身旁,簡直羨煞了其他學者。但他到會場,只是東張西望,心上盤著懸念。

 

  「這邊人太多,妳看到佐樂了沒?」李其琛側頭詢問昶曦,心不在焉。

 

  「沒有耶,佐樂姐今天早上給高老師接機,請假沒進辦公室……」昶曦輕嘆,也是憂心忡忡:「下午打過她手機,也沒有接……」

 

  「再打!」李其琛焦慮得坐立難安:「真是的!不是叫她去接應高老師嗎?平時來去一陣風隨傳隨到,我看了都嫌她煩,怎麼今天這麼重要的時刻,連個鬼影子都沒看到?……怎麼樣?打通了沒?」

 

  「呃……」昶曦手機還貼在耳邊,一臉為難地望著李其琛,水汪汪的眼睛彷彿隨時會滾出眼淚。

 

  「好好好,」對淚眼婆娑完全沒轍的李其琛放軟口氣:「到底怎麼樣?打不通是不是?」

 

  「電話……被轉到語音信箱了……」昶曦細弱的聲音在顫抖:「老師,你別生氣,佐樂姐這麼有責任感,應該只是出了什麼意外,我們再等等看!」

 

  「意外也不行!」李其琛氣炸了:「我數到三,要是再不給我出現……」

 

  「老師!」

 

  高跟鞋的聲音輕盈地在地板上盪出聲響,佐樂穿著一襲黑色晚禮服、還盤起長長的鬈髮,笑吟吟地走到李其琛面前。

 

  「佐樂姐,妳終於來了,要是妳再不──」

 

  昶曦喜出望外正想寒喧,佐樂卻比了個噤聲手勢,對她眨眨眼。

 

  「高老師,李其琛老師已經等候您多時了。」佐樂轉身,對高柏堅巧笑倩兮:「很榮幸能邀醒到您一起參與這次的研究計畫,預祝未來能夠順利。」

 

  等等,這是剛才那個和他唇槍舌劍、嗆得不可開交的女人嗎?

 

  高柏堅回想起不久前的剛才,原以為強迫她陪他在百貨公司買寢具、足以讓她勞心勞力,殊不知,一走到設計師時裝專櫃,佐樂一口氣試了二十套晚禮服,怎麼催她都聞風不動!更別提搭計程車趕來中研院的一路上,她將妝容卸掉重畫、在他面前大剌剌地以廬山真面目示人,儼然是對他男性威權與魅力的絕對藐視!

 

  「高老師您好,久仰大名了!」李其琛走上前,給高柏堅一個熱情的笑容。

 

  「你好。」受寵若驚的高柏堅這會倒是淡然,佐樂說變就變的行徑著實嚇著了他。

 

  這時,高柏堅才有空與昶曦四目相交。

 

  「這位也是你的研究助理?」高柏堅問。

 

  「是啊!她是我的兼任助理──程昶曦,是企管系大學部的畢業生。」李其琛說:「另外一位,也就是今天接待您的于佐樂,碩士畢業後就一直當我的專任助理了,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未來的研究計畫,她將會全權協助你。」

 

  「高老師,請多指教。」佐樂瞇起眼笑,彎腰稍微鞠了躬,低胸領口內的輪廓陰影險些讓高柏堅噴了鼻血。

 

  他不介意李其琛把研究助理雇來當花瓶、處處給研究院那些不食人間煙火的阿宅放閃光,他只介意──為什麼李其琛與他無冤無仇,居然要欺騙他的感情?

 

  明明另一個助理才是貨真價實的溫柔天使心!李其琛就硬要配給他這個不打不相識的于佐樂?感覺真是出師不利!

 

  這場學術盛會的開場上,李其琛簡潔地致詞,緊接著就邀請高柏堅上台。

 

  披上西裝外套的高柏堅,加上眉宇間流露出的自信,讓他瘦弱的身型都筆挺起來,從容不迫地走到舞台上。

 

  「經濟學之父Adam Smith,基於人類的自利心,創造了資本主義這個強大的世界,然而,這個肉弱強食的都市叢林中,人類被金錢遊戲給迷惑了,漏洞還是很多,因為這個世界是一個潘朵拉的盒子,有貪婪、慾望、嫉妒、仇恨、背叛、自私……」

 

  佐樂雙手抱胸,望著台上的高柏堅,眼底閃爍著神秘的光芒。

 

  她目不轉睛。

 

  「……總而言之,不管目前手邊這些儀器有多麼簡陋與過時,我都會秉持堅定的信念,勇往直前地與李其琛老師繼續研究的!」

 

  簡陋?過時?

 

  只見台下一堆專家學者紛紛交頭接耳,想確認剛才是不是聽錯了高柏堅使用的形容詞,竊竊私語的聲音此起彼落。

 

  高柏堅對台下還意會不過來的專家學者們敬禮之餘,還不忘挑挑眉,像個惡作劇的孩子。

 

  佐樂朝身旁一睨,見李其琛顯得有些不自在。

 

  「佐樂姐,」昶曦推推佐樂的手肘,不太確定地問:「高老師……是在拐個彎……罵老師嗎?」

 

  「可惡。」佐樂面無表情,語調卻十分冰冷。

 

  「佐樂姐,PEACE!以後妳還要當高老師的助理,一定要忍住啊!」昶曦熟知佐樂的個性,被欺負了就一定要報復回來,而且勢必殺人於無形,然而,當昶曦一轉頭:「……咦?人呢?」

 

  眼見高柏堅下台,佐樂到自助Bar取了兩杯香檳,一雙美腿踏著優雅的節奏快步迎上去。

 

  「妳……」

 

  「我聽了高老師的演講,很感動、也很崇拜,所以想約高老師跳支舞,另外也為今天早上的出言不遜跟你陪罪。」佐樂舉起香檳:「敬高老師一杯,預祝未來合作能夠順利。」

 

  「謝謝。」高柏堅接過杯子,輕擊佐樂的玻璃杯,只見她的大眼睛都笑彎了,他不禁竊喜,大概是自己太高估她了,不過就是個二十幾歲的小女孩,幾句美言快就被他收服!

 

  宴會樂聲驟變,是Tango的節奏,高柏堅作了個邀請的手勢,佐樂右手緊握高柏堅的手掌心,高柏堅胳臂攬住佐樂的纖腰,無意間觸著了她細緻嫩白的背部,她羞澀一笑,高柏堅愣了愣,居然不爭氣地起了生理反應。

 

  論舞姿、身段、眼色,兩人共舞可說是無懈可擊,高柏堅領著舞,佐樂一踩一踏都流暢迷人、沒有絲毫差錯。

 

  他們一圈又一圈地舞動,離開眾人群聚的會場中央,高柏堅正陶醉得盡興,佐樂卻停下舞步。

 

  「高老師,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佐樂凝視他,眼淚又簌簌地掉下來。

 

  這次又怎麼了?他對局勢的豬羊變色有了不祥預感。

 

  「你的手……」佐樂繼續哭泣:「雖然我很喜歡高老師,但是你怎麼可以這樣……」

 

  他低頭一看,自己的手不知為何,居然出現在佐樂的胸前!

 

  緊接著,是一道細碎的快門聲。

 

  等他回過神來,佐樂已經擦乾眼淚、關閉數位相機的電源,笑咪咪地收回晚宴包。

 

  「妳剛才……拍了什麼?」高柏堅從沒有這麼膽怯過。

 

  「我不知道高老師這麼喜歡我,所以跟你拍照留個念!今晚回家再把照片寄到你信箱。」佐樂收起笑容,附在高柏堅耳畔低語:「看得出來,你被叫回台灣是心不甘情不願……不過,要是你想反悔、想一走了之,我就把這張照片公開,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這女人簡直是蛇蠍……不對,用蛇蠍這種肉身的生物形容她還嫌太低估,她根本就是個惡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