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白色系的教堂,雖是歡樂喧鬧的氛圍,卻也有股超然的靜謐。

 

  小提琴弦音在屋內迂迴旋繞。

 

  高柏堅意識逐漸清醒,紅毯彼端站著一道身影,只見到一襲純白色婚紗,裙擺拉得好長。

 

  那人是誰?

 

  新娘的蓋頭罩得牢實,高柏堅怎麼聚焦,也看不清她的臉。

 

  『采珊?』他試著叫,不是很確定。

 

  對方平靜地佇立,沒有回應。

 

  『過來。』高柏堅說。

 

  『過來。』新娘也這麼說。

 

  高柏堅想上前,腳卻像生了根動也動不了。新娘似乎也沒有要走來的意思,就這樣,兩人各據在紅毯的頭與尾,無動於衷。

 

  不對勁,高柏堅本能地產生懷疑。

 

  這是夢。

 

  他很快意識到這虛華不實的佈景是一場騙局。身為心理學家,再加上強而有力的自我潛意識,他試過許多控制夢境的方法,這難不倒他。

 

  經過合理的懷疑,他穩住情緒,發現新娘走了過來,直到他跟前,溫柔地撫摸與擁抱。

 

  這是他離婚以後,再也沒有過的溫暖觸覺。

 

  『再見。』是程采珊的聲音,他認出來。

 

  『采珊!』他情緒激動,手勁一個用力,睜開了眼睛。

 

  高柏堅從沙發上醒來,毛毯滑到地板讓他感到一陣涼意,他一起身,立刻感到頭暈目眩,撿起毛毯蓋回身上,才發現茶几上擺著一顆藥丸,一杯水,杯子下還壓了張紙條。

 

  「止痛藥解宿醉,新辦公室在H704

   P.S. 上班記得收 E-mail。」

 

  高柏堅一邊拿著紙條反覆閱讀,一邊忍不住回想起撫摸他的那雙手……昨夜半睡半醒他什麼都想不起來!難道那個人是于佐樂?

 

  他看著桌上的止痛藥,忍不住笑得心神蕩漾。沒想倒這女人嘴上壞,實際上倒是蠻貼心的嘛!感覺良好的高柏堅吃了藥,拿起杯子喝水。

 

  「噗!!!!!」水才入喉,他直覺得消毒水味充斥得一陣噁心,連忙將水吐回杯中。

 

  自來水?!

 

  這女人到底有沒有生活常識?竟然倒自來水給他!

 

  不對,她一定是故意的!高柏堅立刻將適才不當的揣測拋諸九霄雲外,那個笑裡藏刀的女人,連他犯宿醉也要出招對付他,果然最毒婦人心!

 

  基於全身不聽使喚,讓他下不了床,高柏堅只好捏著鼻子喝水把藥給服了,沒過一會他便覺得舒緩許多,從行李箱翻出衣物換洗,準備出門。

 

 

  H704辦公室內,佐樂翹著腳在自己的新位置上塗指甲油,並動口不動手地支使一位男孩組裝桌上型電腦。

 

  雷憲之一臉疲態地打呵欠,兩眼無神盯著螢幕安裝軟體。

 

  打從凌晨兩點,接了一通不該接的奪命連環call,雷憲之就再也不得安寧!讓他線上遊戲打到一半的副本滅了團,又要他從新店騎將近一個鐘頭的車殺到台北市,還必須將這女人從不曉得哪位苦主的家給「拯救」出來,搞到凌晨四點才能回家躺直!

 

  結果,才睡沒兩個鐘頭就把他召喚到學校裝電腦,誰來告訴他這又是哪招啊?!

 

  「憲憲,裝好了沒?快點去幫我買早餐!」佐樂催促著,又朝剛上好色的指甲不斷吹氣。

 

  「等一下啦!我才剛裝好Office,還沒找到破解檔!」

 

  「要破解檔幹嘛?你就讓高柏堅用試用版就好了啊,管他那麼多!」佐樂惡狠狠地說:「快點啦!我都快餓死了你還慢吞吞!等一下708的儀器就要送過來了。」

 

  「蛤?!還有喔?」雷憲之當場傻了眼:「不要啊……我想回家睡覺……」

 

  「欸,你廢話怎麼這麼多啊?!我只睡一個小時都沒在抱怨了!」佐樂走到雷憲之身後,使出了殺手鐧 :「你如果再拖拖拉拉,等下昶曦來上班,我就……」

 

  「好啦,我現在就去買!」

 

  「乖!」佐樂眉開眼笑,拍拍雷憲之的頭頂,回到自己的位置。

 

  身為僕人的宿命就是為虎作倀,雷憲之認了,誰叫他這麼不巧落了個把柄在這惡魔手上,像個頤指氣使的公主要他使命必達呢?

 

  雷憲之才離開H704不一會,高柏堅就來了。

 

  一進門,佐樂就笑嘻嘻地打招呼:「早安!」

 

  「喔,早……」高柏堅低下視線一瞥,佐樂那件短得幾乎只蓋了臀部的連身迷你裙下,那雙美腿居然還穿了薄透的黑絲襪,膚色若隱若現。

 

  要死了!李其琛到底在打什麼歪主意啊?

 

  高柏堅慌忙抬高視線,對上佐樂的雙眼。

 

  「高老師,你的位置在裡面。」此刻她雖然笑臉迎人,卻彷彿看穿他的心事:「實驗室就在這邊走廊走到底的H708,待會電話來了儀器就會送到那,我再過去整理。」

 

  「好,我知道了。」高柏堅脫下風衣,將公事包擺在大桌子上,坐在旋轉椅上疲倦地揉了揉眉心。

 

  「還在宿醉嗎?」正在用電腦的佐樂抬起頭。

 

  「好多了,謝謝妳的止痛藥。」高柏堅倍感窩心。

 

  氣氛一片祥和,急促的腳步聲攪亂一池春水,雷憲之在門口停駐。

 

  「同學,什麼事?」高柏堅先看見他。

 

  「呃……老師不好意思,我來拿東西給她。」雷憲之畏首畏尾地指著佐樂:「欸,早餐來了。」

 

  「謝謝!」佐樂轉頭,看見食物的她笑得正嫣然,這一幕不偏不倚地烙印在高柏堅心中。

 

  「那,我先走了。」任務達成的雷憲之說:「掰掰!」

 

  交男朋友了啊……

 

  發現自己惆悵,高柏堅感到有些好笑。

 

  轉念一想,再怎麼說,年紀輕輕姿態婀娜,心機重城府深,連昨晚他都差點著了這女魔頭的道,于佐樂會沒有男朋友才奇怪!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阿彌陀佛!

 

  高柏堅忍不住暗自雙手合十,對著電腦螢幕發呆,想起今早留在茶几上的字條,回過神打開視窗收信。

 

  歷經了英國台灣的長途飛行、再加上昨天折騰了整晚,高柏堅的電子信箱塞滿信件,他不由自主地在一大片MAIL海中尋找佐樂的名字……

 

  有了!

 

  他按下滑鼠一看,未經壓縮的斗大照片映入眼簾!裡頭正是昨晚被佐樂拍下的「仙人跳」!他秉氣凝神,耐著性子再將視窗往下拉。

 

  「轉寄給壹週刊和蘋果日報,

   請按 [確定] [取消]。」

 

  「妳……」忍無可忍的高柏堅終於勃然大怒,他氣得走到佐樂面前,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怎麼啦?」佐樂抬起頭,一臉無辜地燦笑。

 

  「妳不要太過分了!」高柏堅滿臉通紅,氣得簡直想把眼前這張笑容甜美的臉蛋殺人滅口!

 

  「啊?這就叫過分?你不是心理學家嗎?」佐樂聳聳肩,一雙水翦雙眸眨了眨。最後,她收起笑容:「高老師,別搞錯了,這叫兵不厭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