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外科,佐樂和高柏堅兩人面對面,坐在加護病房外的長椅上。兩人憂心忡忡,彼此對看的眼神仍充滿肅殺之氣。

 

  身著白袍的醫師,穆佑文從病房中走出來,佐樂這才有暇看見醫生的正臉。穆佑文看起來年紀還不到三十,乾淨斯文的五官、天生的眼袋顯得相當有魅力,一個人畜無害的親切微笑,想必就足以彌死整棟醫院的女性同胞。

 

  「醫生,怎麼樣了?」佐樂站起身。

 

  「妳是舅舅的助理嗎?」穆佑文笑得瞇起眼,朝她走近一步。

 

  「舅舅?!」佐樂訝異。

 

  「嗯,我是李其琛的外甥,妳好,我是穆佑文。」穆佑文晃了晃自己胸前繡的名字,盯著佐樂打量,沒打算切入正題。

 

  「呃,穆醫師,李老師現在狀況怎樣?」高柏堅皺起眉,也站起來,高穆佑文一個頭的他表情不太友善:「有沒有危險?」

 

  「這是?」

 

  「喔,他是李老師邀請來一起合作研究計畫的院士,高老師。」佐樂說。

 

  「我是誰不重要,李老師到底怎麼樣了?」高柏堅涼涼地插嘴:「李老師如果身體狀況不佳,研究計畫執行上會有很多困難,至於那些砸錢買來的儀器,恐怕……」

 

  「別急,病人已經沒事了,目前研判應該是最近早晚溫差太大所造成的心肌梗塞,另外,舅舅很任性、他常常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吃起東西就不忌口,我白天在醫院、晚上和舅舅也沒有一起住,請一定要特別注意他的飲食!」穆佑文說。

 

  高柏堅雙手插著口袋,觀察穆佑文,不以為然地挑挑眉,默不作聲。

 

  「好,謝謝。」佐樂說。

 

  「晚點我會送舅舅回去,我想學校也有很多事情要忙吧?」

 

  「那就麻煩你了。」

 

  「不客氣。」

 

  佐樂禮貌性地朝穆佑文擠出一絲笑容,轉身與高柏堅正欲離去,卻聽見穆佑文小跑步的響聲,他們不約而同地轉頭。

 

  「我是不是……在哪邊見過妳?」穆佑文的眼睛直視佐樂。

 

  「我?」佐樂不解地蹙額,先是愣了愣,又受寵若驚地綻出笑靨:「哈哈!穆醫師,不好意思,我對你沒有什麼印象……」

 

  豔遇?!她在心中直呼。這穆佑文年紀輕輕,想不到搭訕計倆這麼老派,可惜了這張俊俏的臉,不過倒是一派的溫文儒雅。

 

  「人類的意識神經每秒可以處理16位數的訊息,而人類的潛意識可以處理成千上萬位數的訊息。或許曾經有天在路上擦肩而過,她在你潛意識中留下印象,造成你現在對她的熟悉感也是一種可能的解釋。」高柏堅天外飛來一句青黃不接。

 

  「啊?」佐樂與穆佑文兩人尚未意會過來。

 

  「我的意思是……嚴格說起來,你應該見過她。」高柏堅尷尬地摸摸鼻子,邁開步伐頭也不回地走向電梯。

 

  為什麼剛有一瞬間很想中斷這兩人的對話?他想不透呀!

 

  困惑的高柏堅忍不住越走越快。

 

  「不好意思,我先回去了,總之謝謝你。」佐樂倉促地結束話題,趕緊三步併作兩步地追上高柏堅,此時電梯敞開,他們倆雙雙進門。

 

  「你幹嘛這麼沒禮貌?」佐樂很清楚感覺到,高柏堅不喜歡穆佑文,但是她將這些情緒歸咎到他難搞的個性。

 

  「他對妳有興趣。」高柏堅按下關門鍵,下了結論:「非常有。」

 

  「有嗎?他才見了我一面耶。」

 

  「不是。」高柏堅雙手抱胸,抬高下巴看著電梯樓層顯示:「妳如果仔細聽他所用的主詞,就會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

 

  「啊?」

 

  「通常,一個醫生在對家屬親友解釋的時候,通常會用『你們』之類的字眼、好讓家屬感到安心,但是,他剛卻一直在說『我』,表示他急切地想表露出自己對這件事的參與感。」

 

  「那又怎麼樣?參與什麼?」佐樂一頭霧水。「他也有說『你』啊,我記得有吧……」

 

  「他不說『你們』,他說『你』,這個『你』是妳不是我,因為他對我只會用『這』。這是誰?而不是你是誰。代表他的注意力完全傾向妳那邊……」高柏堅對上佐樂那對棕色的雙眸,突然閉口不再說。

 

  「欸,幹嘛停下來?你繼續說呀!」她很感興趣。

 

  「不要。」高柏堅說:「回去上班了。」

 

  「幹嘛這樣?分析一下嘛我想聽!」

 

  「妳不是有男朋友了?」高柏堅皺眉:「還想亂來?」

 

  「男朋友?誰啊?」

 

  「妳男朋友不就是給妳送早餐的那個瘦皮猴嗎?」

 

  雷憲之?居然有人會把她和雷憲之聯想在一起!真是本日最經典!

 

  佐樂忍不住想大笑,整棟管院上上下下都知道,他們兩人往來密切純粹是基於主僕關係,再說,她看起來有那麼不挑嗎?

 

  「哦~你說雷憲之啊?」佐樂皮笑肉不笑地,居然誤認為自己跟那個宅男有一腿,這還真是莫大的恥辱,她試圖讓自己的笑容保持甜美:「你怎麼會這麼想呢?」

 

  「當然,他對妳幾乎是任勞任怨,中午也一起吃飯。」高柏堅側頭:「難道有什麼隱情嗎?」

 

  「這就有點難啟齒了……」佐樂轉轉眼珠子,靈機一動,逮到機會的她又萌生捉弄高柏堅的壞主意:「你口風緊嗎?」

 

  為求戲劇效果逼真,她還四下張望。

 

  「怎麼?」高柏堅也被逗起了好奇心:「這麼神秘?」

 

  「雷憲之……」佐樂將雙唇輕輕附在高柏堅的耳畔,煞有其事地用氣音揭曉謎底:「他是GAY。」

 

  噹!電梯門打開。

 

  「不會吧?」高柏堅覺得這個下午簡直是驚奇不斷:「他看起來不像。」

 

  「看起來愈不可能的對象,通常愈危險哪!」佐樂為自己的信口胡謅下了結論,她對自己今天的演技相當滿意,搶先一步走出電梯,還不忘轉頭朝高柏堅眨眨眼:「這就是莫非定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m
  • 忍不住留言說聲---加油
  • LENE
  • 好看好看,阿亞梅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