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七八糟的研究生室,不僅原文書東倒西歪、期刊論文的印刷紙本也散落一地,這裡有咖啡機、冰箱、還有整櫃的零嘴,名符其實就是研究生的樂園。

 

  佐樂旋開門把,隨即瞥見坐在公用電腦前的雷憲之。

 

  只見他左手按著鍵盤、右手俐落地狂點滑鼠……居然還戴著耳機麥克風,不僅全副武裝,連注意力都完全放在閃動的畫面上。

 

  「你還真有閒,那一半的Paper開始看了沒?」佐樂才說到一半,發現雷憲之對她的存在完全全地忽略。她垮下整張臉,慢慢走到他身後,拍了拍他肩膀:「憲憲?」

 

  「喔,嗨!」雷憲之無意識地隨口出聲,又對著麥克風發牢騷:「主坦搞屁啊?這麼軟!刷都刷不起來!」

 

  「刷你媽!」佐樂出手直接朝雷憲之的後腦勺狠狠推了一把:「雷憲之,老娘在跟你說話,你難道就不能專心點嗎?!對著電腦玩那什麼鬼東西?媽的,我真的快被高柏堅那大叔煩死了!」

 

  「等一下啦!」雷憲之還目不轉睛:「再二十分鐘。」

 

  「我管你!」佐樂伸出右腳,用鞋跟在電腦延長線電源開關上輕輕一蹬,頓時,電腦螢幕一片漆黑。

 

  「幹!!!!」縱然雷憲之對佐樂的橫行霸道往往都逆來順受,但事關一個魔獸宅男最重視的副本議題,讓他頭一次比著蓮花指朝佐樂大吼:「妳知不知道妳剛才做了什麼?我們是在推副本耶!妳知道妳這樣一踢,危及了二十五條人命和整個部落的和平啊?要是滅團,RL一定會打來罵我……怎麼辦?」

 

  「拜託,你想多宅我是沒意見,但我求你,罵人不要也像個娘砲好不好?」佐樂撥撥頭髮、嫌惡地抓起他尚未鬆開的蓮花指:「你比這是什麼東西?都已經這麼宅了,還不知道要MAN一點!我真擔心你哪天會想不開去出櫃。」

 

  「說到這個,妳剛才居然在昶曦面前說我嫁得出去,都還沒找妳算帳!」雷憲之歇斯底里地鬼吼鬼叫。

 

  「你就是這麼娘,昶曦才會不把你當回事。」佐樂的毒舌絲毫沒有因為被指責而收斂。「要怪,就去跟我的新老闆抱怨啊!」

 

  「妳們家那老闆真的很奇怪。」雷憲之說:「他最近常常纏著我問一些怪問題,他該不會是GAY吧?」

 

  「噗!」佐樂噗哧一笑,深知這又是自己惡作劇的傑作。

 

  她的愛情觀與慢熟慢熱的昶曦大相逕庭,她可以在第一眼邂逅就判斷出自己對眼前的男人是否有好感。一見不鍾情,再見上千次也不會來電、感動不代表心動,這就是惡魔殘酷的哲理。

 

  雷憲之就是佐樂一見不鍾情的最佳代表作,在他面前,佐樂不但可以露出她壓抑在內心深處,最原始、最邪惡的真面目,下場就是讓雷憲之替她做牛做馬。

 

  昶曦則反之,過去的幾段戀情都是日久生情而來,也因此雷憲之對佐樂才一直忍辱負重、對昶曦從一而終,從中剝削的佐樂也落得開心。

 

  「憲憲,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妳又要幹嘛?」

 

  「你想辦法去跟我老闆混熟、找出他的弱點!還有,有件事情我很疑惑,他到底結婚了沒?」

 

  「妳要做什麼壞事?這跟他結婚不結婚有關嗎?」

 

  「你真是不聰明欸!」佐樂巴了雷憲之的頭頂:「他如果結婚了,這就是他的弱點!他如果還沒結婚,那更是他的弱點……唉,反正講了你也不懂。」

 

  「所以?」

 

  「沒啦!」佐樂撇撇嘴,走到研究室牆角,打開雷憲之的置物櫃,取出電捲棒、鏡子,還有一個化妝箱:「老娘待會要約會,沒空陪你瞎耗。」

 

  「約什麼會?」雷憲之狐疑。

 

  佐樂沒搭腔,兀自架起鏡子,趁電捲棒通電等待預熱的空檔,打開化妝箱,裡頭竟然是五瓶不同款式的香水,她取出五張試香紙、分別噴上這五瓶香水,再一一嗅聞,顯然正為待會的約會對象費心思。

 

  「是啊……」雷憲之無奈地聳聳肩,湊了過來看見威能強大的五瓶香水,不禁呼聲嘖嘖:「妳在我置物櫃放了五瓶香水?!還有,這是什麼東西……」

 

  他一邊說著,好奇的手便朝電捲棒逐漸接近。

 

  「喂,不要碰!」

 

  「啊!!!!好燙!!!!」

 

  佐樂雖想阻止,但還是慢了一步,雷憲之已經被燙得呼天搶地,驚恐地抱著手腕。

 

  「你白癡啊!這有一百五十度高溫,你就這樣摸下去?」真是好奇燙死一隻貓,佐樂只覺得又氣又好笑:「欸,你沒事吧?」

 

  「我比較好奇,為什麼這種東西會出現在我的櫃子裡?」

 

  「當然,不然櫃子那麼大要放什麼?」佐樂挑挑眉、一派悠閒地拿起電捲棒,在鬆掉的鬈髮上燙出一絡絡明顯的捲度:「不要再問這些有的沒的,不是叫你去調查我老闆嗎?再讓高柏堅佔上風,我們就沒好日子過了!還愣在這幹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