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每次都叫我做這種事!」被鳩佔鵲巢的雷憲之一離開研究室,就抱怨聲連連。

 

  想到這,他還是苦水滿腹,每回佐樂無論是愛上誰、或者是恨到誰,她的事就變成他的事,一聲令下就判決他多舛的命運。

 

  千怨萬怪只能恨自己不爭氣啊!雷憲之猛槌心肝。

 

  他垂頭喪氣地走下樓,順便將礦泉水瓶帶到七樓裝水,正要按出水鈕,高柏堅就出現在眼前,不慣掩飾的雷憲之心虛地倒退幾步。

 

  「沒關係,你先裝。」自從前幾天佐樂告訴他雷憲之那個『不能說的秘密』,他就對這學生起了觀察研究的興趣。高柏堅示意他優先,無異是想趁機觀察一下同男,滿足自己的研究慾。

 

  雷憲之點點頭,在裝水的等待時間,又不時轉頭觀察高柏堅,以免任務失敗遭到的砲轟與凌遲。

 

  果不其然,高柏堅演明手快注意到有不正常的眼神正在盯著他看。

 

  「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他皺眉。

 

  難道這孩子真的是……?

 

  「喔,不是啦!哈哈哈哈哈!」雷憲之蓋上裝好的瓶子,不太自然地看著高柏堅摀嘴大笑。

 

  不舒服!好不舒服!

 

  一個男人笑就笑,摀什麼嘴巴啊!

 

  眼前的氛圍讓高柏堅背脊襲上一陣涼意,他聳聳肩,若無其事地走上前裝水,雷憲之卻還杵在原地。

 

  不是吧?四下無人,他想做什麼?

 

  高柏堅以眼角餘光環顧四週,找出一條進可攻、退可守的逃生路線,鼓起勇氣問:「你是嗎?」

 

  是什麼?雷憲之顯得驚慌失措,不善掩飾的他心虛地臆測,難不成高柏堅看穿自己是佐樂派的間諜?這風聲可千萬不能走漏,要是有個閃失他下場可淒慘。

 

  「當、當、當然不是!」雷憲之結結巴巴地否認。

 

  高柏堅心頭一震。

 

  在『你是嗎』這個問題裡,少了名詞或形容詞,按照語言邏輯來說,被問問題的人若不知道問題欠缺的是什麼,只會傻楞楞地問:「是什麼?」而雷憲之卻直接否認問題,代表著他知道他在問什麼!

 

  再者,依據社會認同理論的研究顯示,被問敏感問題而結巴的人,象徵他對於自己所屬的社會團體的弱勢認知非常強烈。

 

  雖然閱人無數的高柏堅認為雷憲之看起來不像GAY,但從其他構面觀察,倒是八九不離十,職業病犯的高柏堅滿意地作出結論。

 

  「那,像你們這樣的人……」高柏堅想了想措辭:「平常都做些什麼?」

 

  「我們這樣的人?」雷憲之瞪大眼。

 

  雖然不明白高柏堅的言下之意,但他凝神思索,『你們這樣的人』指的大概是像他這樣的宅男吧。

 

  「就……像你這樣……」基於禮貌,又怕雷憲之覺得被冒犯,高柏堅不想將那三個字露骨說出。

 

  「打電動、看動漫啊!」

 

  「喔?!」聽到這答案的高柏堅有些意外:「我以為你們會熱衷上健身房或者泡夜店這類的……原來是這麼平易近人的休閒活動啊,真不可思議……」

 

  「那應該是比較上了年紀的人,啊!」雷憲之摀住嘴,又忍俊不住大笑:「老師,我不是針對你,不要誤會,哈哈哈!」

 

  第二次摀嘴!有點神經質的高柏堅難以忍受,額頭冒出青筋。

 

  不過,或許還要其他理論和相關研究來佐證……

 

  「沒關係。」他聳聳肩。

 

  「怎麼了?老師想研究我們?」

 

  「唔,稍微有點好奇,不過這是爭議性的題材,身邊的樣本也不多……」

 

  「不多嗎?」雷憲之心想,那群整日待在碩士班研究室的看起來,一個比一個還要宅氣薰天:「我覺得碩士班有好幾個都是啊!你應該可以去問問。」

 

  「很多?!」不會吧,但據說圈內人對同類的辨識力都相當敏銳,可信度想必不低,這下高柏堅渾身都不對勁了:「我都沒發現,真是謝謝你的提醒。」

 

  「沒什麼啦,別客氣。」一感到宅經濟正夯連高柏堅都想研究,雷憲之立刻親切地回應:「以後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

 

  「呃……好……」盛情難卻,冷汗直流的高柏堅正想落跑,卻發現精心打扮完的佐樂出現在樓梯轉角。

 

  「妳怎麼還在?」冤家路窄,免不了高柏堅一陣頭疼。

 

  他看著佐樂那頭鬈髮,弧度似乎比上班時看到還更立體,與她的臉型和大眼睛更加相襯。他說不上來,但就是覺得佐樂有哪邊是經過了微調,讓這小妞更加亮眼。

 

  「剛在研究生室處理一點事情,我趕時間,要先走了。」

 

  「要去約會?」雷憲之順口問。

 

  被破梗的佐樂停下腳步,銳利的眼珠子在高柏堅看不到的死角朝他一瞪,再順便舉起細細的鞋跟奮力踹下他的腳底板。

 

  雷憲之摀著嘴悶哼一聲,痛得彎下腰。

 

  「約你媽!跟他說這麼多幹嘛?」佐樂惡狠狠地丟下這句話,笑吟吟地迴過身:「我要去家教,不聊了,老師再見,明天我會把實驗設計的內容摘要給您。」

 

  「好。」高柏堅點點頭,即使兩人劍拔弩張,在別人面前,他和佐樂總是心照不宣地維持基本禮儀。

 

  在她與他擦肩而過的同時,他隱約嗅到她頸間散發出的香水味,剛噴上的前調多情地搔搔他的嗅覺,加上雷憲之隨口問起的「約會」,讓他想起辦公室那通不明的私人來電,以及,佐樂雀躍欣喜的聲調……

 

  高柏堅心煩意亂。

 

  他信步走到窗口,往樓下眺望,瞥見佐樂坐上一台小轎車。這一幕被他盡收眼底。

 

  高柏堅望著漸行漸遠的黑色Lexus,困惑地深鎖眉頭。

 

  佐樂為什麼要對他說謊?

 

  這問題不聲不響,埋入他心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