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樂可以選擇穆佑文做為自己的下任男友人選,基於他的風流倜儻、成熟穩重、品味優雅,或者找個俗不可耐的理由,基於他未來的社經地位。同時她也無法否認,他的溫柔體貼在今晚,或者更早之前在醫院的相遇,已經令自己暈眩幾度

 

  只是,究竟是什麼令她遲疑?

 

  這是一間雅緻又極富情調的日式居酒屋,恬靜的配樂、昏暗的燈光、搭上舒適的沙發椅,在半開放式的隱匿包廂中,佐樂發現自己和穆佑文靠得很近,但她並不排斥,相反地她還有些沉迷。

 

  穆佑文善於言詞,不急不徐的步調,宛如一場五年前的好萊塢愛情喜劇,輕快舒適,慢慢地牽著她走向戀愛舞池的中央。

 

  連珠炮似不著邊際的暖場後,兩人酒足飯飽離開餐廳,佐樂拿出手機看時間,才發現電話中躺著一通高柏堅的未接來電。

 

  「不好意思,我先回個電話。」

 

  「當然,不用不好意思。」穆佑文很紳士地微笑。

 

  佐樂一邊撥電話,一邊隨穆佑文走到餐廳附近的停車場,直到她坐進穆佑文的車,電話才打通。

 

  「嘿!」高柏堅的聲音單刀直入,「我住的地方缺一台咖啡機,妳現在馬上弄一台過來。」

 

  「高柏堅……」一聽見這無理的要求,佐樂氣得簡直想殺人:「你打電話來就為了交代我這件事?」

 

  這人的腦袋到底裝了什麼!

 

  花好月圓為什麼這程咬金偏偏就要出來殺風景?!

 

  「怎麼,喝咖啡也是食衣住行的一部份不是嗎?」高柏堅涼涼地嘲諷:「噢!我忘了,妳現在應該在跟那台Lexus約會。我是不是中斷了你們的好事?」

 

  「你說什麼?」她還沒反應過來,試著想確定,高柏堅的弦外之音與她猜的是否一致。

 

  「妳今天對我撒了謊,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但是妳今天的動機沒有道理,研究者對沒道理的事特別有興趣。明明要去跟那台Lexus約會,為什麼卻說要去家教?」

 

  「對不起,等我一下。」她機警地踏出車外、吐了口氣:「他不叫Lexus,他是個人!我知道上次我耍手段威脅你,讓你覺得不舒服,但是下班以後我們難道就不能井水不犯河水嗎?你的下屬要去約會,但她不好意思承認,所以找藉口推說她去家教,你就可以打電話羞辱她?」

 

  「我沒有意思要羞辱妳,只想知道妳的動機,當然,只是基於好奇心。」高柏堅說。

 

  「你的好奇心造成了我生活上的困擾。」

 

  「妳的行為也造成了我生活上的困擾,害我從下午到晚上都在想這件事。很抱歉打擾到妳約會,妳可以繼續,反正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什麼答案?」

 

  「在我面前提起約會妳害羞,所以妳說了謊。」

 

  「那又如何?你已經成功破壞我的約會,不要再叫我回去繼續!」

 

  「沒吃到那台Lexus妳就變得這麼暴躁?真是遺憾。」高柏堅用諷刺的口吻說。「既然約會也泡湯了,不如窩在電腦前把我交代的實驗設計簡報搞定吧!」

 

  佐樂轉了轉眼珠,穆佑文還在等她:「不用你擔心了!再見!」

 

  她掛掉電話,很快將情緒鎮定下來,擠出一個甜美的微笑開車門鑽進去。

 

  「嘿,我回來了。」

 

  「怎麼了?妳剛看起來很生氣?」

 

  「不,沒什麼……」佐樂搖搖頭,卻莫名地為高柏堅那通電話心神不寧,完全破壞她約會的興致:「我得回家了,老闆剛打來,突然又交代一堆事情。」

 

  「沒關係,我送妳回家吧。」穆佑文發動車子駛出停車場,終於投擲了今晚第一枚炸彈:「對了,妳出來跟我吃飯一個晚上,男朋友不會說什麼?

 

  「哦,原來我在你心目中,是有男朋友還會和別人單獨出來的那種人?」佐樂優雅地將問題駁回,輕輕一笑。

 

  她大可直接回答,自己沒有男朋友、甚至像個落難的女孩子脆弱地說起前一段戀愛的傷痕,但她喜歡自己像一本書,讓男人一頁頁地在字裡行間品味、享受瞭解的過程。

 

  「妳都用『那種人』來形容她們,那妳應該知道,我只對妳『這種人』有興趣的。」穆佑文淺淺一笑。

 

  「你有興趣是因為……我是這種人,還是因為我不是那種人?」

 

  「我有興趣是因為……這種人是妳。」

 

  佐樂感覺到穆佑文逐漸靠近自己的鼻息,盯著穆佑文精緻的五官,這男人除了身高不在她175的理想門檻,外在條件也沒別的好挑剔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雖然她談戀愛常常在一見鍾情、雖然她不否認自己想將穆佑文生吞活剝吃乾抹淨,但這男人全身上下散發出的侵略性,第一次讓她覺得勝負難分。

 

  「我不介意妳盯著我看。不過,妳總該解釋一下妳看著我在打什麼歪主意吧?妳這樣一直看,我會……」穆佑文湊過來,貼近她耳畔:「想吃了妳的。」

 

  「我只是在想,你老是這樣對女孩子耍無賴,到底有多少人上鉤?」她深深呼吸,試圖保持清醒。

 

  「妳這問法有先入為主的成見,妳怎麼不問我到底上鉤幾次呢?說不定在妳眼裡我是一頭待宰的羔羊。」

 

  「你?哈哈哈!」佐樂笑得開懷:「我才不擔心你呢,你如果是待宰羔羊也是扮豬吃老虎吧。」

 

  「所以妳是擔心妳自己囉?」穆佑文挑挑眉。

 

  佐樂移開視線,沒有回話。

 

  這樣相互試探的一切一切都讓自己四面楚歌,她常逢場作戲,卻不喜歡速食愛情,那只會降低身為惡魔的格調。但她深知,穆佑文的存在很容易在今晚讓她的原則失去準頭。

 

  「啊,這條巷子轉進去!」佐樂逮到機會,轉移話題,她暗自祈禱今晚能夠全身而退。

 

  「妳住這條巷子裡?」穆佑文在巷口踩了煞車,轉頭問她。

 

  「嗯,今天很愉快,謝──」佐樂話還未完,穆佑文便俯身向前抓住她的後頸,將她輕輕擒到面前,吻住她的唇,不安分的舌頭像條蛇滑溜溜地想鑽進她的齒縫間。

 

  「我很喜歡妳。」他在她耳邊低喃。「但是,我不喜歡妳說再見的樣子。」

 

  「為什麼?」她喘息,意亂情迷地陪他玩火。

 

  豁出去了。

 

  「因為,我現在終於想起來,我在哪裡見過妳了。」穆佑文露出一抹邪氣的微笑,低頭又是一吻。

 

  佐樂感覺到胸部被穆佑文的手掌偷襲,她發現自己彷彿置身在黑暗的森林中被一隻手牽領著往前走,不知道這趟旅程還有多久、也不知道身在何處,更可怕的是,她不知道這個看不見的方向是不是對的。

 

  「真的嗎?你見過我?」佐樂狐疑。

 

  「妳餓不餓,還想吃滷味嗎?」穆佑文盯著她的眼眸。

 

  雖然是一句青黃不接的回答,但她總算弄清楚來龍去脈。

 

  上星期那個在夜店拼命想灌醉她、最後被她鎖在門外吹冷風的冤大頭,就是穆佑文?!

 

  「……你、你認錯人了!」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做垂死的掙扎。

 

  「怎麼會呢?」穆佑文揚著嘴角,聲音卻很冰冷:「失而復得,可是一道迷人的宵夜呢。」

 

  眼前的溫柔正令她渾身發抖,霎時,車內響起熟悉的鈴聲。

 

  「啊!那個……我有電話!」佐樂迅速推開穆佑文,從包包中找出替她解圍的手機,打電話來的是高柏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沛
  • 美麗的事物是永恆的快樂,它的可愛日有增加,不會消逝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