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不讓我走?你……你有什麼問題啊?!高柏堅,我今天晚上從接了你的電話到來投靠你,完完全全是我這一生最糟糕的決定!」

 

  佐樂試圖保持清醒,她承認高柏堅某種程度是秀色可餐,特別是……這麼近的距離她才發現他居然穿著半露胸膛的睡袍!真是,這些簡直要人命的品味難道就不能安然留在倫敦嗎?

 

  「妳怎麼不說妳答應跟那個每分鐘視線停留在妳下半身超過50秒的變態醫生約會是更糟糕的決定?」高柏堅雙手抱胸挑挑眉。

 

  「我確定你沒跟我說過他這麼作!」佐樂瞪大眼。「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我有告訴過妳啊!我不是說過他對妳有興趣嗎?」高柏堅強辯。

 

  「你還真是『委婉』啊!他對我有興趣跟他是變態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好嗎?」

 

  「男人對一個女人有興趣就表示他想把妳吃掉,妳是小學生嗎?」

 

  「什麼小學生?拜託,情感總是有分強度的好不好?難道你做實證研究的問卷都不會用五點量表嗎?問題一:你想吃掉眼前的女人,非常不同意、不同意、普通、同意、還有一個非常同意嗎?」佐樂氣得七竅生煙:「你根本不知道剛才我經歷了多可怕的慘劇!」

 

  她瞪著他,越說越覺得委屈,眼淚便從她空靈的大眼漱漱地瀉出。

 

  「Oh GodNo!」他想制止她,試圖安慰的手才到半空中,又給縮了回去,焦慮地抱著頭來回踱步。「拜託,不要哭!我真的非常怕女人哭……」

 

  高柏堅直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他對女人的眼淚向來就是沒轍、對這種演得跟真的一樣的橋段更是莫可奈何。

 

  他越對自己強調她是在演戲、她就哭得越悽慘!這下可好,之前叫作梨花帶淚,現在根本是孝女白琴!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在這邊連哭都要被你禁止?」佐樂淚眼汪汪地抬起頭:「我要自由……我要回家……嗚嗚嗚……」

 

  「……好啦好啦!妳今天就……」高柏堅軟化了態度,轉身拿了一雙拖鞋放在佐樂跟前:「就先睡在這裡吧!反正明天是週末。」

 

  「啊?」

 

  聽聞此話,佐樂完全停止哭泣的動作。

 

  先是把她叫來他家就夠奇怪了,把她吐槽完又逼她不准走、儼然一副宣示主權的模樣,現在又語出驚人「明天是週末」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暗示?佐樂懶得再鑽牛角尖聯想下去,然而,惡魔的尾巴卻不聲不響地長出來……

 

  打從懷著鬼胎的佐樂決定留下來,高柏堅家的氣場就開始怪得一塌糊塗。佐樂大搖大擺地倚在沙發上看電視、一派慵懶,高柏堅為了展現紳士風度,只好拉了沙發旁的小板凳坐在角落、一派委屈!

 

  天殺的,這位置視野簡直糟透了!這小妞霸佔他的王位就算了,居然連電視頻道的主控權都剝奪了,他想看《太平洋戰爭》、她就偏偏要看重播1001次的《慾望城市》,沒營養就算了,看那些拜金女在杯葛男人還會損得他背脊發涼,實在是自找的……他忍不住暗暗咒罵。

 

  「高柏堅,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她盯著螢幕,沒有看他。

 

  「妳這種人會為人際關係困擾嗎?」他反將一軍。

 

  「是不會,不過夜路走多了會碰到鬼,總是要檢討一下。」佐樂放下遙控器,嘆了口氣。

 

  「技術上來說我並不討厭妳。」

 

  「然後呢?」佐樂追問。「沒有其他的看法嗎?」

 

  「沒了。」高柏堅聳了聳肩膀,又板起臉孔一臉酷樣:「我們是同事、並且孤男寡女,如果對非技術性的看法著墨太多,關係很容易扭曲。」

 

  「哼,小氣!」佐樂嘟嘴:「欸,好晚了,我想要去洗澡。」

 

  「浴室在那邊。」

 

  佐樂順著高柏堅指出的方向走入浴室,經過一晚的遮騰,她的精神有些渙散,在浴室中褪去衣物,她才回想起適才對話中暗藏的玄機。

 

  他不是結婚了嗎?!為什麼他會說「孤男寡女」……

 

  這麼推敲下來,高柏堅他……離、婚、了?!

 

  佐樂望著鏡中的自己,猛然倒抽一口氣。她並不是嗅到八卦氣味就會興奮的狗仔,卻免不了一陣嬌羞,她拍拍面頰,要自己轉移注意力。好不容易捺著鼓譟的心跳洗完澡,佐樂發現自己沒有換洗衣物……

 

  「高柏堅?」她朝著門外求援:「你在客廳嗎?」

 

  門外沒有任何回應,顯然這間浴室隔音效果該死的太好。

 

  她小心翼翼地打開浴室門,探頭、扯開嗓門大喊:「高柏堅?」

 

  「怎麼了?」客廳那端終於有了回應,還伴隨著腳步聲。

 

  「等下,你不要過來!」佐樂紅著臉制止:「我……我沒有帶換洗的衣服……你有沒有衣服能借我……」

 

  「我的衣櫃裡沒有這種東西。」高柏堅的聲音嚴肅起來。

 

  「高柏堅,我快冷死了……你隨便找一件衣服給我就好啦,我會洗乾淨還你啦!」佐樂打著哆嗦,又關上浴室門打開熱水沖了沖身體。

 

  「等我一下。」

 

  高柏堅衝進房間開始翻箱倒櫃,先摸出一件睡袍……不行,這種一解帶就全開的剪裁給于佐樂穿上了,豈不是要他整晚坐立難安!他搖搖頭,又從衣櫃翻出一件吊嘎……媽的高柏堅你腦袋到底裝什麼?穿這不是更糟?

 

  冷靜!冷靜!

 

  他關上衣櫃,深深吸了口氣,再重新打開。

 

  找一件包覆面積最大的就對了,高柏堅打定了主意!

 

  白襯衫?太明智了,看來這是唯一解!

 

  高柏堅取下襯衫,三步併作兩步地走到浴室門口,敲了敲門:「喂。」

 

  「好了嗎?」佐樂慢慢探出頭來,露出光滑白皙的肩膀。

 

  「拿去。」高柏堅盡量避開視線,將襯衫遞到佐樂面前,又走回客廳看電視。

 

  《慾望城市》又出現了女配角的酒池肉林!高柏堅悻悻然地轉台,Discovery頻道,很好,他倒了杯白開水,在沙發正中央舒舒服服地坐下,才正喝下一口水,廣告回來卻開始播動物求偶交配專題製作……

 

  這是什麼啊!

 

  高柏堅頭昏腦脹,他又喝了一大口水想冷靜下來。

 

  「欸,謝謝。」佐樂回到客廳:「衣服明天我再還你。」

 

  「不客氣。」高柏堅一轉頭,發現佐樂居然只穿著他的白襯衫,過長的下襬恰好只蓋過臀部,雪白纖細的下半身,在薄透的襯衫裡若隱若現……

 

  瞥見這畫面,他心臟頓時漏跳一拍,險些把水給噴了出來。

 

  要死了!這女人到底有沒有危機意識啊?

 

  這穿著根本是犯規!怪不得差點被穆佑文那個變態給……

 

  「很、很晚了,妳趕快去休息吧!」他心慌意亂,只想將佐樂驅逐出自己的視線範圍。

 

  「還好吧,現在才十二點半耶,你不是說『反正明天是週末』嗎?」佐樂走到沙發,在高柏堅身旁坐下,有意無意地朝他一笑。

 

  明槍易檔、暗劍難防。

 

  這冷不防一個秋波,還真是笑得他心底發麻……心癢難耐的高柏堅愈發無助,只能摸摸鼻子閃到書房去。這整晚他就像毫無智商可言的貓咪、被這拿著逗貓棒的惡魔蹂躪踐踏,無時無刻不在誘惑他!

 

  此仇不報,是非君子,明天他絕對要扳回一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