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點半,佐樂抱著一只厚重的牛皮紙袋從綜合大樓走出來,還挾著一本翻譯小說,那是她監考時拿來殺時間的玩意兒。即使踩著高跟鞋要走到十分鐘腳程的管理學院,她還是一派輕盈地行動自如又優雅。

 

  距離管理學院還有五十公尺,佐樂遠遠地就看見一道身影佇立在閃亮耀眼的玻璃自動門旁。

 

  佐樂慢下腳步,輕輕地深呼吸。

 

  她對男性向來就秉持與人為善的原則,要不是上次穆佑文揭曉謎底實在難堪,她也不會在事後完全冷處理。如今穆佑文自己找上門,她自然也不打算拒於千里之外。

 

  「怎麼了?要找院長嗎?」佐樂抱緊了胸前的牛皮紙袋,調勻氣息。

 

  「不,我是來找妳的。」穆佑文雙手插著口袋,不急不徐地迎上去:「方便吃個午飯或說幾句話嗎?」

 

  「我待會有事,現在可以說話。到是你今天不用看診嗎?」

 

  「我請假了。我怕今天不來找妳會再也看不到妳。」

 

  這傢伙一定要如此戲劇化嗎?這台詞居然讓他說得臉不紅氣不喘,佐樂瞠目結舌。

 

  「世界還是很小的,你想太多了。」佐樂輕笑:「特別是我們冤家路窄得不可思議。」

 

  「不准再說,妳要先接受我的道歉!」穆佑文微笑的輪廓依舊溫文,他調侃地說:「我承認那時在醫院看到,馬上就認出妳了,當然,一想到那天晚上曾經被妳那樣對待,任誰都會覺得莫名其妙,不過我無論如何都想再見妳一面、和妳再多相處一些……簡單說,我不想跟妳斷了連絡……」

 

  「你這是在埋怨嗎?」佐樂似笑非笑,微瞇的眼角卻藏不緊笑意。

 

  「這是稱讚,還是妳是故意這麼問我的?」穆佑文聳聳肩。「我們總共見了三次面,不管是哪一次的相處,我都很喜歡妳、想認真跟妳交往。」

 

  「啊?」佐樂不是沒聽見,是穆佑文不按牌理出牌的表白嚇到了她。

 

  「妳不用馬上回應,但我是認真的,希望妳能好好考慮。」

 

  「你沒有什麼具體的動作,我要怎麼知道你是計劃好的還是認真的呢?」佐樂原本抱在胸前的考卷稍稍降了點高度。

 

  「如果妳願意給我機會,我會證明給妳看的。」

 

  佐樂咬了咬下唇,不發一語轉身進入管理學院。她不否認自己男人緣不錯,也曾經閃電談過戀愛,但穆佑文下出的這步棋終究還是太險,險得讓她沒勁。

 

  她只覺得,愛情就像名牌包,當她看見街上的女人揹著它走來走去,她竟然有一股直覺是贗品的偏激。她不是不願意出原價買真品的,只是沒人能教她,愛情的真偽怎麼看。

 

  跨入管理學院的長廊,佐樂騰出手按揉自己的後頸,她覺得累了,有多久沒有談一段像樣的戀愛?一年?兩年……

 

  不,認真說起來,自從三年前她離開了葉承宏,就只和萍水相逢的男伴玩著曖昧遊戲,戀愛沒談幾個,倒是一直在約會、觀察、淘汰、換人約會的迴圈中……這其中當然也不乏比穆佑文誠懇個一百倍的追求者向她表示,但每當兩人的關係即將凝固,佐樂就害怕得想逃。

 

  佐樂逞強地以自由當做擋箭牌,實際上她自己清楚,自己比其他人更害怕寂寞,她只是對戀愛怕了。

 

  葉承宏不是什麼條件太好的男人,卻曾經和佐樂穩定地走完大學四年,佐樂也認為她的愛情生活可以就這麼細水長流,不料這河道終究無奈地被硬生生地截斷,在她親眼撞見葉承宏背叛她的那刻,她只學到了一件事。

 

  說謊的人最快樂。

 

  這打擊完全冰封了她對未來美好生活的編織圖,佐樂寧願當別人心目中的惡魔、也不願再飾演天使。

 

  穆佑文的攻勢自然也構不成讓她改變主意的說服力,她只是有些疲憊。

 

  「他在說謊。」高柏堅冷不防從電梯口的轉角處冒出來,他雙手插著口袋,皮鞋神經質地磨著地板。

 

  「啊!!!」佐樂被嚇得花容失色,她沒好氣地一瞪:「你想嚇死我啊?」

 

  「而且妳還相信了他的謊話。」高柏堅彎腰看著她,踏入電梯內:「妳的行為還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你要不要照照鏡子,看看你的行為有多更匪夷所思?」佐樂輕蔑地聳肩,也進入了電梯,按下按鈕讓門關上。「我要不是遇上你、你會……」

 

  電梯門闔上的剎那,佐樂感覺到一股帶著侵略性的男用香水味,直直地鑽進她的嗅覺……老天!這三八的大叔擦了香水嗎?!佐樂飄忽的眼神開始有些渙散,她屏氣凝神,無奈地瞪著顯示器上的樓層數、希望電梯爬得快些。

 

  「于佐樂。」

 

  「你……」佐樂憋著氣,努力想保持神色的鎮定。不好,這傢伙深邃的眼睛此時看起來煞是漂亮得可惡。「別再……靠、靠近……」

 

  叮!

 

  電梯門忽地打開,佐樂隨即將纖細的身軀娜洞到最靠近門口的那方,映入眼簾的是一群大學部的兼職助理,身為專任助理的佐樂長她們幾歲,自然是女孩們崇拜的大姐姐。

 

  得救了!

 

  「佐樂助教!哈囉!」

 

  「哈……哈啾!」佐樂甜甜一笑,挺起胸跨出電梯門,故意在打招呼後瞬間補上了一記噴嚏,再抬起頭無辜地苦笑:「嗯,午安。」

 

  她瞇起眼將考卷掩住鼻子,一方面提醒眾家姊妹這香味的存在、另一方面則暗示這囂張的男香是出自於高柏堅之手,再轉頭對高柏堅回以一道報復的凌厲目光:「高老師,您先回辦公室,我去幫你泡咖啡。」

  晚一步跨出電梯的高柏堅呆若木雞,這才察覺自己被算計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雪
  • 加油!

    加油继续连载! (:
  • 訪客
  • 當愛來臨的第一個反應是害怕、怕受傷。
    無論傷人或被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