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樂一向覺得自己很能與異性相處得自在融洽,何況,眼前面對的只是自己的上司,一點也不足為奇。然而,今天他發現,原來跟剛認識不久的男人靠得太近,還是會令她窒息。

 

  走出會議廳,佐樂放慢了腳步,讓高柏堅走在她跟前的幾步距離,悄悄地吁口氣,才想通了這件事。

 

  原來,不是她失常,更不是她不懂和老男人相處,而是她工作環境中所接觸的男人,不是像李其琛一樣老到可以當她爸爸,就是嫩得像褚憲之那樣只能供她使喚的小男生,然後,就只有穆佑文這樣,長她5歲以內的男人,有一點點的世故,還有興致與她奉陪的年輕男人。

 

  直到今日,佐樂才發現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這個新族群,雖然與她顯然有年齡價值觀上的代溝,喜歡吊書袋、腦筋有些死,卻禮貌神祕、世故沈穩,更有趣的是,她發現原來他是有故事的,一想到這,佐樂心中冒出一絲窺探上司隱私的快意。

 

  儘管佐樂的興奮溢於言表,走在前頭的高柏堅卻絲毫沒有察覺,他始終不發一語,腦海中不斷重播適才與程采珊的重逢。

 

  在訂了婚、拍了婚紗照、印了帖子,還被未婚妻程采珊出軌背叛、外加當眾悔婚的難堪以後,高柏堅曾經幻想、演練過不下數百次,如果他們有朝一日再度重遇,他該如何輕描淡寫地說幾句話,用大人的成熟討論這段關係的下文?

 

  而直到今天,他才發現,原來自己從來就沒有準備好過。他還是一樣,會又羞又恨、驚慌失措,一樣,邏輯運作能力會在看見自己愛過的女人那刻自動消失。

 

  不行,要回去找程采珊!高柏堅暗忖,只要他們好好坐下來、平心靜氣地談一談,這樣他就可以搞清楚一切的來龍去脈,也許他還有機會……

 

  高柏堅打定了主意,停下腳步想回頭走,卻意識到在他身後的佐樂還存在。

 

  稍早,他已經當著自己部屬的面,被「落跑新娘」冷嘲熱諷了事業成就,現在,他怎麼能,對眼前這個成天捉弄他、挖苦他、無時無刻等著將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模樣錄影存證以示威脅的狡猾女孩,澄清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妳可以下班了。」高柏堅擺了擺手示意佐樂先行離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啊?」佐樂一愣,想確認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不用擔心我,我自己可以開車回去!」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誰擔心他啊!佐樂暗自咒罵,把本小姐大老遠帶來南港,現在拍拍屁股自己去浪跡天涯,那她怎麼辦?

 

  這人不是有出國讀過書?居然對女生這麼沒紳士風度!好歹也客套地表示送她回去嘛!

 

  想到這,微慍的佐樂忍不住又萌生想捉弄給高柏堅的念頭。

 

  「你要我走可以啊!但是,這裡我人生地不熟,下班搭小黃能申請國科會補助嗎?」佐樂微揚嘴角,纖細的手一點也不客氣地伸出來等著拿錢。

 

  高柏堅瞠大了眼,他沒料到有人這麼厚臉皮,不過,為了維護主管威嚴,他暗暗咒罵了幾句,沒猶豫多久就掏出皮夾,抽了一張千元鈔票遞給佐樂:「拿去!快走!」

 

  佐樂感到意外,她只是不想在可以搭便車的情況下斷然被拋棄,因而使了點小壞,但並不是真的想要錢,結果萬萬沒料到,高柏堅竟這麼快就妥協。

 

  「算你識相!」佐樂笑了笑,將鈔票塞進西裝外套,轉身離去。

 

  見佐樂走遠,高柏堅還不太放心地走上前幾步,直到他看見佐樂邊走邊打電話叫計程車,才邁開步伐朝反方向的會議廳奔去。

 

  這時,佐樂放下貼在耳邊的話機,緩緩轉過身來,見著高柏堅心急如焚的獏樣,更激起了她探詢老闆隱私的興致。

 

  雖然穿著高跟鞋,但佐樂一點也沒有倦怠的意思,她悄悄地信步尾隨高柏堅。能讓高柏堅寧願花錢打發她走、也不願意讓她知道的祕密,她怎麼能不挖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深藍色
  • 哇,有續集!我以為妳要放任它斷頭了欸~ :P
    真是太開心了!新年快樂啊!
  • 哈哈,我可是有始有終之人呢!前一年剛踏入職場,適應花了好一段時間,不過讓大家久等了倒是真的!好久不見,新年快樂唷

    阿亞梅 於 2011/12/29 00:1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