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工作日的凌晨2:48,我睜開了眼,假裝只是從惡夢中驚醒,而不是從躺上床的那一刻就沒有入睡。本身就不是個容易入睡的人,想到接下來幾天要處理的專案更讓我心煩意亂,不過,也許真正導致失眠的原因是--這不是我的住處。

 

  我看向右方,黎皓一正躺在我身邊,除了窗外傳來深夜微微的車鳴聲,整個房間就只剩下他沉睡中規律的呼吸聲。

 

  於是,我翻身向左側躺去,從枕頭下拿起手機,打開了通訊軟體,來回瀏覽在線上的朋友名單。不出所料,放眼望去沒有幾隻小貓,要不就是base在美國的時差朋友,那些早是沒聯絡多年、生活也截然不同的舊識,要認真聊天還得從跳槽了哪幾間公司、換了哪幾個男友說起,此時此刻我只想聊個幾句話開幾句玩笑睡覺,不想談心,只好放棄這些機會。

 

  當我正準備放下手機,突然飛來一則訊息:「小夜貓,還不睡?」

 

  來訊的縮圖放著一名爆乳大眼OL,正是辦公室坐我隔壁卻每天和我互丟八卦訊息抒壓的同事,韓可菲。

 

  「妳怎麼還在線上?明天請假?」我訝異地回訊息。

 

  「沒,我睡公司……」

 

  我一愣,正想尋思她最近經手哪個專案這麼操,就看見螢幕上跳出可菲的下一則訊息:「附近的Hotel。」

 

  「……」

 

  「騙到妳了,哇哈哈哈哈哈!」

 

  可菲最擅長的就是這種斷句聊天法,故意把句子斷在奇怪的地方,利用斷句之間的時間差,舉凡製造誤會、博取同情、營造曖昧氣氛,她都無往不利。在公司裡,少至暑期進來的實習生、老至有妻有子的中年大叔,都能被她逗得心花怒放。這也是為什麼她雖然永遠保持單身,夜裡卻總是不乏枕邊人。

 

  「妳真是有體力,都快30歲了還能每星期三去跑趴。」我這話一點也不恭維,可菲的社交活力驚人,不像我,下班只想回家卸妝看電視,偶爾跟皓一出去逛逛百貨公司,沒逛幾個櫃就累了,更遑論在聲音鼓譟、菸味瀰漫的密閉空間待到天亮。

 

  「拜託,我也是年事已高,狩獵都要走精兵短打路線了。看到合適的目標幾句OK就要離場check-in了,哪還能像幾年前,跟別人尬酒划拳演前戲?不說這個了,妳幹嘛這麼晚還不睡?男友跟妳求婚了?」

 

  「沒有啦!我單純睡不著。再說,被男友求婚有什麼好失眠的?」

 

  「見仁見智喔,要是我遇到就會失眠,我怎麼能為了一棵樹放棄一整片森林呢?」

 

  「……妳先認真交男友再來煩惱這種問題吧!今天晚上的枕邊人素質如何?」縱然可菲老說這些不正經的五四三,但有需求才有供給,是我平淡如水的穩定愛情生活對她多采多姿的遊牧故事需索無度,才助紂為虐,日復一日縱容可菲變成更口無遮攔的放蕩女子。

 

  「2891,金融股只差28802883就蒐集完整了。」

 

  289128802883指的各是中信金、華南金、中華開發金的股票交易代號,可菲不買股票,卻為這些股票代號著迷。對她來說,一串股票代號,代表的是一間上市公司的企業文化,也可能洩漏為那間公司員工的人格特質。就像星座、血型,是最快掌握一個男人社經地位、收入所得、職涯前途的切入點。

 

  可菲在外頭玩得很開,但她不傻,身為知名上市公司的員工,她很清楚該如何明哲保身,也不能詆毀公司名譽。所以出外走跳、開趴聯誼、歡場搭訕,可菲絕對不與對方交換名片,但可以透露公司的股票代號,黑夜中初識的男女玩點互猜股票代號的小遊戲,一方面增添情趣,另一方面還可以過濾掉她看不上眼的非上市公司員工。

 

  提起股票代號,可菲會講起自己最浪漫的一夜情經歷。有一回,面對著眼前身著亞曼尼西裝、一口奇怪文法卻是標準國語的帥氣輕熟男,可菲猜了十幾組數字,男子都笑笑搖頭,說自己根本不在這些股票代碼上。可菲白眼一翻、正想撤退,不料男子卻拉住她、在她手心摳下兩個她有生以來認為最性感的英文字母──MS。

 

  美國三大投資銀行之一,Morgan Stanley。

 

  MS男的確沒說錯,那些台股代號沒有一個能成為他的標籤,他是來自紐約股市上市的外商公司,光是從四個數字跳成兩個英文字母的轉折,就戲劇化得足以讓可菲春心蕩漾了。不過,外商公司待遇比本土企業高一截,似乎也讓MS男在這場愛情遊戲中佔了上風,加上MS男在外商沾染的低忠誠度作風,這場美麗的邂逅終究以露水姻緣收場。不慎暈船的可菲糾纏了MS男三天未果,一怒之下便立誓要蒐集本土金融類股的一夜情對象。

 

  「2883的男人都可以當妳阿公了,2880的男人素質也不會是妳的菜,妳還是不要執著蒐集金融股了!又不是集滿了就能召喚回MS男!」

 

  「我早就沒把MS男放心上了,但今晚我睡的2891男不是我的天菜。」

 

  「不是天菜妳還跟他開房間?」我皺皺眉頭,一成不變的對話已令我疲憊。

 

  「出外人總要止餓嘛,妳明天下班後有沒有空?」

 

  「要聯誼妳自己去就好了,別害我被我男友罵死!」皓一和我交往的這三年來,雖然沒同居,但我們已經論及婚嫁,皓一從不限制我的社交生活,但為了表達我對這段感情的尊重,穩定交往後我就不曾參加聯誼,也不再與男性朋友單獨碰面。

 

  「妳就說是跟同事去吃飯,反正也是事實啊!只是吃飯後會去喝酒……」

 

  「我要睡了。晚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可菲三不五時的遊說下我還能保持一顆忠誠的心,真該獲頒一座貞節牌坊。

 

  「周惟惟,妳認識我這麼久,我有哪次像今晚這麼低聲下氣求妳幫我嗎?」

 

  是沒有……等下,這種口吻叫做低聲下氣嗎?!

 

  「還有,妳認識我這麼久,我有哪次像今晚說我遇到了天菜嗎?」

 

  我一一回溯歷史,答案確實是否定的。連大名鼎鼎的MS男都從未被可菲封為天菜,我這次真的無話可說了。

 

  「就算我陪妳去見天菜,又能怎樣?妳到底想幹嘛?」

 

  「幫我助攻!」韓可菲的四字聖旨印在螢幕上,我嘆了口氣,不知該不該答應。我茫然地翻身回到右方,看見皓一仍在床上熟睡著,一如往昔地,對枕邊人手機裡的秘密一無所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