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我睡醒的第一件事是查看手機上的mail、簡訊、Facebook、還有任何通訊社群軟體,確定沒有再收到任何一封來自褚克桓的訊息,這才鬆了口氣。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今天我可以勇於面對重生的自己!

 

  但這份好心情沒維持多久,上班途中我就想起有件事在昨晚懸而未決。

 

  我昨晚中途離場、褚克桓也離場了,那場聯誼不曉得會走調成什麼?擺到可菲眼前準備入口的天菜被我這麼一鬧,挨餓整晚的可菲空虛寂寞覺得冷,獨自在旅館被窩裡插我小人…?可菲一整晚沒傳訊息的反常沉默更讓我確定,等會進公司勢必會接受到可菲的各種怨恨!

 

  (我搬家到鏡文學了,全文請移駕到這裡觀賞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