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arce.jpg

  當然,說婚事要暫緩的人只有我,皓一並沒有妥協。

 

  在皓一飛上海出差前的半個月,他依然每天下班就把我載到婚紗街,進行婚紗比價、試吃喜餅、選看婚戒……那些「看起來好像在準備結婚」的行為,而每當門市的業務員問起,他也會聲稱一年後將是我們的婚期,卻說不出一個確切的日子--因為我們並沒有做最關鍵的那件事。

 

  我們心裡都很清楚,如果要讓婚事「有效地」運作下去,皓一就應該在出發前約出我的家人、告訴他們他有多愛我、有多想跟我生活在一起,只是礙於眼下的階段性任務必須多等一段時間,然後討論出一個準備時間夠充裕的婚期、或者先登記結婚、再對婚禮從長計議。這一切都是只要他開口,我就會全力配合的事情。

 

  然而他並沒有這麼做。

 

  (我搬家到鏡文學了,全文請移駕到這裡觀賞唷)

 

創作者介紹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