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jpg

  我想,我在褚克桓面前大概永遠都只有「逃」這種姿態了。

 

  如果,我們還有機會見面的話。

 

  一路上,沒有人追過來,那個信誓旦旦說絕對不會再放手、讓我意識到什麼叫做烈愛灼身的褚克桓,終究,還是讓我逃了。

 

  (我搬家到鏡文學了,全文請移駕到這裡觀賞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