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jpg

  我確實想見褚克桓,但我也很知道,那種想念只是基於自己對這趟旅行期待過高又失望過重,空虛寂寞之下衍生出的發酵物。我這趟來上海的目的,是為了把生活導回正軌,如果回應那則訊息,一切努力就白費了。

 

  現在,我應該收起那些情緒,放眼於更重要的事--好好經營這晚的重逢。

 

  我關了漫遊,只連上宿舍裡的WiFi,台灣慣用的社群軟體被中國網路屏蔽在圈外,代表今晚能透過手機找到我的人只有皓一,我喜歡這樣的單純。

 

  我從行李箱中拿出特地帶來的紅酒,用開瓶器拔掉軟木塞,等皓一回來酒估計也醒得差不多,到時可以一邊配著外賣、一邊品嚐它。

 

  (我搬家到鏡文學了,全文請移駕到這裡觀賞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亞梅 的頭像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寫字的人

阿亞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